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异世大陆 天阿降临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68章 孟江湖必须死

天阿降临 烟雨江南 2164 2018.12.04 18:10

  谁都不知道此刻孟江湖的心情,偏偏还不知道是谁在公共频道里说了一句:“请不要在公共场所打情骂俏。”

  无人敢笑。

  许默言并没有如许多人期待的那样暴怒,反而异常冷静。她在战场态势图上不断下达指令,开始直接指挥每一支最基本的部队。

  仙女军团终于动了,化作滚滚洪流,跨过海峡,杀向登陆场。

  孟江湖则是呆了片刻,就恢复过来,跳上战车,大声道:“所有人,立刻扩建工事!”

  秦奕凑了过来,问:“现在还要扩建?这个阵地再装一千人都够了吧?”

  “不够,很快就会有援军过来了。”

  英仙指挥部内,李泽余突然下令:“全军停止,就地构筑防线,正面朝向西北!”

  大部分参谋都是一脸诧异,这里还没有到半岛尽头,距离新郑阵地大约还有30公里。在这里就地构筑防线,岂不是将新郑那点部队都扔给了仙女军团?

  李泽余不理参谋们的诧异,又下令:“调三个营的混合部队,再配一个重火力连,统一划归新郑指挥。”

  参谋们再度愕然,这是要让孟江湖独自面对英仙的意思?问题是仙女军团可是有近三万人,而孟江湖就算得到加强,手上也不过才三千不到。靠这点兵力怎么可能挡得住仙女军团?

  不过李泽余已然下令,底下人自然迅速执行。转眼间一份阵地构筑和防卫驻守方案就制订出来,分发到各个部队。

  原本混乱的部队更加混乱了,你中有我,我中有你,但是在一阵穿插来回之后,随着各个部队逐一抵达防御位置,阵型奇异地迅速转为清晰,然后变得井井有条。

  有大量装甲车辆辅助,一个严整且有足够纵深的防御阵地顷刻间成型。

  李泽余的指挥能力,也由此稍有显现。

  阵地构筑完成没多久,远方地平线上就出现滚滚烟尘,原来鲁山虎的前锋已经到了。

  看到前方宛若从地里冒出来的防御阵地,鲁山虎也忍不住骂了句脏话,恨道:“这个李泽余,做人怎么可以这么怂!”

  旁边一名参谋问:“现在怎么办,要进攻吗?“

  鲁山虎冷笑,“他想要我进攻,我还偏不!命令全军,就地警戒。我就不相信,他主力都在我这,还能挡得住许默言那头母兽?”

  猎户军团徐徐停下,正面不断展开,却并不急于进攻。

  李泽余对此的应对只有一个,继续构筑更坚固的阵地,看样子鲁山虎不进攻,他就可以挖阵地挖到地老天荒。

  鲁山虎却比想象中更有耐心,他安坐不动,绝不进攻,只是不断派出侦察机绕过李泽余的阵地,侦察渡海登陆战役的进展。

  此时茫茫海面上,已经隐隐出现大舰队的轮廓。天空中已经彻底被仙女军团的战机所占据,只是忌惮那门威力恐怖的电磁防空炮,不敢过于靠近地面,都在几千米高空徘徊。

  孟江湖试着轰了几炮,不过那些战机都是精锐老鸟,很难锁定。打了几炮无果,孟江湖也就放弃了。

  秦奕站在孟江湖身边,时不时向西北方看着,可是任他怎么看,都不再有主力部队出现。

  随着登陆舰队的逼近,秦奕终于忍不住,说:“还真把我们给当弃子了?就这么点部队,想要我们挡住整个仙女军团,这不是搞笑吗?”

  孟江湖却是笑笑,说:“他们刚刚不是说了吗,此战可以输,但我必须死。所以我就得死啊!”

  “这是什么道理?这不是演习吗,难道我们还要听对面的安排不成?”

  孟江湖说:“你以为对面那位真是个头脑简单,一激就上当的主?她是故意在公共频道那么说的。这番话,就是邀请猎户军团围攻英仙,她甘愿第二。”

  “原来如此!”秦奕作恍然大悟状,然后一脸诡秘地问:“头儿,你能不能说说,你究竟干了什么,让人家这么恨你?”

  孟江湖哼了一声,道:“当年在战场上有点误会。以她的性格,记恨也是应该的。”

  说罢,他也是一声长叹,又摇了摇头。

  秦奕继续追问:“那当年的事,是你对不起她还是她对不起你?”

  “很复杂,不过……就算是我对不起她吧。”

  “原来是这样……”秦奕恍然,两眼放光,更加小声地问:“那这场仗要怎么打?”

  孟江湖不动声色,沉稳地说:“说实在的,当年的事,我还是心有愧疚的。她呢,想必也是一直记得当年的事,只不过不会明着说罢了。”

  “那我们把这仗让出去?这样她不就可能原谅您了?”秦奕献计。

  孟江湖一脸奇怪,道:“让?为什么要让?她心里恨我,正好激她全力以赴进攻。她一怒,用兵也就不会那么精细了。这场战斗大家兵力相当,装备也都差不多,大战略彼此不相上下。最后拼的就是一场场小战斗间的结果。小伤小亡累积得多了,仗就打输了。你看我这个阵型,就是反登陆用的,而且是利用阵地纵深来杀伤对手装甲力量。对面就算凿穿了我们的阵地,也要一点一点把剩下的守卫部队啃干净,才能彻底占领整片阵地。而他们相应要付出的代价,就是惨重伤亡。”

  说到这里,孟江湖拉过旁边的一名学员,说:“通知楚君归,登陆战开始后,他自由发挥,但是首要目标是杀伤步兵和软目标,装甲部队不用管,可以放他们过去。”

  那学员接了命令,如飞而去。

  孟江湖负手而立,缓道:“现在我们有了君归这个大杀器,可以想象,对手步兵基本上过不了他的拦截。剩下的装甲部队没有步兵的保护,在我们大纵深和分散布防的阵地里,就是一个个移动的活靶。这一仗,他们的损失肯定会超乎想象。而许默言虽然有必要的沉稳,可耐心从来不是她的长项。只要她动了怒,那么损失只会更多。”

  秦奕叹了口气,说:“您这是早就预见了一切,才这么布置的?”

  “也不是,随机应变。战局到了这个地步,自然就要这样应对。”

  “头儿,您是真的厉害。”

  孟江湖叹了口气,缓道:“当年那几个兄弟,可都比我厉害得多。”

  感慨之后,孟江湖忽然发现秦奕神色有些古怪,于是问:“你在想什么?”

  秦奕充满同情地看着他,说:“头儿,我大概明白,您为什么一直单身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