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8章 六里桥【下】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2553 2019.08.04 23:48

  却说那鬼头刀呼啸而下,眼见王守业就要落个身首异处的下场。

  这时斜下里忽然飞起一只绣鞋,后发先至的点在赵班头手腕上,直戳的他半条胳膊酸麻难当。

  那鬼头刀更是拿捏不住,脱手飞出丈许远,在石头上砸的火星四溅。

  将那绣鞋长腿重新掩在裙下,赵红玉面若寒爽怒视着王守业,一字一句的问:“你方才那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果然是被自己猜中了!

  王守业暗暗松了口气,悄悄用袖子遮住手里的石头。

  在发现赵班头似乎对自己怀有莫名恶意、甚至是杀意之后,他心里就一直绷着根弦儿。

  后来发现那怪鱼似乎和婴儿有关,偏偏又只对李秀才发起疯狂攻击。

  王守业便由此推导出了‘水怪与婴儿有关,并且对李秀才怀有怨恨——两者之间极有可能存在特殊关系——而成年男子和婴儿之间,最常见的特殊关系就是父子关系——多半是孝期私通,导致女方珠胎暗结,又不敢让人知道,只好悄悄溺死孩子——所以与婴儿有关的水怪,才对李秀才怀有怨恨’的剧情公式。

  而这一来,赵班头那莫名恶意,也就有了解释。

  他约莫是早就查出了什么,却舍不得放弃李秀才这金龟婿,又怕事情传出去,会坏了李秀才的功名前程,于是生出了杀人灭口的心思!

  虽然以上种种,大半都只是王守业的凭空猜测,可毕竟事关生死,自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

  所以他才会选择突然发难、夺路狂奔。

  而方才赵班头那当头一刀,则是彻底坐实了王守业的揣测。

  更重要的是,赵红玉显然并不清楚这些猫腻,而且对此事十分在意,这就给了王守业夹缝求生的机会。

  因此面对赵红玉的质问,他立刻仰面哂笑道:“难道我说的还不够明白吗?方才……”

  “住口!”

  赵班头捏着手腕一声断喝:“丫头,你千万别听这小子胡言乱语!”

  说完,见女儿充耳不闻,只是定定打量着王守业,他忙又补充道:“这小子不知为何,一心想要害死慕白,方才那些水鬼就是他招来的,你可千万不要被他给蛊惑了!”

  听父亲说的信誓旦旦,赵红玉登时犹疑起来。

  毕竟她本来就认定,王守业已经被厉鬼夺舍,更不相信倾心爱慕的李郎,会在守丧期间与人私通。

  事实上,方才若非赵班头反应过于激烈,她对王守业抛出的惊人言论,压根就不屑一顾。

  而见这套说辞起了效果,赵班头立刻加码道:“你闪开些,只要能救醒慕白,爹也不在乎被人泼些脏水!”

  一番话说的大义凛然,让赵红玉心里的天平愈发有了倾向。

  她目光游移着,就待退避到一旁。

  眼见如此,王守业急忙叫道:“赵姑娘,在胡同口一上车,我就……”

  “住口!”

  赵班头又一脸正气的打断了他的话:“等把你押回县衙,当着太爷的面,我看你还敢不敢妖言惑众!”

  自己要能活着见到县太爷,那才真是有鬼了!

  “赵姑娘若是不信,不妨亲自把我押到……”

  “住口!”

  赵班头又是一声断喝,随即转头向女儿道:“这小子交给我和三立就好,你去下面看看慕白和马奎如何了。”

  说着,急不可待的从袖子上撕下一片布条,就要去塞住王守业的嘴巴。

  这老阴X!

  竟是半点机会都不给自己!

  王守业把心一横,攥紧了暗藏的石头,就待与他拼个鱼死网破。

  “爹。”

  这时忽听赵红玉道:“要不您先和三哥把李相公背上来,然后咱们一起把他押到县衙去。”

  赵班头闻言身子一僵,缓缓转身,皱着眉头问:“丫头,你难道连你爹都信不过了?”

  赵红玉坦荡的与他对视着:“我自然信得过您,所以才想和您一起把他押回县衙。”

  “你!”

  赵班头只觉一股邪火直冲脑门,高高举起手来,照准女儿瞄了又瞄,最终却颓然的垂了下来。

  “丫头。”

  他英雄气短的央告道:“算爹求你了,慕白还在下面人事不省呢,你就别跟爹使性子……”

  “五老爷、五老爷!”

  这时坡下突然传来马彪亢奋的呼喊声,众人循声望去,就见他一瘸一拐的扯着嗓子叫道:“姑爷醒了、姑爷醒了!”

  早不醒、晚不醒,怎么偏偏这时候醒了?

