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七章 救人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4678 2018.11.14 12:33

  萧让没有分毫犹豫,直接冲了进去,想要看看发生了什么。

  当他走进去之后,里面的情形,不禁让萧让吓了一大跳。

  这个时候,许氏正摊倒在地上,嘴角弥漫着血丝。细细看去,许氏面色苍白,气若游丝,就好像要咽气一样。

  而许褚呢?

  他正抱着自己的母亲,在一旁嚎啕大哭,虎目之中弥漫着泪水。

  怎么回事?

  才这么一点时间,就发生了这样的状况!萧让心中惊异异常。

  要知道,许氏刚刚进去的时候,还是好好的。

  可谁曾想,转眼之间,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

  “许褚,伯母这是怎么了?”萧让开口问道。

  “我……我不知道……”许褚哽咽的道。

  “咳!!咳咳!!”

  “吾儿,莫要......小.....小儿作态!!”

  这时候,许氏咳了几下,有些虚弱的道。

  “娘!!!”许褚听到许氏叫自己,赶紧握着许氏的手,着急的道。

  “放心......为娘,为娘没什么问题,只要休息片刻,就会无碍的!!!”

  许氏说完,想要用手轻抚许褚面颊,手还没伸出来,就直接昏了过去。

  许褚见状,顿时再次哭了起来。

  他从小与自己母亲相依为命,现在,他母亲突然这样,这让许褚如何能够接受。

  “许褚,别哭了!!现在的关键,是你母亲到底怎么了!!!”萧让见着许褚想要哭,不由厉声道。

  听到萧让这声大喝,许褚终于是回过神来。

  “对!对!对!母亲的安危最重要!!医师!对!医师!我得去找医师!!!”许褚喃喃自语道。

  随后,许褚立马想要冲出去,找许家庄的医师。

  “等等!!!”萧让见状,再次大喝一声。

  “怎么了?”许褚回过头,有些急躁的问道。

  这个时候,许褚已经完全慌了神,没有什么主见了。

  虽然许褚的实力很强,但他何时经历过这种事情,这可是他唯一的亲人。

  “先将你母亲抱到床榻上,难道让伯母一直躺在地上?!!!”萧让指着许氏道。

  许褚闻言,有些懊恼的挠了挠自己后脑勺,然后急急忙忙抱着自己母亲,放到床榻上,盖上了一层被子。

  萧让走上前,手指轻轻搭在许氏手脉上。

  许褚见状,想要制止萧让这一动作。

  “别动!!我略微会点医术!我先帮伯母看看!!!”知道许褚想要出手,萧让直接大声道。

  萧让的神情极其严肃,许褚见状,想到自己母亲安危,终于是收回了自己的手。

  只不过,许褚的眼睛紧紧的盯着萧让,估计,只要他母亲出什么事情,他就会要暴起动手了。

  萧让也没在意许褚,而是认真查看着许氏的身体状况。

  片刻后,他便知道,为何许氏会出现这种情况了。

  许氏的伤,乃是心肺之伤!!

  说起来,她的病症和老陈极其相似,只不过,老陈所患的心脉之伤,还没彻底的恶化罢了。

  萧让放开了许氏的脉搏,这时候,许氏的心肺几乎都要碎裂,非药石所能医治了。

  至于彻底解决办法?

  萧让只知道一个,那就只有那九转金丹!!

  只不过,据萧让所知,天地间最后一颗九转金丹,还是在几年前,被他自己给吃下去了。

  也就是说,无药可救了!!!

  想到这里,萧让沉默的摇了摇头。

  许褚见到这萧让脸色凝重,狠狠的抓着萧让的手,大声问道:“萧让兄弟,我母亲她.......”

  萧让闻言,叹了口气,并没有说话。

  “求求你,救救我的母亲!!!!”许褚见萧让这样,抓着萧让的手,大声哭道。

  萧让知道,许褚这是病急乱投医了,居然会想着向自己乞求救助。

  要知道,现在的萧让不过十岁少年模样,许褚究竟是多慌乱,才会这么说!!

  但是,萧让自知能力有限,他并不是万能的!!

  他又不是左慈!!

  对啊!

  自己是自己,左慈是左慈,一想到左慈那神仙般的能力,萧让觉得,或许可以找自己师父问问。

  但是,左慈如今身在泰山,也不知道他有没有离开。

  想到这里,萧让脸色再次变得有些难看起来。

  见到萧让脸色由阴转晴,后来又由晴转阴,许褚的心情也像是坐过山车一样。

  “萧让兄弟!!我知道,你一定能救救我母亲的!!!对不对?”许褚眼中带着一丝希冀,紧张的问道。

  萧让深吸口气,轻轻闭上了眼睛。

  片刻后,萧让才又睁开,静静的看着许褚道:“许褚兄弟,伯母的伤,以我现在的医术,想要彻底治愈,是不可能的!!我最多也只能让伯母多活半个月!!!”

