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异术超能 俗世地仙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34章 买卖不成打一架

俗世地仙 短刃 3189 2017.09.14 07:00

  在很多普通人眼里,或许一个高考状元的名头,足以令人高看温朔,但在田木胜和齐德昌这类人眼中,高考状元,也不过是一个相对优秀些的学生罢了。

  大学生又如何?

  德昌集团总部,有好几个大学本科毕业的,一个硕士文凭,而且,投资铁矿开采之后,总部还聘请了两个教授级别的专家,经常到公司,到矿区现场做工作指导!

  田木胜觉得,今天主动登门,面对一个高中刚毕业的年轻人,还他妈是个神棍……自己的言行姿态绝对算得上有诚意了。开出的条件,那更是让任何人都无法拒绝——随便提啊,哪怕狮子大张口,德昌集团财大气粗不在乎。

  当然田木胜也知道,温朔这类自幼家境贫寒的年轻人,纵然鼓足了气,也张不开太大的口。

  其实田木胜压根儿不相信什么灵异事件,更不会相信神棍,但集团投资双女山铁矿的开采后,矿区接二连三发生诡异可怕的事件,让他不得不半信半疑地寄希望在所谓的道法上,更何况,就连董事长齐德昌,都提出要请高人作法了,田木胜自然乐见其成。

  但现在,他觉得既然花钱能请到高人,说明这世上高人虽少,但不是没有。

  肯花钱,请谁不是请?

  何必请这个年纪轻轻,明显没有什么经验,而且还不知道到底继承了师父几分本领的温朔?

  更不要说,这小子态度如此恶劣,之前眼神中分明透着欣喜和跃跃欲试,随即又改口不去,显然是企图玩儿江湖骗子那套簧线钓鱼的心理把戏,这让田木胜愈发厌恶。

  “我再问你最后一句,去,还是不去?”田木胜站了起来。

  温朔本就对田木胜没好感,心中有气,不愿意挣这笔钱,所以已然当作是到手的钱又丢了,更加心里不爽。没想到这田木胜还来劲了,温朔当即怒目瞪视对方:“你耳朵聋啦?!”

  “小子,你可以拒绝,但你今天的态度招惹了我,我很不高兴!”田木胜冷笑道:“等着,有你受的!”

  言罢,田木胜拿起钱转身就走。

  “嘿,老子还就不信这个邪了!”温朔愤怒地起身就要追过去:“别他妈吹牛逼,有种单挑!谁怕谁草鸡!”

  平时在刘家营村一手遮天,自诩天不怕地不怕的刘茂和,刚才都被两人的对话给镇住了,好家伙,温朔的谱摆得也忒大了些,放着一万块钱在桌上,很可能数万数十万的报酬却不要!还敢对德昌集团的副总这般态度,了不得啊!

  这一刻,刘茂和下意识地箭步上前抱住了温朔,一边好言劝道:“朔,朔咱别生气,犯不上啊,多大点儿事……”

  田木胜站在门外,一时间有些恍惚。

  他想不起来,自己有多长时间没遇到过这类突发性的挑衅事件,又有多久,没动手打过架了。

  竟然还有些怀念。

  也有点儿,技痒了……

  他扭头微笑着朝屋里唤道:“胖子,你不是说要单挑吗?出来吧,我在外面教教你做人。”

  言罢,田木胜施施然走下台阶,出了单元门。

  温朔挣开刘茂和的双臂就往外走,不曾想刘茂和却是比他还快,大步从身旁挤过去,一边往外走一边梗着脖子骂骂咧咧:“哟呵,作死呐?真他妈当自己是个人物啦,还想在棉纺厂小区翘翅膀……今儿不卸你一条腿,老子就不叫刘茂和!”

  刘大村长本身就不是个好脾气的主儿,向来欺负人惯了,而且棉纺厂小区紧挨着刘家营!

  这是他的一亩三分地啊!

  耗子在窝里还敢扛着枪耍横呢。

  之前刘茂和也就是碍于田木胜德昌集团副总的身份,是所谓上流社会的人物,所以潜意识里生出了一种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的卑微心态。结果领着田木胜来到温朔家里,三言两语就把他给抛进坑里,引起了温朔对他的不满和怀疑。

  这让刘茂和对田木胜心生厌烦和憎恶——如果不是这孙子来找温朔,至于让我被误会吗?

  现在倒好,田木胜竟敢挑衅温朔,还想打温朔……

  温朔几乎是前后脚跟着刘茂和走出了单元门外,随即眼前的一幕让他愣住了。只见刘茂和小跑出去后,弯腰拾捡起一块脏兮兮的红砖,然后大步冲到田木胜的面前,二话不说举砖拍向了田木胜的脑门儿——蛮横,凶悍!

  田木胜有些错愕,这位知道了他身份之后,一直都表现得很恭敬的村霸,怎么突然就爆发了?

  真他妈是个刁民啊!