  赵班头一时哑口无言。

  而赵红玉先是面露喜色,继而又纠结的望向王守业,好半晌,编贝似的银牙一咬朱唇,郑重问道:“你方才到底想说什么?”

  “丫头!这小子……”

  “爹,您让他把话说完!”

  赵班头还想阻止,红玉却径自拦在了王守业身前,摆出一副绝不退让的架势。

  好容易争取来一线生机,王守业自然不敢怠慢分毫,立刻竹筒倒豆子一般道:“其实在胡同口一上车,我就觉得不对劲儿,不过那时我只以为,赵班头是要拿我当炮灰……”

  “炮灰是什么意思?”

  “呃,就是随时可以丢掉的弃子。”

  王守业大致解释了一下,又继续道:“等到他们用李秀才做饵,引出那群怪鱼之后,我才发现自己连弃子都算不上。”

  说到这里,他着重描述了一下那鱼鳍里的小胖手,以及婴啼似的叫声。

  然后嘿嘿冷笑道:“这六里桥的水虽然淹不死人,可溺死个婴儿却不成问题——偏那些怪鱼对别人毫无反应,只对李秀才群起而攻之,若说两者之间没有什么特殊关系,我是决计不信的!”

  这话点到即止,给赵红玉留足了遐想空间。

  眼见她脸上变了颜色,王守业才继续分析道:“令尊多半已经查出了什么,唯恐消息泄露出去,会毁掉自家金龟婿的前途名声——所以才会将计就计,把我这唯一的目击者诓到六里桥来,好伺机杀人灭口!”

  说着,他自嘲的一笑:“可笑我当时还想去帮你来着,哪知竟是自投罗网。”

  听到这里,赵红玉脸上依然没了血色,有些踉跄的转回身,又一点点的挺直身子,逐字逐句的问:“爹,他……他说的可是真的?!”

  此时赵班头一张老脸,已然黑的锅底灰仿佛。

  听女儿发问,他勉强挤出些笑容:“丫头,这小子嘴里半句实话也没……”

  “赵班头!”

  这次终于轮到王守业插嘴了,他冷笑道:“你也别光想着女婿的锦绣前程,他眼下被吸的人干一样,连下面都缩水了,能活几年先不论,以后传宗接代上怕是大有问题——这年头就算嫁的再怎么富贵,膝下没个一儿半女傍身,恐怕也……”

  “住口!”

  赵红玉一声娇叱,两只杏核眼定定的望着父亲道:“爹,莫说是寿数短些,就算李相公永远醒不过来,我也愿意伺候他一辈子!”

  说到这里,她声色骤然又是一厉:“可他真要做下那龌龊勾当,又溺死了自己的儿女,那我宁死,也绝不嫁他!”

  这一番斩钉截铁,直听的赵班头面色数变。

  最后他长叹了一声,无奈道:“年轻人嘛,一时把持不住也是有的,总不能因为这个,就坏了他大好的前程。”

  赵红玉听罢身子一晃,原本苍白的脸上骤然升起两团酡红,嘴角间甚至沁出了血色。

  这情之一物,最是伤人。

  偏在此时,坡下连体婴似的爬上两个人来,却正是马彪与那李慕白!

  “红玉妹妹!”

  李慕白见到未婚妻,也没多想就搡开了马彪,喜不自禁的凑上来道:“上苍保佑,慕白可算是活着见到……”

  啪~

  清脆的耳光响彻河岸。

  李慕白脸上的笑意都未曾来得及消散,就烂木头似的倒在地上,两眼一翻昏了过去。

  赵红玉默默收回柔荑,看都不看他一眼,径自钻进了树林里,不多时又催马而出,扬鞭远去。

  “丫头、丫头!”

  赵班头紧赶了几步,眼看追之不及,垂头丧气的转回身来,却见那羊肠小道上,王守业正擎着鬼头刀,与马彪、赵三立对峙着。

  他又是一声长叹,上前命二人收起铁尺,摇头道:“不想南新庄里,还有你这一号人物——等事情了了,不如在县衙里讨个差事如何?”

  这老阴X还是个能屈能伸的!

  王守业心中腹诽着,顺势将那鬼头刀倒转,双手送到赵班头面前,嘴里笑道:“等过上几日,您老大义灭亲的名头传出去,怕就看不上我这乡下泥腿子了。”

  听到‘大义灭亲’四字,赵班头先是目光一厉,随即又拍着王守业的肩膀,哈哈大笑起来:“好小子,果然是个人物!”

  笑罢多时。

  他抄起那鬼头刀,回头吩咐道:“三立,你从车上搬个酒坛子下来,看看桥底下那怪鱼还有活着的没,有就先养在坛子里——要是没有,就捡些囫囵的回来。”

  赵三立闻言,脸色顿时垮了下来,期期艾艾的问:“叔,您……您要那玩意儿干嘛?”

  “大义灭亲!”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