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架空历史 混在帝国当王爷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围困(中)

混在帝国当王爷 拐子饭 2078 2017.10.31 20:45

  黄詬确实是睡着了,昨夜的大战,以及一夜的未眠,他这么大的年纪,确实有些扛不住。

  李勋见到黄詬那颇为疲惫的神色,一时间竟是有些不忍把他叫醒。

  “黄詬将军....黄詬将军。”

  那名丑陋男子见到黄詬,顿时激动起来,大声呼喊起来。

  黄詬睁开了眼,下意识看向丑陋男子,刚刚醒来,眼神还有些浑浊,当眼中的浑浊慢慢消散,恢复了清明,黄詬的脸上竟是有了一丝惊讶,站了起来:“郑春?你怎么会在这里。”

  广元十三年,黄詬领军前往岭南作战,郑泽派军从旁支援,领军的主将便是郑春,两人也算是认识。

  “大将军,他是敌军的人,到我们这里来,肯定是探查消息,被我们抓住,赵飞度将军下令把他杀掉。”

  军官抱拳把事情的缘由说了一遍。

  李勋皱眉,这名军官左一个赵飞度,右一个赵飞度,眼中哪里有黄詬?

  黄詬看了军官一眼,没有说什么,看向郑春,点头说道:“既是故人,我当以礼相待,给他松绑。”

  这.....

  军官有些迟疑,没有任何动作,李勋翻了翻白眼,抽出剑,上前就是把绳子割开,并把他扶起,郑春感激的看了李勋一眼。

  “你们回去如实禀报赵飞度将军,此人如何处置,我自有定论。”

  黄詬既然已经发话,军官不敢违令,只得无奈中抱拳离去。

  “郑春,你我是敌非友,到这里来,所为何事?”

  郑春抱拳说道:“我独身前来,就是为了见你,共商大事。”

  见我,共商大事?

  黄詬注视郑春,没有说话。

  郑春继续说道:“大将军,你一定很不解,为什么郑泽、刘湘、黄百川三人五万联军,为何对你们围而不攻,其实他们....”

  不待郑春把话说完,黄詬突然问道:“郢州城内,如今是谁守卫?”

  郑春眼中有了赞佩之色:“将军果然才智过人,想来心中已是有了答案。”

  “杨烈成?”

  “正是!”

  郑春点头说道:“郑泽、刘湘、黄百川三人串联一气,图谋江南,郑泽为了取得杨烈成的支持与信任,让出郢州城,如今郢州城内共有一万三千守军,其中三千士兵是由我指挥,另外一万人则是由杨烈成心腹大将王雷统领,他们已经达成协议,把你们围在这里,逼迫你们向洪、江节度使赵柏安求援,一旦赵柏安领军前来,洪、江两州之地必然空虚,到时杨烈成领军突袭,攻占洪、江两州,切断你们的后路,形成合围之势,把你们全部消灭,随后四人共分江南。”

  听了郑春的话语,黄詬脸色虽然沉重,却也没有太过震惊,很明显,他早就已经想到过这种可能。

  “前几日我等三千士兵驻守平湖县城,领军主将是郑泽的心腹,我为副将,你们先锋骑兵到来,我诱骗主将说你们大军已经全部到来,他惊慌中,领军弃城而逃,被你们的骑兵追上,我趁乱杀了此人,就是为了夺得军权。”

  郑春态度非常真诚,把所有事情全盘托出,毫不保留。

  “郑泽待你不薄,你为何要反叛他?”

  说了这么多,黄詬若是还不明白郑春的意图,那他就真是傻子了。

  郑春双拳紧握,两眼通红,满脸仇恨,整个身子因为激烈的情绪微微颤抖起来,咬牙切齿的说道:“郢州刺史赵兼,爱民如子,清廉刚正,我郑春自幼父母早亡,得恩被他收留,供我读书习武,不嫌我长相丑陋,以子待之,更是把唯一的女儿下嫁与我,两个月前,郑泽截留税赋,赵兼数度上书参劾郑泽,更是强烈抵制,领衙门府兵堵住城门,不许税赋流出城外,郑泽勃然大怒,把他一家老小九人全部杀害。”

  “你和赵兼的关系如此亲近,郑泽为何没有为难你,还让你继续领军?”

  李勋在一旁说道,他非常不解,赵兼一家被杀,作为他女婿的郑春,为何安然无恙,继续得到郑泽的重用?

  “岳父死后,郑泽原本是要加害于我,我妻子...她选择了自杀,并让我拿着她人头送到郑泽那里,我们夫妻多年,她的心思我怎会不明白?她是想让我暂保性命,以图他日报仇雪恨,我本想一死了之,随她而去,但就这么死去,我心中着实不甘,最后拿着妻子人头,找上郑泽,谎称是我亲手所杀,加上我与郑泽有那么一点点拐弯抹角的远亲关系,平日里对他也算衷心,郑泽不疑有他,非常高兴,让我继续领军。”

  郑春咬住嘴唇,心中最痛苦的事情说出,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此刻的他,眼泪再也忍不住流出,大声哭了起来。

  黄詬说道:“郑春,你想怎么做,不妨说出来。”

  “我愿作为内应,打开城门,将军可领兵杀入,大事可成矣!”

  黄詬沉默不语,他已经有八成相信了郑春,但此事关系甚大,不可不三思而行,一旦中了对方的圈套,后果不堪设想。

  见黄詬还在那里犹豫不决,郑春猛的跪下,泣声说道:“将军,我家中亲人不多,妻子死后,如今只剩下二子一女,已被我带到二十里之外的莫村,将军可带人把他们押回军中,作为人质。”

  说完这番话,郑春连连磕头:“我郑春不惧死,只是大仇不报,郑泽未死,我若死,到了九泉之下,又有何面目去见吾妻吾父?”

  黄詬全身一震,扶起郑泽,深深看了他几眼,最后重重点了点头,沉声说道:“郑泽反叛朝廷,让你家破人亡,实乃罪该万死,你我当同力共除此贼。”

  郑春大喜过望,颤声道:“将军总算相信我了?”

  “你以子女为质,冒死相助,我若还在犹豫,岂不是天下最大的愚夫?”

  “再过几天,雨季便会到来,将军若要行动,可派人前来通知,我会做好准备。”

  说罢,郑春拿出一张纸给黄詬,上面画着整个郢州城的布防与内部结构图,上面有三个显目的红点,一个是他自己的住处位置,一个则是杨烈成派往郢州的领军大将住处,还有一个则是兵马驻扎地位置。

  郑春重重点了点头,转身而去,走到帐门口,郑春停下步伐,默默说道:“我若战死,还请将军好生照顾我那几个苦命的孩儿。”

  黄詬极为严肃的说道:“你若死,你之儿女,我当亲自抚养,让他们成才。”

  郑春转过身,抱拳深深一拜,随即大步离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