  虽然略有错愕,但田木胜的反应丝毫不慢,他稍稍侧身歪头避开拍来的红砖,同时一拳捣向了张牙舞爪的刘茂和腋下肋侧。

  曾经在军队中取得过全团搏击冠军,复员后也曾多次在职业散打中取得过名次的田木胜,面对刘茂和这号纯粹是打架多经验足的野路子选手,自然轻而易举,一招就将其击倒在地。而且,田木胜还没有倾尽全力,否则这一拳下去,刘茂和就得断肋骨。

  即便如此,被击倒在地的刘茂和,还是痛呼着蜷缩成了一只大虾。

  “高手啊!”眼瞅着刘茂和被人一招放倒,同样野路子出身的温朔心生怯意,但此时此刻已经没了退路,况且人家刘茂和都为了向着他而被打倒了……

  没说的,豁出去干吧!

  不过,打架经验十足的温朔多了个心眼儿,虽然一言不发凶悍地冲了过去,却没有如以往那般大开大合张牙舞爪,而是做出一个拳击手的姿态,微微躬身,双臂下压收拢以防被人轻易击中空档——此次面对的可是一位高手,速度又快又准!

  田木胜神情自若,待温朔快要冲到身前时,原地抬腿,拧身一记漂亮的侧旋踢,直奔温朔的脑袋。

  温朔陡然加速,同时躬着的身子抬高,拼着肩膀处被对方的鞭腿扫中,然后小幅度挥胳膊夹住了对方的大腿,就势拧身后仰避开对方袭来的拳头后,身形不稳踉跄倒退两步,随即躺倒在地,却也成功地把田木胜给拖倒了。

  田木胜反应极快,踉跄扑倒在地,趁着温朔摔倒时臂膀一松的霎那间,抽出腿来,双手撑地站起身,一脚踢向了温朔的肩膀。

  温朔赶紧驴打滚避开,后背还是挨了一脚实的。

  他急忙爬起来,还没站直,双肩就被田木胜摁住,眼睁睁看着对方的右腿抬起,膝盖撞向面门,温朔再次歪身侧倒避开。摔倒的同时,搂住田木胜的大腿用尽全身力气抡动。

  温朔身大力不亏,连续近乎于无赖般的招数,再加上反应相当快,田木胜气愤不已却是来不及避让,也没办法变招了,被倒在地上的温朔抱着右腿抡起来,重重摔在地上,后脑勺撞到了单元门口的台阶上,他忍着痛弹身而起。

  温朔也已经爬了起来,顾不得站直身子,就那么弯着腰双臂还处在下垂状态下,如同一头发狂的野猪般,朝着田木胜冲撞了过去。

  势若奔雷。

  田木胜抬腿横扫,重重地踢向温朔头部,却因为温朔速度太快,没能踢中头,踢在了腰部一侧。

  尽管如此,势大力沉的一脚还是将温朔踢得腰部剧痛,身形踉跄。

  但狂奔疾冲的温朔,也用肩膀狠狠地撞在了田木胜的腹部,同时双臂如铁箍般抱住田木胜的腰,然后在踉跄侧倒的同时,狠狠揽着田木胜摔倒在地。

  这次,他成功压在了田木胜身上。

  而且正如他在电光石火间计划的那般,田木胜仰面摔倒在了台阶边缘,腰部被坚硬的台阶一角硌到了。

  霎那间,剧痛让田木胜浑身气力一散。

  温朔当即翻身,不顾手臂硌破擦伤的疼痛,骑在田木胜身上双臂挥动,拳头如雨点般照着头脸噼里啪啦一通狠揍。

  不曾想还未打过瘾,迅速恢复状态的田木胜双臂伸到中间,左臂一弯拧住了温朔的胳膊,同时腰部迅速上挺让温朔重心不稳,随即田木胜拧身,臂膀腰部同时用力,直接将温朔反摔在地……然后,田木胜就骑在了温朔的身上,挥拳猛打。

  形势陡转。

  刘茂和忍着痛冲了上来,从后面死死抱住田木胜往旁边倒去,一边愤怒地张嘴咬在了田木胜的肩膀上。

  “啊!”

  田木胜吃痛惨叫,双臂用力挣开,右臂肘部后击,正好砸到了刘茂和的鼻梁上。

  “啊……”刘茂和痛呼嘶嚎着松开了双臂,鼻血眼泪横流。

  温朔趁机翻身爬起,扑向还未站稳的田木胜,肥硕的身躯在爆发中的冲击力,相当之大,竟是将田木胜给撞得倒飞出去两米多,噗通一声摔倒在地。

  他一个鲤鱼打挺起身,一记右勾拳袭在冲过来的温朔脸上,却也被温朔再次撞倒在地。

  “干你娘!”

  刘茂和怒骂着如癞皮疯狗般扑上去,和温朔联手压住田木胜,全然不顾田木胜躺倒在地后仍旧凌厉的拳脚,刘茂和用手抹了把鼻血,生生抹在了田木胜的脸上,随即就被田木胜一脚踹翻。

  温朔也被掀翻在地,爬起来又和田木胜打在一起。

  他算是明白了,和田木胜打,就得贴近了搂抱住死缠烂打,否则自己一点儿便宜占不到。

  田木胜被打出了火气,却是有苦说不出——这么多年,他还从未遇到过温朔这样的对手,二百大几十斤的胖子,抗击打能力强,力气大且不说,偏生这家伙还极为灵活敏捷,而且其心阴损恶毒无耻无赖,下三滥的招数不停,死缠烂打着实令任何人都头疼。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