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三国之一代帝王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百三十章 铁石心肠

三国之一代帝王 恶魔在右 2523 2019.07.14 19:38

  兹氏县衙。

  萧让独自坐在堂前,迎着烛光,沉思应对之策。

  对手的狡猾程度,已经超出萧让的想象。

  如果说,两方的实力相近,甚至就算差一一些,萧让也不觉得有什么难办。

  但现在问题是,对方实力超出己方数倍!

  对方有着绝对兵力优势,而用兵策略又不拘泥,不被世俗道德羁绊,完全就是无法想象,这种敌人简直让人绝望。

  己方唯一的优势,或许就是这个城池!

  但这既是优势,同样又是劣势!

  为什么?

  现在被困在这里,与外界隔绝了联系,也没有任何的补给,萧让他们带的粮食,仅够士兵们吃上十天,现在又多了几千张嘴,粮食问题更加尖锐!

  自己不能只管救,其他什么都不管,既然救了,那就救到底!

  至于突围出去?

  那当然是可以的!

  只不过,不到万不得已,萧让是不会选择这种方式的!

  突围出城,意味着要直面敌人,自己手中兵丁,除了精锐士卒外,其他普通士卒与对方士兵实力相差不大。

  也就是说,就算能够成功突围,估计只有寥寥数千人逃生,更多的会是直接命丧于此!!

  自己一败,逃回上党,白波贼将更加无法处理!

  萧让深吸口气,眼睛微微一眯,身处在城池里面,奇计什么的,自然也是没办法实行!

  那只能是全民皆兵了!

  萧让想来想去,也只有此计,能够稍稍延缓敌人入城时间。

  也不知道凌操那边怎么样了!

  如果凌操那边顺利,真的搬来了救兵,那一切都还好说。

  要是没有,只能另做他想!

  不是萧让对凌操不自信,而是敌人实在是狡猾,萧让害怕这些白波贼在离石城外,早就设置了各种障碍。

  萧让可是记得,当时常风说,只有自守之力!

  如果凌操那边赶不来,就只能是等待张辽和高顺了!

  现在离开上党,已经过去了四天,现在是第五天,也就是说,距离高顺、张辽二人来到这兹氏县城,至少还有六天时间。

  城里的粮食稀缺,又多了几千张嘴,粮食也是个大问题,能不能坚持六天,还是个未知之数。

  不过,现在也只能是强行守城!

  毕竟现在已经无路可退!

  除此之外,萧让想到了一个更可怕的事情,如果敌人继续拿百姓当挡箭牌,自己又该如何应对?

  萧让越想,越觉得对方很可能这么做!

  兹氏县城的百姓,可不止两三万,对方手中还剩下多少人,萧让不知!

  到底是应该怎么办?

  萧让看着眼前烛火,视线渐渐地模糊,思绪也慢慢的在飞跃。

  这一夜,县衙灯火未断!

  ……

  兹氏县,城外山林。

  如今已近三月,百花齐放,在绿叶的映衬下,这里的景色更是怡人。

  可是,眼下却没人,欣赏这里的美景!

  为什么?

  因为兹氏县城,已经无人!

  他们现在是在哪里?

  现在,兹氏县城里的十几万百姓,全被关押城外山寨之中!

  这是一座遗弃的山寨!

  去年,白波军雄起,席卷周围三郡!

  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睡!

  于是,周围的这些山贼,要么是选择臣服,要么则是离去!

  至于那些死硬之人,则只剩下被灭一途!

  而这座山寨,就是离去后的某个山寨!

  他们人已经离开,但基本的东西,并没有选择破坏!

  万一哪天能回来,山寨却要完全重修,岂不是亏大发了!

  现在,这座不知名的山寨,就暂时成了关押百姓之所!

  这些百姓被关押在一起,自然不会怎么舒服,有不少人在苦痛的呻吟。

  “他x的,哭什么哭!在那里号丧啊!”一个白波贼听到里面有人哭喊,甚是心烦,直接拿着棍子冲了进去,对着那些个哭喊的人,直接就是几棍子。

  那人被打的生疼,却不敢哭出声来。

  前几天,有个人被打了,抑制不住的哭泣,最后硬生生被人打死了。

  前车之鉴!

