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天阿降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2章 家的样子

天阿降临 烟雨江南 3178 2018.11.11 18:00

  “博士……”楚君归这才想起,还不知道博士的名字。

  楚龙图看着他,说:“他从来没有告诉过你吗?他叫楚云飞,这是他给自己取的名字。小的时候,他的名字是鹰扬,不过他不喜欢这个名字,长大之后就自己偷偷改了。”

  “他从来没有跟我说过,也没有告诉过我他的本名。基地的人,都称呼他楚博士。”

  楚龙图有些艰难地站起来,召呼楚君归进了厨房,说:“我来弄些吃的,你把这些年的事情都跟我说说。”

  楚龙图打开布满锈迹的冰箱,取了些菜肉,慢慢切着。

  楚君归将记忆中的基地生活整理了一下,讲给楚龙图听。记忆中的生活其实单调而简单,太空基地规模再大,空间也是有限。小君归能够活动的区域就那么几个,反反复复。在他的记忆中,除了锻炼就是学习,空余时间大多是看着空无一物的太空发呆。

  一年当中,他能够见到博士的次数一只手数得过来。

  楚龙图一边听,一边准备晚饭。他手上的动作异常稳定,只是听到楚云飞的时候,才会明显的停顿。

  “你对你妈妈,还有印象吗?”老人问。

  楚君归摇头,“从记事时起,就没见过妈妈。”

  楚龙图摇了摇头,说:“一点也不奇怪。鹰扬那小子一门心思都在研究上,哪里懂得哄女人?什么样的女人也没法长期跟他一起生活吧。”

  楚君归不知该如何接口,只有沉默。

  这时锅中冒出大量蒸汽,晚饭已经好了。晚餐很简单,就是两大碗面,不过有菜有肉。

  “不知道你会回来,就简单吃点吧。这个时间,什么都买不到了。”

  放在楚君归面前的碗格外的大,简直就像是一个小盆。他抱起碗,先是喝了一口汤,忽然精神一振。

  这碗面的味道竟是出乎意料的好,远远超过运输舰上的火鸡大餐,更比他自己做的烤肉不知道强出多少倍。

  面对平生美味,楚君归早就把实验体的镇静抛到九天云外,一口气吃了个干干净净。

  他放下碗,满意地叹了口气。惟一遗憾,就是只吃了个半饱。这碗面虽然是两个人的份量,但他那实验体的身体,可不是两人份能够喂饱的。

  楚龙图只是看着他,面前的碗都没有动过。看到楚君归明显没有吃饱,就将自己碗里的面拨了大半过来。

  “这……”

  “没事,我老了,有时候晚上都想不起来吃饭。若不是你回来了,今晚我大概也是不会吃的。”

  老人做的面实在美味,楚君归没想那么多,又一口气吃完,这才感觉好了些。

  吃完晚餐,楚龙图在房间里翻了半天,找出一把钥匙,将另一间关着的房门打开,说:“进来吧,这里以前是你父亲的房间。他走了之后,就一直没动过。现在你回来了,以后就住这间吧。对了,鹰扬……有留下什么遗物吗?”

  “没有。我们遇到了星盗,最后我坐的救生舱坠落到一颗无人星,恰好参商学院的生存战训练也选在那颗星球,就把我带了回来。他们搜寻过周围太空,没有找到任何救生舱的痕迹。”

  楚龙图叹了口气,似是瞬间老了十岁,缓缓地说:“我前几天就有感觉,鹰扬……怕是走了。人老了,有时候预感会变得很讨厌。”

  “可是,我回来了。”

  “是啊,你回来了。”老人终于露出一丝笑意,整理了床铺,为他辅好被褥。

  楚君归将行李搬进房间,其实他也没什么行李,连日用品都是军校发的。

  老人一边看着他整理东西,一边说:“你父亲从小就很倔强,总是有自己的想法。他小的时候,你奶奶还在世,我在一家自由港开了家飞船修理工厂。说是工厂,其实除了我之外,就只有几个工人。能修的只有最小,最原始的飞船,很多时候,还要靠拆解已经报废的旧船为生。这样的日子是难了点,不过很稳定。你父亲的学费一直都是这么来的。”

  昔日时光再现,令老人深深地叹了口气,说:“后来他毕业了,却不喜欢接手我的修船厂,一心想要到外面去看看。那个时候,他和我大吵了一架,就收拾东西走了,再也没回来过。只有每年过年的时候,才会送封信回来。他好像在当什么研究员,一直很忙。”

  “真的很忙,我也见不了他几次。”楚君归说。

  楚龙图摇了摇头,说:“鹰扬是个天才的飞船修理工,可是要去做研究的话,就差得远了。我不知道他是不是一直想证明是我错了,才在研究员的位置上做了这么久。不过,一切都过去了。我只是……只是没想到,直到最后他也没能回来看一眼。”

  “父亲……应该是个很好的研究员。”

  说到这里,楚君归心中又想起博士驾机与众多精锐敌人血战的一幕。那飘逸的机动,果断的开火,无法摆脱的锁定,无一不是王者水准。

  外空空战,才是博士的领域吧?

