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百七十八章 张府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2630 2019.05.04 16:33

  送别了这些少年,萧让深吸了口气,望着远方的天际,他知道,时代的大流就要来临了。

  现在是中平五年,如果没有意外的话,明年四五月份的时候,灵帝就要驾崩。

  也就是说,距离董卓乱政的日子,也不是太远了。

  在这时代的洪流下,萧让若是要闯出自己的天地,必须得抓紧所有的时间才行。

  现如今,就萧让的实力而言,还不足以在这乱世立足,至少,还没有争夺天下的资格。

  要知道,酸枣会盟的时候,除了刘备外,其余所有诸侯,都是至少有着太守的身份。

  而刘备呢?

  皇室贵胄,自然也算得上身份尊贵。

  而现在,萧让不过是乌程县令,还是那种被各方针对的那种。

  如果自己冒天下之大不韪,带兵前往酸枣,怕是根本就没有说话的权利。

  所以,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面,萧让必须要让自己强大起来,要是能够得到个差不多的身份,那样才是最好。

  其实,萧让一直有个担心,那就是自己的这双蝴蝶翅膀,会不会影响到灵帝头上。

  如果灵帝不死,董卓还有机会乱政吗?

  或者说,如果灵帝没有设立西园八校尉,蹙硕没有成为八校尉之首,十常侍没有历史上那么强势,何进还会邀请董卓进京勤王吗?

  萧让不知道后续的历史,会不会如预想的那般发展,但萧让知道,自己必须做好一切准备。

  只有自己准备好了,机会真的到来之际,才能够将其彻底的抓住!

  萧让可以肯定,乱世必定是要来了!

  如今的天象,已经完全混乱,比之当年黄巾之乱更甚之。

  所以,萧让明白,自己必须加快进度了!!!

  元宵过后,萧让带着凌操、许褚,来到了张家。

  在凤凰现世那一天,张寒就邀请自己过去一趟。

  只不过,在这之前,萧让先是准备婚事,之后又在锻造武器,所以就一直拖到了现在。

  可能是为了安静,张府位于乌程城南边缘,并没有在那城中心。

  听到萧让上门,张寒亲自出门,迎接萧让的到来。

  “萧县令,您终于舍得过来了!!”张寒率先稽首,对着萧让道。

  张寒这一动作,却是惊住了萧让。

  为什么?

  按道理来说,无论是身份,还是年龄,张寒都不应该亲自出门迎接自己,更何况是稽首之礼。

  “张老,不好意思,最近比较忙,还请勿怪罪!!!”

  别人这么大场面迎接自己,萧让只能是无奈苦笑一声,略显抱歉道。

  没办法啊!

  对方一个世家的前任家主,这都放下身段了,萧让怎能不给对方面子。

  “萧县令还有两位壮士,都进来说吧!!”张寒邀请三人进府。

  “嗯!!”

  萧让点头,带着二人,跟着张寒,一同进入了张府。

  张家府邸很大,甚至不比舒县的周府小。

  亭台水榭,假山小湖,一个不少。

  “萧县令还有俩位壮士,都快请坐!!!小兰!!!上茶!”

  张寒带着三人进入大厅,并邀请他们入座。

  除此之外,张寒还准备了舞姬,萧让三人刚入座,她们就进入大厅里面,在萧让面前,舞动着自己曼妙的身姿。

  那撩人的动作,魅惑的眼神,无一不是诱人心神。

  “.......”

  面对如此殷勤的招待,萧让还真的是有点不太适应,总感觉对方醉翁之意不在酒。

  萧让自忖,自己并没有什么地方,值得对方如此对待。

  改进造纸术?被人称作小蔡侯?

  别逗了,只要是稍稍有远见的大家族,在经过了两三年之后,就必然会明白,自己改进造纸术对他们的影响。

  如果这都没有察觉,那就真的配不上世家这个名号了。

  萧让估计,扬州那些大家族,已经是恨死自己了。

  因为自己的关系,这些世家,已经很难像以前一样,轻松的招揽到那些寒门学子。

  还是说,因为自己是十五岁的少年县令?

  想多了吧!

