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天阿降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自由

天阿降临 烟雨江南 3250 2018.11.02 18:00

  飞船逐渐加速,将战场抛在后方的黑暗深空。

  “请注意,即将开始空间跳跃。”

  伴随着提示音,飞船引擎轰鸣声骤然提高了一个量级,船体也开始剧烈晃动,似乎随时都有可能散架。

  他还沉浸在一种奇异的情绪中,胸口发紧,心跳得艰难,还伴随着阵阵悸痛。自从融合了那份数据,他感觉自己的核心程序都出现了不稳定,时时刻刻会有意想不到的变化。

  他闭上眼睛,想要静一下,眼前却全是那架悍然冲向前方扑天盖地机群的孤单战机。

  直到这时,他才想起一个问题,眼前这艘飞船完全可以装下四个人,博士为什么不上来一起走?

  转眼之间,他就知道这是个愚蠢的问题。博士肯定非常清楚这艘飞船的性能,也很清楚在开始空间跳跃之前,必然逃不过敌人的截击。两个人一起逃,一定是死。

  然而他又想深一层:在最高权限持有者不存在的情况下,博士的指令对他来说就是无可抗拒的命令。博士完全可以自己乘坐飞船逃生,而让他驾驶战机缠住敌人。

  作为深空战士实验体,他空战技术虽然只学了基础,但却是完整且完美的掌握了全部基础。真到了战场上,纵然比不上博士王者水准,但只是拖住敌方机群,还是办得到的。

  然而,博士似乎根本没有考虑过第二个选择。

  这个时候,飞船引擎轰鸣达到了一个峰值,忽然转为细腻柔和的音浪。前方不再是空无一物的黑暗,而是出现道道光带。飞船的前端开始拉伸扭曲,一切似乎都在变得柔软。

  无数与空间相关知识在他心中浮现,闪现一个疑问:这么小的飞船,怎么经得住空间跳跃?!

  还没有得到答案,他就眼前一黑,失去了意识。

  不知过了多久,阵阵呼唤逐渐将他意识自黑暗中拉回:“空间跳跃完成,抵达目标星域,跳跃偏差:零。”

  零偏差?

  他忽然清醒过来。长距离空间跳跃,怎么会有零偏差,除非是两端都已经建好了星门。可是在跳跃时,明明没有经过星门。

  他活动了一下身体,还好各个部位都有知觉,只是心跳得厉害,意识也还不够清醒。这是空间跳跃的后遗症,还算可以承受。

  他看看窗外,视野中出现一颗行星,暗红色的表面有大块紫斑。瑰丽外表下,不知道星球环境是怎样的。不过博士既然将这里定为航线的终点,想来应该是颗能够生存的星球。

  这时提示音再度响起:“船体分离程序启动,分离完成。船体自毁程序倒计时。”

  一记轻微爆响,座舱弹出,和船体分离。座舱上附加的微型引擎旋即启动,推动座舱向星球飞去。而分离后的船体,则开始无声爆炸,燃烧,顷刻间化为残骸。在宇宙中,不知要多久,才可能有人发现这些四处飘流的残骸。更大的可能是永远不会有人发现,直到变成宇宙尘埃。

  分离之后,他才发现,弹出的座舱原来是一个完整的救生舱。而飞船船体经过空间跳跃,早已破损不堪。这么小的飞船,能够经得住空间穿梭的折磨,已经算是奇迹了。

  只是抛离船体,似乎也不用炸得这么彻底吧?爆炸后的船体,最大的残片都只有手掌大小。

  救生舱逐渐接近行星,进入轨道,向星球表面坠落。舱体震动越来越厉害,舷窗外转眼间就是一片火红。

  看到这一幕,他反而安心了。有大气,就说明有可能是颗可居行星。不管大气是什么成分,至少比完全没有空气的荒芜世界强。

  救生舱如流星,飞速接近大地,穿透外层大气后,制动引擎就开始启动,为救生舱减速。

  只是他的运气似乎不怎么好,行星大气层内正有一场风暴,救生舱笔直撞进风暴,立刻天旋地转,制动引擎内最后的燃料转眼间耗尽。救生舱失去动力,如同一块石头,在风暴中沉浮,最终倾斜着坠向大地。

  一阵天旋地转后,他好不容易才从剧震后的眩晕中恢复。他尝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感觉骨骼没有大的损伤,就伸手去拉红色的紧急开关。

  开关只拉到一半,就卡在那里。

  “警告!外界空气超出可呼吸范围,不建议打开舱门。“

  他根本不理会警告,用力拉下开关。

  砰的一声,舱门在微量炸药的作用下飞了出去,落在地上。

  他从救生舱中爬出,看看周围。从周围茂盛的植被看,这显然是一颗生命能够存续的星球,而且生机旺盛。

  更重要的是,这里的空气成分虽然超出可呼吸范围,但仍然有10%左右的氧。对于没有受过深空生存训练,或者只修习完基本生存技能的人来说,这样的环境无法生存。如果达成进阶生存训练,那就勉强可以呼吸。当然,还要忽略掉这里空气中大量的硫等有毒成分。

  但作为实验体,这样的空气他是可以呼吸的。

  深深吸了一口这颗星球的空气,他忽然感到一阵无法形容的轻松,以及某种难以形容的感觉,

  这种感觉,叫作自由?