  “多活?半个月?”许褚听到萧让这么一说,愣在了原地,双目失神。

  “嗯!也可能是我医术不精!!你可以找别的医师看看,但是一定要快,你母亲现在很危险!!!”见到许褚这么落魄的样子,萧让犹豫片刻,开口道。

  萧让知道,在这种情况下,许褚是不可能直接让自己施救的。毕竟,按照自己的说法,他的母亲只能活半个月。

  随便换作一个人,在不确定病情之前,也不会让萧让施救的。

  “是了!是了!你不过十岁少年,肯定是医术不精!肯定是医术不精!!!我去找李大夫!李大夫!!”许褚喃喃自语道。

  许褚说完,仿佛得了失心疯一样,直接跑出了房间。

  不久之后,许褚带来了一个老头,这老头背着一个小药箱,看这样子,应该是许家庄的老郎中。

  “李大夫!还请救救我的母亲!”许褚拉着李大夫,来到了病榻前。

  这李大夫的能力也是不错,当他看到卧倒在病榻上的许氏,神色有些难看!

  “你母亲和别人动手了?”李大夫转过头,疑惑的看着许褚。

  许褚那会正和萧让在庄子外面,如何知道里面发生了什么,只能是摇了摇头,表示并不知道。

  李大夫见状,也没有犹豫,直接走到病榻前,开始替许氏诊脉。

  没过多久,李大夫便是站起身来,脸上满是叹息之色,轻轻摇了摇头,随后准备离开。

  “李大夫,我娘她......”许褚小心翼翼地问道。

  “孩子,准备后事吧!!!”李大夫说完,便直接离开房间。

  听到李大夫的话,许褚整个人都崩溃了,直愣愣地待在原地,许久没有动作。

  萧让见状,叹了口气,轻轻地来到许氏床前。

  “嘿!许褚!你还要不要救你母亲了!!!”萧让朝着许褚喊道。

  听到萧让地话,许褚一个激灵,瞬间反应过来。

  刚刚萧让有说过,能让自己母亲再活半个月。

  多活命半个月,总比立即没命要好上许多,万一出现奇迹呢?

  毕竟,只要还活着,就会有一丝希望!

  想到这里,许褚清醒了过来,快速地来到萧让身侧。

  “萧让!求求你救救我娘!如果我娘能活下来,我许褚今后任凭你的差遣,绝无二话!”

  萧让闻言,没有在意,而是轻轻道:“先将伯母扶起来,我来替伯母疗伤!!”

  “嗯嗯!!”许褚闻言,望了一眼气若游丝的母亲,使劲的点头。

  萧让盘膝而坐,他打算使用灵力,强行将许氏那就要完全碎裂的心给护住。

  只不过,许氏的心已经裂的不成样子,这次就算萧让全力出手,最多也就能够支撑半个月。

  半个月之内,如果没有治好,那就真的是回天乏术了!

  许褚听到萧让这么说,赶紧将自己母亲扶起来。

  萧让闭上眼睛,深吸口气,一道道灵力从其体内喷薄而出,注入了许氏的体内。

  只不过,许氏这伤实在太严重,萧让拼尽体内最后一丝灵力,才终于是将许氏的伤势压制住。

  但同时,萧让也是因为消耗过度,虚弱的倒了下去。

  萧让倒下去不久,许氏才终于是晃晃悠悠的醒转过来。

  “娘!你醒了!!”许褚略带哽咽的道。

  “吾儿!!这是.......”许氏晃了晃脑袋,看着倒在一旁的萧让,以及泪眼婆娑的许褚,有些虚弱的道。

  “娘!!!”许褚紧紧的抱着自己母亲,也顾不得萧让如何了。

  许久,许褚才终于是停止了哭泣,对着自己的母亲哭喊道:“娘!!”

  许氏闻言,虚弱地看了萧让一眼,随后轻抚着许褚面庞。

  “吾儿,娘没什么事!咳咳!放心!我还没看你娶媳妇呢!!!”

  “娘!!!”许褚难过的道。

  “娘,你到底是怎么了?刚刚到底发生了什么?”

  许氏闻言,轻轻摇了摇头,不想多说。

  “娘!!!是萧让救了你!!!只不过,刚才萧让他说,你活不过半个月了!我......”许褚哽咽的道。

  许氏听到许褚这么说,看了眼一旁的萧让,神情中略带温柔。

  是这个孩子救了自己一命吗?

  自己身体是什么情况,她还是很清楚的,她很清楚,如果不是萧让出手,自己说不定已经命丧黄泉了。

  “呼!!”

  许氏轻舒了一口气。

  现在身上的伤势,暂时被压制,她身体也和常人无异,只不过略显虚弱。

  许氏从床上走了下来,将床铺让给萧让,并把被子盖在了萧让身上。

  “娘!!刚刚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你怎么突然......”许褚见着自己母亲起床了,再次开口问道。

  许氏闻言,想起了刚刚那一幕。

  在许褚他们冲出去后,许家庄的族老,直接是命令庄子的人,想要将自己抓住,并关起来,用以威胁自己孩子。

  说起来,她以前也是个练家子,只不过,因为手伤的缘故,一直无法动武。

  这一次,情急之下,她动用了自己武力。

  这样一来,直接是将体内的封印给打破了!!

