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古典架空 将军有令,婚不可退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48、初次交锋

将军有令,婚不可退 临阵磨刀 1883 2018.07.12 17:30

  “终于来了。”北黎皇帝放下茶杯,拉长声音。他深邃的眼神投向了那高高的宫墙。

  太师坐在椅子上,捋了捋花白的胡子,语气颇耐人寻味:“这南宁皇帝,是个耐得住性子的人。看来不好应对啊!”

  “如果容易对付,也不会以那么微弱的背景坐上太子之位,更不会一夜间将赫赫有名的李氏一族铲除得一干二净了。说起来,他不过比临安小六岁而已,心思却缜密得令人胆战心惊。”北黎皇帝一边说,一边挥笔疾书。

  李氏即杏姬的娘家。李氏一族是南宁第一望族,先后出过六位丞相。李氏的嫡长女李杏雪更深得帝宠,宠冠六宫,更育有皇五子。

  “听说,他还是圆机大师的关门弟子。想当年,圆机是何其高傲的谋士,不肯入宫辅佐南宁先帝,遁入深山老林。后来,圆机居然收了南宁皇帝。奇哉!也不知道……”太师摇了摇椅子,感慨万千。

  “报,南宁皇帝进见。”

  尖细的声音打断了太师的话。

  “传。”北黎皇帝语调平缓地说了一句。

  “喏。”

  那人自正门徐徐行来,举止间的雍容华贵,放眼北黎皇室除了国君,竟无人能与之匹敌。

  藏青色的帝服,领口与袖端的边缘饰云龙彩绣纹饰,龙袍缎面为银色的万寿图纹,整件袍服贵气中带着精致。

  而身着帝服之人如置于昏暗地方的夜明珠,光彩夺目,又泛着淡淡的冷光。

  稀世之宝的出现总是教人难以忘怀。

  “久闻南宁国君的大名。”北黎皇帝起身笑道。

  南宁皇帝颔首:“本君亦是。”

  北黎皇帝行至桌前,做了个请的动作,率先坐在太师的旁边,声色严肃:“安王之事,敝国定会给个交代。目前为止,牵扯进案子的人是敝国的太子。可顺藤摸瓜,真凶却是另有其人。”

  南宁皇帝举手打断:“贵国太子使安王殒命之事,本君有所耳闻。至于北黎皇帝说的‘真凶’,是否真的存在,本君一时之间难以信服。”

  北黎皇帝哑口无言。

  南宁皇帝又肃声道:“但思及此案干系重大,涉及贵国储君与敝国王爷,非本君与北黎皇帝可草率定之。本君愿给贵国半个月时间,倘若能缉拿真凶,那太子自然无罪。否则,还请北黎皇帝给敝国一个交代。”

  北黎皇帝垂眸道:“如此多谢南宁皇帝。”

  南宁皇帝挥了挥宽大的衣袖,起身:“那本君就静候佳音,告辞了。”

  北黎皇帝颔首。

  南宁皇帝带着人浩浩荡荡离开文华殿。

  北黎皇帝揉了揉额头:“太师可看清宋帝的贴身随从?”

  太师摇摇头。

  北黎皇帝眼睛微微合上:“那左边的人是宋帝的麾下猛将列腾,右边的是文臣阮经礼。这两人都是他的心腹。此番前来,宋帝一下子将他们带了,足见他对安王被杀的不满和重视。”

  太师陷入沉思,许久,才幽幽开口:“即使再多半个月,恐怕也难以捉住真凶。布局者步步为营,毫无漏洞,谢闻他们根本找不到丝毫蛛丝马迹。这一点,微臣认为宋帝应当知晓。那么这样一来,他留下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呢?”

  北黎皇帝站起来,走向窗边,久久地注视着皇后的寝殿。

  “皇上?”太师出声。

  北黎皇帝慢腾腾地转身:“或许,他有什么非留不可的理由。为了某个人,或者某样他在南宁找不到的东西。我们也只能看看他到底要做什么。至少在我们眼皮底下,多少能看出点猫腻吧!好了,太师先回府,时辰也不早。”

  太师笑道:“那老臣告退了。”

  说完,太师离开宫殿。

  “查查南宁皇帝落脚后,都去了何处。”北黎皇帝喝了口冷茶,幽幽地说道。

  房梁之上传来极冷清的声音。

  “喏。”

  仿似一阵风吹过文华殿。文华殿又归于静寂,只剩奏折翻阅的声音。

  徐青候在一旁,偶尔给皇帝添添茶水。

  夕阳西下,文华殿点了烛。

  “圣上,该用晚膳了。”徐青提醒。

  皇帝放下毛笔,揉了揉手腕。眼睛发酸地眨了眨,才出声:“那就传膳吧!”

  徐青吩咐传膳。

  用膳完,皇帝突然开口:“太子在青霜殿怎么样?”

  “很安静,没有异常。”徐青回道。

  皇帝沉默不语。

  “奴才,听说,侍候太子的人说太子清减了许多。”

  皇帝手指蜷缩了一下:“摆驾青霜殿。”

  “是。”

  皇帝和徐青很快到了青霜殿。

  窗纱上倒映着太子的身影模模糊糊。

  皇帝走近,门没有关。

  太子坐在榻上,翻看经书,听到脚步声,习惯性地说道:“不必再添茶,我不渴。你下去吧!”

  皇帝咳嗽了一下。

  太子抬头,慌乱地放下经书,行了礼:“父皇万岁万万岁。”

  皇帝道:“起吧!”

  太子起身:“不知父皇驾临,儿臣失礼了。”

  皇帝没有说话。徐青退出殿,守在门口。

  “你母后去世的消息,你应当知道了吧。”皇帝说一句不相干的话。

  “是。”太子回道。

  “你可知太医如何说?”皇帝嗤笑一声,“他说,你母后忧虑过重,加上身子骨弱,引发心疾。你母后是个什么样的人,你也清楚。太医妄言,分明是有人暗中收买了他。”

  太子痛苦地说道:“母后去世的前夜曾和我说过,她一定会救我出去,还会保住我的东宫之位。我劝她放手,可她执意不听……”

  皇帝闭上眼睛,果然如此。那幕后之人和蔡氏有联系。他呼了口气:“你且在这呆着,朕自会保住你的命。”

  说完之后,拂袖而去。

  

作者感言

临阵磨刀

临阵磨刀

呃,王昱好像雪藏了好久。

2018-07-12 17: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