  “和他们置气干嘛?自己不累吗?如果有不听话的,就直接给砍了!”另一个白波贼拉了拉身边的人,开口劝道。

  “哼!算你这次走运!”

  “走!咱们过去喝酒吧!”

  “下次再有谁哭闹,别怪我手下无情!”

  这白波贼走的时候,仍旧大大咧咧的叫骂着。

  这些被俘虏的百姓,大气都不敢出,胆战心惊的望着二人。

  直到二人离开了这个牢笼,他们才终于是松了一口气。

  囚牢外,在众人望不到的地方,有一双黑漆漆的眼睛,看着这边发生的一切。

  他拳头紧握,似乎是想出手,但犹豫片刻后,还是松开了拳头,转身离开此地,最后消失在黑夜之中。

  夜幕下,一切如此安静,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存在过一样。

  ……

  围城第二天,清晨。

  萧让站在城墙上,看着远方蠢蠢欲动的白波军,深深的吸了口气。

  今天必然是有一场恶战!

  城外的陷阱,已经所剩无几,想要依靠陷阱破敌,那是痴人说梦!

  而且,萧让有看到,在这群白波军背后,又站着一群手无寸铁的百姓!

  “一群禽兽!”萧让咬了咬牙,脸色有些阴沉。

  自己担心的事情,再次发生了!

  “呜呜呜……”

  号角声响起!

  城外的白波军站定,遥望城墙这边。

  不多时,里面走出来一个中年男子,他披坚执锐,样貌虽然不错,但眼睛里的那丝阴翳,却是让人不自觉的心生厌恶。

  “城上的官兵都给我听着!你们若是现在弃城投降,我杨奉可以做主,既往不咎,你们若是敢负隅顽抗,等到今日城破之时,就是你们命丧之刻!”杨奉抬起头,对着城墙上的人大声喊道。

  杨奉的喊声并没有任何效果,城墙上的这些士兵,经历了萧让一年时间的洗脑,面对这些东西的时候,已经可以做到毫无波澜。

  见城墙上没有反应,杨奉也不再多说什么,只是大手一挥,他的身后让出来一条道。

  那条道里面,不断有百姓被推出。

  他们的目的很明显,就是逼着萧让他们出城,与其进行正面对决。

  又来了!

  萧让看着前面这些百姓,面色阴寒。

  在杨奉的手里,这些百姓已经不算是人,而是一些攻城的工具!

  很明显,如果今天成功了,他以后得每次出征,估计都会捉着当地百姓,强行与对方交手。

  这是阳谋!

  萧让看着眼前景象,内心在天人交战!

  怎么办?

  开城门?

  不开城门?

  ……

  不开城门!

  经过片刻挣扎,萧让终于是做出了自己的决定!

  没错,就是不开城门!

  人要有自知之明,明知是不可为,还要强行动手,使自己伤筋动骨,不是智者所为!

  昨天救了的人,那就救了,今天再这样,萧让也无力解救!

  出去解救的代价太大,谁都无法承受!

  遥想当年,刘邦赴项羽之宴,亲口吃了下了自己亲人的肉,面色丝毫不变。

  萧让虽然做不到这一步,但是,与自己无关的这些百姓,萧让还是可以淡漠生死的!

  战场,哪有不死人的道理!

  今天他们被推到战场上,这是他们自己的命运,萧让能够做的,就是给他们一个痛快!

  随着百姓越来越近,萧让的手也是握的越来越紧。

  很快,百姓走进了射程!

  萧让并没有动手,而是静静地看着。

  没多久,那些白波贼,也是走进了射程!

  “射!”萧让没有犹豫,立即命令城墙上的士兵,开始射箭。

  “啊!”

  百姓的哭喊声,白波贼的尖叫声,混合出现在战场上。

  一时间,场面异常的混乱起来!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