  这封印,还得从十几年前说起。

  那时候,她丈夫杀了人,被官府通缉击杀之后,她想要报仇!!

  最终,却被人打伤,拼了命才逃出来,也因此身受重伤。

  路上,她遇到一个道人,将她救活了。

  但是,虽然医治好了,却是终身不能动武!

  那道人说过,只要一动武,封印就会解除,到时候就无药可救了。

  这些年,许氏一直都是遵守着道人的吩咐,从来不动武,也就平平安安的活到了现在。

  这一次动手,除了无奈之外,她还是有些侥幸心里的。

  这么多年都过去了,没出什么事情,或许伤病已经彻底好了也不一定。

  所以,刚刚许家庄人动手的时候,她才出手反抗。

  而这封印,也因为许氏动武,出现了裂缝。

  就在刚刚进门之后不久,封印终于是破碎。

  这才出现了刚刚那一幕!!!

  一想到之前在庄子里发生的事情,许氏就感觉有些心寒。

  当年,自己夫妻为了这个庄子,出生入死,付出了这么多。

  可没有想到,到了最后,却换来这样的结果。

  她现在唯一还记挂的,就是自己的儿子。

  自己儿子虽然实力很强,但是傻乎乎的,很容易被人骗。

  许氏深深的叹了口气,她知道,自己已经时日无多。

  自己就要走了,那儿子怎么办?

  而且,自己还没看到褚儿结婚生子呢!

  想到这些,许氏的心,便有些沉默。

  ......

  许褚家不远处,李大夫朝着自己家而去。

  “怎么回事?”族老拉着李大夫,开口问道。

  “许氏已经无药可救了!!!”

  “真的?”

  族老听到李大夫这么一说,心中一喜。

  或许,自己这许家庄,还能留住许褚这个傻大个也不一定。

  他母亲已经无药可救,只要自己这个时候好好表现,许褚那个傻大个,一定会感恩戴德的。

  想到这里,族老不由计上心来,朝着许褚家走去。

  ......

  就在许氏皱着眉头的时候,萧让终于是醒了。

  萧让发现,自己一觉醒来,灵力不仅没有减少,反倒是壮大了一些。

  怎么回事?

  难道是体内的九转金丹残余的力量?

  萧让也只能做出这么一个假设!

  不过,不管怎么样,没事就好。

  这时候,萧让看到了一旁的许褚母子二人。

  “伯母,你没事了吧!!!”萧让轻声问道。

  许氏闻言,略带惊异。

  她没有想到,萧让这么快就醒过来了。

  “孩子,谢谢你了!!”许氏拉着许褚对萧让拜谢道。

  “举手之劳!!举手之劳罢了!!!”萧让赶紧摆手道。

  “对了,伯母,以你现在身体,还能支撑半个月,不知今后有何打算?是去寻名医,还是.......”

  许氏闻言,微微一愣,不知道萧让为什么这么问。

  “是这样的,我此去泰山,是去找一位得道高人!或许他能救你,也不一定!!!”见许氏有些疑惑,萧让深吸口气,开口说道。

  “泰山?得道高人?”许氏显得有些犹豫。

  说实话,此刻的许氏,更希望安安静静的找个地方,和自己的孩子过完最后的日子。而且,她也并不认为,此刻的自己,还有被救活的希望。

  她能够察觉到,自己的体内,那几乎要碎裂的心肺。

  半个月,路程这么远,一路颠簸。

  而且,就算是去了泰山,也不一定能救活,这样还有必要去吗?许氏心中暗自否定了这条路。

  只不过,一旁的许褚听到萧让这么说,瞬间激动了起来。

  “得道高人?萧让,我的母亲真的还有救吗?”许褚紧紧的盯着萧让道。

  萧让轻轻摇了摇头,回答道:“我也不知道,那人是我的师父,他的能力很强,说不定会有办法。我又没有绝对的把握,毕竟……”

  许褚听到萧让这么说,失落的低下了头。

  一旁的许氏听到了萧让这么说,也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抱歉了,孩子,生死之事,我已经看淡。还能拥有半个月的日子,已经是上天对我的眷顾了!这半个月里,我打算和吾儿一起平静的过完!!”

  许褚听到自己母亲这么说,心中异常的悲伤,但却又无能为力。

  “这样吗?那好吧!!!”萧让闻言,轻轻点了点头。

  说实话,自己师父能不能救活许氏,萧让也没有把握,更何况,此刻左慈有伤在身。

  想到这里,萧让也不再强求。

  这在众人沉默之际,许褚突然想起来,萧让此行是为了马匹而来。

  于是道:“萧让,我家里就有一匹马,我这就牵过来给你!!!”

  “嗯!!谢谢啦!!”萧让点头。

  随后,许褚走出房间,准备去给萧让牵马。

  只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人出现在许褚家门前。

  这人不是别人,正是许家庄的族老。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