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奇幻 史诗奇幻 魔兽之我是克苏恩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四章 上痛上诅咒上钉刺!

魔兽之我是克苏恩 暗夜小蚁 2107 2019.08.21 08:10

  联军士兵们都再次地全部退回到冰墙后。

  马凯的警示是及时的,因为很快,一道扩散开的锥形烈焰就直接喷向了人群,不,是喷向了挡在人群前面的冰墙上。

  这足可铄金熔铁的龙焰看起来比普通黑龙的威力要强大得多,就算是吉安娜的冰墙,在与烈焰接触的冰面上也开始呈现出一种被灼烧成了铁水般的颜色。

  其它的黑龙也注意到了冰墙有被攻破的可能,纷纷撇下正在与它们缠斗的联盟空军部队,也冲着冰墙上目前看起来最薄弱的地方喷吐起了火焰。

  情况危急!

  吉安娜已经支援了太久,她的法力消耗巨大,豆大的汗珠开始出现在她的额头和脸颊上。但她仍然在坚持,即使双手已经开始微微有些颤抖。她知道,这道冰墙是联军士兵们最后的希望!

  突然,奥妮克希亚的吐息被打断了,这个黑龙公主毫无征兆地发出一阵痛苦的刺耳尖嚎,然后猛烈地扑扇着翅膀,甩动着尾巴。

  她这是怎么了?

  在下一刻,马凯听到了一声沉闷的撞击声,一个人影从黑龙公主的头颈处摔落下来,重重地掉在地上。

  这是一个盗贼?而且还是个强力的盗贼。

  马凯想起了那个废土强盗的首领卡利夫·斯科比斯汀。也只有高端盗贼的【暗影步】才能跳到那么高的地方。

  马凯一个纵跃便跳到了那个盗贼旁边,然后抱住他的身躯,再迅速地回到了冰墙之后。

  马凯再细看他的脸庞。是贾维斯船长!

  只见他双目紧闭,双手各紧握着一把冒着绿光的匕首,灰绿色的液体不时地从匕首上滴落。很明显,那上面涂了毒。

  “快,快救他!”马凯着急地大喊。

  从后面走过来一名暗夜精灵女祭司,开始咏唱治疗法术。

  而空中的那只黑龙公主还在痛苦地扭动着自己巨大的身躯,飞行的高度也在不停地下降。最终,她落到了地面上,开始左右晃动着龙头,还一直用翅膀摩擦着自己脖子的位置。

  贾维斯船长的涂毒匕首应该是攻击了她的脖颈处最柔软的地方,而此时匕首上的毒药起作用了,毒药麻痹了她的知觉,使她的动作变得迟缓了起来!

  所有人都精神一振,他们都意识到了这一点。

  “抓住机会!”温德索尔元帅高声喊道。

  包括他在内,所有的战士和圣骑士们都毫不犹豫地挥舞着手中的武器冲了上去。他们在黑龙肚皮底下和身后绕来绕去,在黑龙的腿上,爪子上,叮叮当当的零敲碎打着,虽然未必能造成多大的伤害,但却使得她一阵阵心烦意乱。

  “该死的蛆虫,你们以为这些微不足道的攻击就可以打倒我吗?做梦!”

  随着一声愤怒的咆哮,奥妮克希亚猛的从翅膀之下昂起了它的头颅。她血红色的双眼怒视着围在她身旁的所有敌人,蛇一般的竖瞳里喷射着憎恨与疯狂。

  “去迎接你们的末日吧,凡人,认清你们的处境!”她阴险而冷酷的冷笑着,然后释放了自己最邪恶的法术——一声尖啸。

  这是……恐惧术?!

  马凯一下子感觉自己简直无法呼吸,冰冷的寒流几乎冰冻他的心脏,自己仿佛正在滑入黑暗的深渊,永无出头之日。

  解除附身!

  马凯直接回到了控制室。

  他怕自己无法与在心中蔓延的恐惧相抗衡,因为他能感觉到自己体内那种熟悉的、纯洁的光明与温暖正在离自己远去。

  而其他原先正在围着奥妮克西亚砍杀的战士们,此时正浑身颤抖地看着这条巨大的黑龙。无边的恐惧在一瞬间攫住了他们的心灵,一股强大的邪恶力量压迫着他们的内心,将所有美好的东西——爱情、亲情和希望都驱赶出去,只剩下冰冷与绝望。

  奥妮克希亚伸出了爪子,像拍打玩偶一样拍向呆若木鸡的战士们。尽管由于毒药的麻痹效果,她现在的动作很慢,但战士们却并不躲闪,恐惧已经让他们无法动弹。

  一个,两个……

  “啊!——”突然,一声充满痛苦的尖利刺耳的嚎叫声从黑龙口中破喉而出。

  在她抬起的喉下,在那里生长着一枚逆向的鳞片。这是一头巨龙身上最为脆弱的地方,而这个地方,此时正插着一把巨剑。

  一个人类正用双手紧紧地握着剑柄,然后用力地横向一拉。灼热的龙血从那道巨大的伤口中喷射而出,这个人类顿时被笼罩在一片血雾之中。

  令人充满恐惧的尖啸声也随之停止,战士们纷纷从失神的状态中清醒过来,惊诧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那是……国王陛下?”

  “是我们的瓦里安国王!”

  联盟的士兵们欢呼了起来。

  他们认出来了,那个现在全身都溅浸着龙血的人类,正是他们失踪已久的至高王,同时也是艾泽拉斯最强大的狂暴战士——瓦里安·乌瑞恩!

  在游戏里,狂暴战士是最不惧怕【恐惧】这种技能的职业,没有之一。而很显然,瓦里安就是这样的一个战士。顶尖的狂暴战士根本不知道恐惧为何物!

  而那条刚才还嚣张无比的巨大黑龙则在痛苦地扭动着,她脖颈上的龙鳞几乎全部被撕裂,露出了里面真正的皮肤。但现在这个皮肤并不是完整的,一道恐怖的伤口纵贯她的下半个脖子,几乎把她的脑袋要给割了下来,鲜血如同岩浆一样从伤口中喷涌而下,瀑布般垂落到地上。她的脑袋现在已经无法用力地晃动了,只能歪歪斜斜地耷拉着挂在脖子上。

  马凯在旷野的另外一边也看到了艾莉亚和格玛洛克的身影。看来是他们把国王及时地解救出来,而国王又顶着黑龙的恐惧给了她致命一击。

  马凯迅速地附身回到莱拉斯身上。这种脱离身体解恐惧的方法可不能让别人给发现了,有点小丢人。

  奥妮克希亚的翅膀不再扑腾,毒药效果的持续作用和喉下巨大的伤口让她已经奄奄一息。

  此时没有了黑龙公主的正面攻击牵制,士兵们腾出手来就可以很轻易地再使用网钩战术将其它的黑龙制服。他们把失去战友的悲痛都转化为对黑龙们暴风骤雨般的攻击,它们纷纷哀鸣着坠落,挣扎着死去。

  这场战斗已经没有悬念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