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无赖无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孤忠裹尸还-12

无赖无双 黑尾巴的猫 2171 2019.03.15 23:25

  大宣历,兴德四年六月十九,为解西关之疑,大宣皇帝伯启弘所排御史吴耐,正马不停蹄地向内关“落仙城”赶去。

  而此刻,外关的大漠之中,在待兵来救的“玉川城”已被狄奴兵马重重围住。

  “喂!长青!快来看,奴贼又来了。哈哈哈哈,大手笔啊,少说两万人。”

  说话的正是玉川城的守将刘苍水,他高大挺拔,虽然身着老旧残破的铠甲,却仍旧显得英气十足。可惜,岁月的痕迹深深地刻在了他的脸上,头盔缝隙处漏出的几根银丝与脸上的多处旧伤,无不述说着这位老将军经历了多少风风雨雨。

  “老将军,您还有空闲数人呢?对方两万人,我们三百人,您就不紧张?”

  回话的人口气冰冷,看上去只有二十几岁,他相貌堂堂,表情却是略微冷淡。明明在责问老将军刘苍水为何不知敌众我寡毫不紧张,可自己却是口气冰冷一副毫无波动的样子。

  刘苍水又笑了起来:“哈哈哈哈,柳长青啊,你小子胆子不小啊。区区一个校尉,竟然敢顶撞上将军。”

  柳长青一边看着黑压压的狄奴军队,一边冷冷地回到:“只有三百人的上将军,也就老将军您好意思说出口了。而且,有两百还是我带来的。”

  刘苍水听完虽然还在笑着,可两眼之间好似流露出一丝哀凉,他说到:“你小子懂个屁,谁给你说本将军只有三百人的?我还有五千兄弟就埋在这玉川城下!他们所有人,永远都是我的兵。”

  柳长青听完没有再回话,他冰冷的脸上好似有少许触动,也许,他觉得自己刚刚说话有些不妥,但他乃然没有表达什么。

  刘苍水向一旁的一位白发老兵问到:“老徐,安排得怎么样了?”

  叫老徐的老兵回到:“将军,老兄弟们都安排到该到的位置上了,您放心,五十年都没叫他们啃下来,今天一样叫奴贼乖乖滚回去!”

  柳长青却转过头去说到:“徐老,你们的人固然善战,可也年事已高,这第一线还是该我们突骑队的兄弟们上。你们该去高塔上,在那里搭弓射箭不也一样是杀敌吗?”

  老徐笑了笑:“柳校尉,好意心领了,这是玉川城,我们不在第一线谁在第一线?你还别以为我们老了,一会你就瞧着吧。我们这最后剩下来的一百多号老哥们,可不是靠运气活下来的。”

  柳长青没有再多说,而是转过头对刘苍水问到:“老将军,我们可是来救人的,你们人要死了,我们不是白来吗?”

  刘苍水却是开怀大笑起来:“哈哈哈哈哈!长青啊,哪有长辈让晚辈挡在自己面前的道理?你见过哪家不是父亲护着儿子呀?去吧,两边城墙上站不到人的地方你可以安排点人,正面必须得我们来。至于高塔,你安排几个你们弓术好的上去就行。”

  柳长青没有多加理会,直接驳斥到:“不行。”

  刘苍水收住了笑容,立刻严肃地对柳长青命令到:“少罗嗦!军人必须服从命令!柳长青,带着你的人守好左右两门,就算这玉川城是孤山高城只有正面有坡可上,也不允许两翼和后墙有任何闪失,听懂了吗!?”

  柳长青立刻站得笔直地回到:“得令!上将军,我有请求。”

  刘苍水问到:“何事?但说无妨。”

  柳长青右手抬起,立起食指说到:“正门只留一人可好?就留我一人足矣。”

  刘苍水看了看柳长青,这小子不是客气,也不是开玩笑,他看样子是真的不放心他们这群老骨头。

  刘苍水拍了拍柳长青的肩膀,然后又是一副嬉笑的样子说到:“柳长青啊柳长青,你还是不信任我们这些老家伙啊。行了,留你一人在正城吧,叫你的人守好另外三边,没有命令不许擅离岗位!”

  “得令!”

  就在玉川城内开始布置防事的时候,一个狄奴人一人一马,举着休战旗缓缓向这座孤城行去。

  从城外广阔的坡道向上走去,这不算很大的玉山却显得格外高耸。也许是因为周边抬荒凉,让这坐落于山上的玉川城显得格外的凄凉,好似只要狄奴大军一拥而上,此城就可落入囊中一般。

  但只要一看着那虽然老旧却又坚固的城墙,看看城墙上那一头头白发,那一双双沧桑的眼睛,顷刻间又叫志得意满的信使感觉望而生畏。

  狄奴使者来到了城下,他的休战旗起到了很好的效果,让他没有被弓箭射成刺猬。接着,他用并不是很标准的大宣语对城墙上喊到:“宣帝国的刘苍水老将军!我们王爷兰忽尔有话要转告于您!请刘老将军静听!”

  刘苍水从城墙探出头来,对下面的使者问到:“哦?这都第几次大军压境了,你们兰忽尔王爷还要来玩传话这套?无非就是献出城池高官厚禄,你们那套我都快背下来了,少废话!要打便打,少给我墨迹!滚!”

  使者一脸难作地看着刘苍水,然后说到:“这次不同啊!老将军您还是听听吧!”

  刘苍水笑了笑,然后打趣地说到:“哦?怎么?这次能玩出新花样了?来来来,说来听听。”

  使者见刘苍水至于肯听,于是脸上恢复了一些笑容,赶紧恭敬地对刘苍水说到:“老将军!我们兰忽尔王爷要我带话,愿请老将军做我们大可汗的监国大元帅。且还要请封老将军为南居王,子子孙孙皆可世袭,只要……”

  刘苍水笑了笑:“嘿,小兔崽子,你这也没什么新花样啊,还是封官鬻爵那一套嘛。没意思!滚滚滚!”

  使者听刘苍水不为所动,于是连忙劝到:“老将军!我们大可汗所握疆土早就超越你们大宣了!论实力,大宣早就跟我们比不上了!您身负大才,又是我们草原人都敬佩的英雄,何必做一个小小的大宣将军呀?只要您献城归降,您可就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监国大元帅了!连我们王爷以后见您都得恭敬着呢!”

  刘苍水不再理会他的说辞,只是拉弓搭箭对准了这位使者,使者吓得立即调转马头落荒逃去。

  刘苍水对着正在逃离的使者大声喊到:“告诉你们的王爷兰忽尔!他爹兰须卜都叫我给耗死了!他又算老几!?告诉他!他爷爷刘苍水就在这里等着他!叫他有种就亲自带头攻城!我一定把他的头拧下来当夜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