  自己又不是廿罗,十二岁就担任一国之相!!!

  自己不过一个小小的县令,虽然年轻,但也算不上什么惊才绝艳。

  萧让知道,对方肯定见过不少,在自己这个年纪,就已经成为县令的青年俊杰!!

  这又是亲自出门迎接,又是美女舞姬,这张寒到底是想干嘛?

  不是萧让妄自菲薄,他实在是想不到,自己身上哪里有,哪怕一点点,对方如此殷勤对待自己的原因?

  所以,萧让下意识的认为,对方一定是有诈。

  只不过,令萧让有些疑惑的是,自己始终没有在对方身上,感受到任何的恶意。

  怎么回事?

  自己身上,有什么值得对方如此在意的地方吗?

  “张老,年前时候,您就邀请我过来,直到今天,晚辈才有时间过来求见,实在是有些抱歉!!!”萧让抱拳,对着张寒问道。

  萧让的姿态也是放的很低,至少言语上相当尊敬。

  “呵呵呵!!!萧县令,您不必如此拘谨,老朽并无恶意!还是先喝口茶水,咱们再来慢慢的谈吧!”张寒闻言,笑了笑,摆手道。

  萧让并不吃张寒这一套,而是静静的望着张寒,面对身前的茶水,毫不动容。

  “萧县令,是茶水不符合口味?还是府里的舞姬不美?要不我叫人换一壶茶,或者再找另一批舞姬过来?”张寒见萧让面无表情,不由轻声道。

  “前辈,茶水很香!人也很美!”萧让淡淡的回应道。

  “那......”张寒皱着眉头。

  萧让也不答话,而是直视着张寒,一言不发。

  张寒望着萧让的眼睛,他发现,萧让似乎与自己见过的青年俊杰,有很大的不同。

  张寒沉默许久,终于是继续开口道:“萧县令,您既然来了张府,想必也是对我有些了解,我张寒到底是谁了!!!”

  萧让闻言,终于开口道:“张老,我敬您老前辈,所以,有什么话,还请直说!!!”

  “......”

  见萧让丝毫不给自己面子,张寒脸色微微一沉。

  张寒深吸口气,对着大厅的舞姬还有仆人道:“你们都退下吧!!!”

  “是!老爷!”

  随着张寒话落,这些人都是退了下去。

  一时间,大厅里面,就剩下张寒、萧让、许褚以及凌操四人。

  “萧县令,我有一些重要的事情,想要与你商议一番,你身旁两位不知可否......”张寒看向了许褚和凌操。

  萧让知道,对方是想让许褚和凌操暂退。

  许褚和凌操闻言,看着萧让,等待萧让的回答。

  他们是萧让的人,自然不可能去听从张寒的指示。

  “不必了!!!张老,您有话还请直说,他们都是我的心腹之人,我绝对信任他们!!无论任何事情,他们都可以听听!”萧让站了起来,平视张寒,淡淡的道。

  “萧县令,您说的是所有事情,哪怕是......?”张寒看着萧让,略显犹豫道。

  “没错!!任何事情!!!”萧让闻言,心中一动,当即点头,淡淡的回道。

  许褚、凌操听到萧让这么说,不禁有些感动。

  士为知己者死!!!

  萧让本就是他们效忠之人,能够得到效忠之人如此信任,也不枉自己丹心一片。

  这个时候,许褚和凌操站在萧让身侧,背脊仿佛都伸直了一些。

  张寒听到萧让这么说,沉默了片刻,对着许褚和凌操望了又望,终于是深吸口气。

  “好!那我就说了!!!”

  ......

  常山。

  童渊只身来到了凤凰巢穴。

  “你来了!!!”凤凰的声音在山林间回荡。

  “是的!我来了!”童渊点点头。

  “为什么?”童渊继续道。

  “我相信他!!!”

  “真的?他真的可以......”

  “嗯!!!”

  童渊闻言,沉默了。

  许久,童渊终于是离开了巢穴,回去了自己的住所。

  山林间便是再次恢复了宁静。

  凤凰看了眼身侧火红的蛋,又遥望无边星空,眼睛里面露出一丝人性的光彩。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