  “你早些休息吧,明天再说。”老人回到自己的房间,坐到躺椅上,将一块厚厚的毛毯盖在膝盖上,打开墙上的电视。

  电视画面闪动,没有开声音。老人就那样坐着,看着无声的画面,似乎可以一直坐下去。

  楚君归道了晚安,轻轻关上房门,这才仔细观察房间。

  房间不大,放了一张单人床,一个书桌,再有两个柜子就挤得满满当当了。

  楚君归拉开窗帘,向外看了看。窗户小而狭长,玻璃上落了一层厚厚灰尘,不知道多久没有清洗过了,根本看不清外面。

  他把窗帘拉好,来到书柜前,有些好奇地抽出一本厚书。

  这是一本《生物神经元原理》,厚实的封面,带着烫金的书名,都昭示着它古老且悠久的历史。实际上在这个年代,任何纸质书都是古董。

  书上落满了灰尘,看来不知道放了多久。

  楚君归翻开书,意外地发现几乎每一页上都做了批注。笔迹还透着点稚气,想来是博士少年时留下的笔记。楚君归没想到博士居然会读过这种老古董的书,而且还读得如此认真。他随意翻到了一页,仔细看看上面留下的批注。

  “一个永恒的疑问是,人类究竟是不是诸神最完美的造物?当可植入芯片第一次出现时,许多人认为从此人类已经能够与诸神同列,因为我们开始有能力修补它们的作品,并且将它变得更好。再后来,人工智能在大多数领域已经压倒了人脑。智能+芯片的组合看上去完全可以替代人,事实不也是这样的吗?”

  “但是今天,我第一次发现,哪怕是最简单的一个神经元,它的结构图也是如此美丽。也许诸神就将他们最大的秘密隐藏在这些结构之后。一千年来,我们一直试图以冰冷数字和化学符号来解读神经元的功能,是不是错了?”

  楚君归再看几段,都是类似的批注,看来少年时代的博士也有特别喜欢幻想的时候。实际上一千多年前,人类已经破解了自身所有的基因密码,从此医疗和人体强化改造技术突飞猛进。到2500年左右,人类身体本身已经没有秘密,强化也遇到了全面瓶颈,而且是人体天然结构的瓶颈。

  比如想要跑得更快,跳得更高,反关节就是更好的选择。要想提高智能,那首先要解决神经讯号传输的速度。

  人类大脑还没有彻底开发,可是带宽已经不够了。想要提高,先得把全身神经给换一遍。

  博士留下批注的时间已经是公元3400年之后了,却仍有如此幼稚的幻想。

  楚君归摇了摇头,更加坚信博士确实选错了行。他做研究员恐怕真的只是二流,当修理工也不过是稳定有口饭吃,外空战场才是博士的专属领地。

  将《生物神经元原理》放回原处,楚君归又抽了几本书看看。这些书门类很杂,从生物到化学到数学或机械原理,什么都有。博士无一例外都作了密密麻麻的批注,看来年轻时的博士确实是个异常勤奋的人。

  楚君归又抽出一本最厚的书,反复细看,仔细检查,并且用各种手段扫描了一遍,然后失望地发现书中没有隐藏任何芯片,也没有任何数据接口。书上无论印刷内容,还是博士所作批注,都是一本正经地集中在该有的领域,没有使用密码隐藏些什么。

  看来博士是真的喜欢看书。楚君归得出结论。

  这与其说是好习惯,倒不如说是怪僻。哪怕以身份芯片那少得令人发指的存储空间,慢得堪比树獭的运行速度,像这样的书,也能一次性下载个几万本,然后慢慢看。完全不需要买实体书,更不需要用这种低效的方式做笔记。

  看着满柜的书,楚君归忽然想起,这一柜子可都是古董啊!

  许多书保存的都很不错,实际上说不定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如果卖出去,想必价值不菲。这么值钱的古董,博士却在上面涂涂画画,还画得极多,恨不得把所有空白都给用了。而且要是批注有什么划时代内容也就算了,偏偏那时博士还小,留下的都是幼稚言论。

  史料有载,华族上古时候有个皇帝,最喜欢在名人字画上题字盖印,写的心得感想比原贴字数都要多得多,空白不够时还要再粘两张纸上去,让后人无力吐槽。

  原来博士也是同好。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