  自由不是没有代价,代价就是博士为之付出的生命。

  他开始思索,想要知道博士为什么会这么做。或许,只是因为楚君归这个名字?

  他忽然想起,在分开时候,博士给了他一样东西,现在还躺在他的口袋里。他从口袋中掏出那样东西,发现是一面镀了银涂层的玻璃板,仅此而已。

  他的脑回路运转了一下,才想起手中的是什么。

  一块镜子,最普通的镜子。

  他知道镜子是什么,但这知识是通过数据接口下载的常识,还从来没有见过实物。

  没有见过镜子?他又是一怔。

  没有了例行的记忆数据清洗,很多事情就逐渐清晰起来。他这时才想起,好象真的从来都没有看到过镜子。也就是说,他还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样子。以前他从来没有想过这有什么问题,就像从来不曾怀疑世界的真实一样。

  不知为什么,握在手里的这块小镜子,忽然变得异常沉重。

  他举起镜子,终于看到了自己。

  镜中是一张年轻、英俊、带着倔强坚强,又有些稚气的脸,看上去大约十六七岁。关键是,这张脸和输入记忆中那个少年的脸一模一样!

  他忽然有些惊慌,镜中少年也显得有些慌乱,就连细微表情都和输入记忆数据一样!

  一刹那间,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的身份,有些不清楚现在的自己究竟是实验体的意志,还是输入记忆中那个少年的意志。

  他和楚君归,究竟谁是谁?又或者,两者本就是一体?

  他忽然想起,数据区中还有一份随着逃生路线下载的任务资料包。当时打不开,现在已经到了目的地,那应该能打开了吧?

  他在资料存储区调出44号任务,轻轻一触,果然成功解锁。

  楚博士的影像出现在视界中。博士还是那样不苟言笑,还下意识地整理了一下衣领。看来在录制这段视频时,他似乎有些紧张,并且非常在意自己的外表。

  影像中,楚博士沉默片刻,才缓缓开口:

  “君归,我知道你会有很多疑问,也知道你想要问什么。只可惜,这些问题我现在都无法给你答案。也许将来有一天,你可以自己去寻找这些答案。现在,我已经给你安排了合法的身份,就在给你的数据里面。你在回归文明世界后,可以到新郑王国的月咏星,去那里找你的爷爷。在那之后,就按照你自己的想法和意愿生活吧,不会有人再给你安排什么,也不会有人给你下指令。”

  “如果……”博士欲言又止,最后摇了摇头,说:“就这样吧,我并不重要。”

  影像到此为止。

  这就完了?他没想到任务竟然就这么简单。

  就在这时,一个新的数据包出现,并自动开始加载。数据包内是一整套个人身份信息,都是标准数据接口。任何有管辖权的政府机构,都可以进行查询验证。

  随着楚博士的影像消失,又一段程序开始运行,开始清洗他的意识区域。这是深层次的清理,甚至在改写一些底层算法。

  他没有抗拒,知道这是博士最后的馈赠。虽然不明白这段程序要干什么,但博士不会害他。

  随着程序的运行,他思维中偏向程序的机械刻板逐渐被消除,一些以前从来不曾出现过的古怪想法一一浮现。等到清洗程序运行完毕,他就明白,从这一刻起,他会更象一个真正的人那样思考,而不再是一段人工智能程序。

  他是楚君归了。

  他想再看一眼博士,不为什么,就是想多看一眼。博士留在这个世界上的,或许只剩下这段影像了。

  可是再搜索记忆区域时,他却发现所有和博士、和基地有关的数据全都消失,而且消失得非常彻底,连一丝一毫的线索都没有留下。

  “这……为什么?”

  他心中隐隐有一个答案,或许,这就是博士让他切掉属于实验体的历史,从此以一个真正人的身份生活。

  不管尝试多少次,他都无法恢复被删除的数据,只得颓然放弃。

  这时一点闪烁的红光才引起他的注意,那是救生舱残骸的指示灯,表示所剩能源已经见底,很快就会失去所有能源。

  楚君归这时才意识到自己的处境,身在一个陌生的星球,勉强能列入可居星球的行列。但是在生机繁盛的背后,同样也意味着许多未知的风险。疾病、猛兽、甚至是开化了智慧的土著,随时都有可能要了他的命。

  现在第一件事,他得在这活下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