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魔兽之我是克苏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种族不代表荣耀

魔兽之我是克苏恩 暗夜小蚁 2077 2019.08.12 08:00

  女孩带着马凯走到船舱的尾部。

  这里漆黑一片,但女孩还是很熟练地对着地上的一块木板敲了几下。这是很有节奏的几下敲打,很显然是一种暗号。

  几秒后,地上的木板被打开了,从里面透射出灯火的光芒。原来这是一个通往下层船舱的舱门。

  “你进去吧。”女孩说,“我还要继续去调酒呢。”说完便转身离去。

  马凯也并没有犹豫,直接便朝着打开的舱门钻了进去。

  脚下面接触到的是一道阶梯,由于舱里光亮很足,马凯没费什么劲便爬了下来,站到了下层船舱的地板上。

  他的耳边马上听到了一个沙哑的声音:“欢迎您的到来,艾什凡女士的使者。”

  马凯转头,一张饱经风霜的面孔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这是个中年人,他有着一头亚麻色的短发,和一条浓密的八字胡,岁月和海风在他脸上刻下了深深的皱纹。据吉安娜介绍,贾维斯船长才四十岁左右,但眼前这个人看起来不止这个年龄。

  “您好,您是……”马凯扫了一眼船舱,却并没有看到另外的人。

  “贾维斯·格雷希德向您致敬。”中年人再次说,然后微笑着伸出了手,他的笑容很和煦,看上去一点都不像久经沙场的军人。

  果然是他。看来长年在海上漂泊的男人都显老。

  “久仰大名,船长!”马凯向贾维斯行了个礼。

  “艾什凡女士带来了什么好消息吗?”贾维斯问。看得出来,他很重视这次会面,也说明他很期待艾什凡可以给他带来的帮助。

  “呃……其实艾什凡女士想让我给您捎个话,叫您暂时停止对吉安娜的敌对行动,她另有打算。”马凯先胡诌一通。

  “什么?!”贾维斯显得很震惊。这跟他设想的完全不一样。

  “是的,艾什凡女士的计划是这样的:以库尔提拉斯海军总司令凯瑟琳·普罗德摩尔——也就是吉安娜的母亲的名义征召吉安娜到库尔提拉斯,然后再以叛国罪将她定罪,并囚禁她。而后,塞拉摩就是你们的了。”马凯说。这其实是游戏里未来的部分剧情,只不过马凯把它稍稍提前一点拿来当计划了。

  “需要这么麻烦吗?”贾维斯摇摇头,“我们的势力已经遍布塞拉摩的每个角落,在北方城堡的法莫斯队长也可以为我们提供支援,我们现在只需要艾什凡女士能够提供一些海上的火力,这样有更大的把握拿下塞拉摩了。”

  “这不是艾什凡女士希望尽量减少一些对人民的伤害嘛。一旦战争爆发,塞拉摩人民可就要受苦了。”马凯继续努力编织自己的语言。

  “你说什么?”贾维斯却又问道。

  “战争总是要死人的。艾什凡女士……”马凯话没说完,却感觉太阳穴那里被抵了一个硬物。

  “你不是艾什凡女士的使者。”原来是贾维斯掏出的一支火枪正指着马凯的脑袋,“说,你是谁?是不是吉安娜派你来的?”

  糟糕,哪里说漏嘴了吗?马凯回忆了一下刚才说的话,没发现有什么问题啊?

  “我……你是不是哪里搞错了,我确实是艾什凡女士派来的啊。”马凯强行辩解。

  “在海加尔山,我曾经与艾什凡的军队并肩作战,他们——特别是艾什凡女士,战斗时只会想着如何胜利,可不怎么会考虑平民什么的。”贾维斯说。

  擦,这女人这么狠的吗?马凯只知道艾什凡女士对敌人是挺凶的,但没想到对自己人也不怎么手软。

  “好吧。”马凯无奈地承认道,“我确实不是从库尔提拉斯来的,也不认识艾什凡女士。”

  “那你是谁?”贾维斯说,“快说,不然我崩了你的脑袋。”

  马凯说:“你把我的兜帽掀下来看看就知道了。”

  贾维斯将信将疑地伸出左手,把马凯头上的兜帽往下一拉,露出了额头。

  “你……你是克苏恩?”贾维斯显然听过马凯的事情。

  “是的。我是上古之神,总不可能听吉安娜的指挥吧?你可以把枪放下了。”马凯微笑着对贾维斯说。

  贾维斯缓缓地放下手枪,盯着马凯额头上的眼睛说:“上古之神找我有什么事吗?”

  “虽然不是吉安娜叫我来的,但我来确实是希望你们能够停止挑起战争的行为。”马凯边说,边看着贾维斯的脸色。

  贾维斯鼻孔里哼了一声:“你这个上古之神也未免太多管闲事了吧。”

  “啊。怎么说呢。我只是有那么一点点……一点点乐于助人。”马凯说,“好吧,是多管闲事。”

  贾维斯说:“我听过你帮那些地精和部落做的事情。但你别忘了,地精和部落在我这里,可算不上什么朋友。”

  “对,我来的另外一个目的,就是希望你能放下对部落的仇恨。”马凯说。

  “凭什么?我不应该仇恨部落吗?”贾维斯的声音一下子变得大了起来。他现在面对着的是上古之神,因此他在用尽全身力气压抑住心中的激动。要是别人,说不定他听到马凯的这句话就要暴走了。

  马凯理解他。只有那些曾经被部落深深地伤害过,或者有至亲之人死于部落手中的人,才会有这种感情。

  “但事情已经过去很久了。你必须放下过去,向前看。”马凯劝道。虽然他知道用处不大。

  果然,贾维斯的声音更大了:“我!放!不!下!难道那些驱逐平民,毁灭他们家园的绿皮兽人不该被惩罚吗?难道那些狂暴凶残,甚至吃人的巨魔和食人魔不该被杀光吗?”贾维斯终于压抑不住自己的愤怒了。他目光炯炯地盯着马凯,激动得几乎全身都在颤抖。

  “如果你经历过我经历过的一切,你现在就不会说得这么轻松。”贾维斯继续说,“当年,无数的平民被屠杀,多少英勇的库尔提拉斯战士战死,全是因为这些卑劣的兽人,全是因为这个无耻的部落!”

  马凯并不回避贾维斯的眼神,反而向他那边更加逼近了一步,嘴巴里吐出了那句在游戏里最广为人知的名言:

  “种族不代表荣耀。我见过最高尚的兽人,也见过最卑劣的人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