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5章 夜议【下】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2704 2019.08.03 10:53

  李家自祖上起就以耕读传家。

  李秀才的父亲虽然没考中功名,生前却也是这南新庄私塾的塾师。

  李秀才则是青出于蓝,十五岁参加院试,就拔得了头筹案首。

  三年前顺天府秋闱的时候,他原本也是中举的热门人选,可谁承想正置备赶考的行装,父亲就因急病过世了。

  这一来,秋闱自是赶不上了。

  连同与赵红玉的婚事,也不得不往后拖。

  如今好容易熬过三年孝期,又迎来了嘉靖四十年的秋闱,李秀才唯恐再有什么变数,早早就收拾好行装,想要提前大半个月进京备考。

  漷县隶属通州府,又比邻京杭运河,按理说乘船不过半日光景,就能赶到东便门外的大通桥码头。

  可无奈李秀才晕船晕的厉害,实在行不惯水路。

  于是只好同隔壁王家商量,由王守业赶着家里的骡车【没车棚】,送他进京赶考。

  那天早上,村里有头有脸到了大半,连赵班头父女也从县城赶了过来。

  殷殷切切,直送出村外数里。

  可谁承想天不作美,出门的时候还是晴空万里,李秀才上路刚半个时辰,就起了一场骤雨。

  当时王老汉就觉着不是好兆头。

  结果正午刚过,邻村的行商杨三,就把人事不省的李秀才和王守业送了回来,说是在路边儿捡的,随身的骡马行李一概不见踪影。

  …………

  听到这里,王守业见赵班头停了下来,忍不住脱口问道:“他们……呃,我和李相公身上有没有什么伤口,或是中毒的迹象?”

  说完,就见众人看自己的眼神有些不对。

  不好,又表现的出格了!

  王守业心下后悔不迭,原本打定主意要装傻充愣的,结果到头来还是没能憋住。

  这时就听赵班头道:“不曾想你一个瓦匠,也这般的细心——其实前天我就仔细检查过,可你们身上并没有什么伤口,更没有中毒的迹象。”

  顿了顿,他又补充道:“对了,你们被送回来的时候,衣服都不是早上穿的那套了。”

  换过衣服?

  偷走骡车和行李的人,显然不会好心到,给他们换上一身干净衣服。

  如此说来,两人应该是主动换的衣服。

  而通常来说,没有人会蠢到一边淋雨一边换衣服。

  想到这里,王守业先瞥了眼赵红玉,见她正目光灼灼的盯着自己,略一迟疑,就转头问道:“爹,咱家那骡车,半个时辰能跑多远?”

  反正都已经露了底,眼下再刻意装傻充愣置身事外,也只会白白激怒这黄毛丫头。

  既然伸头一刀、缩头也是一刀,王守业也懒得再藏拙——要真能救下李秀才,她总不好再恩将仇报吧?

  “咱家那骡子上了岁数,不过这一路都是官道……”王瓦匠掰着指头算计半天,这才给出了答案:“应该也就是二十几里,最多不超过二十五里。”

  王守业又将目光转向了赵班头:“赵班头,那附近有没有能避雨、换衣服的地方?”

  “有!”

  赵班头说着,自袖筒里摸出张微黄的纸来,然下巴往王守业身上一点,身旁衙役立刻上前,将那张纸送到了王守业面前。

  王守业接在手里略一打量,却原来是一副简易地图。

  上面除了李秀才进京的路线,还标着南新庄、六里桥、漷县县城,以及连接后两者的笥【SI】沟河。

  等王守业看完地图,赵班头又继续道:“那附近也只有六里桥适合躲雨、换衣服——我今儿去的就是六里桥,桥底下确实发现了你们两个的脚印,可我让人里里外外搜了大半天,水里岸上都找遍了,也没发现有什么蹊跷处。”

  原来他早就想到了!

  也是,好歹也是一县的捕头,就算在专业方面比不得后世刑警,起码的逻辑推理能力总还是有的。

  “会不会……”

  就在王守业略受打击之际,一旁的王瓦匠突然颤声道:“会不会是水鬼干的?后来瞧赵爷您带去的人多,它们又不敢露头了?”

  “应该不会是什么水鬼。”

  赵班头断然摇头:“笥沟河这些年一直缺水,最深的地方也才两尺多深,六里桥附近更是只有一尺半,怎么可能淹的死人?”

  一尺半换算成现代度量单位,也就四十五厘米上下,这点儿深度,怕是连三岁小孩都淹不死。

  不过……

  仅就那怪物身上滑溜溜的触感而言,倒的确像是水里出来的。

  约莫是见王守业若有所思,赵班头突然追问道:“王家小子,你可是想起了什么?”

  “这……”

  王守业还在犹豫,要不要假托噩梦,把那怪物侵袭的事儿说出来,忽又见赵班头长身而起。

  “现在想不起来也没关系。”

  就听他不容置疑的道:“跟我去六里桥走一遭,八成就什么都想起来了!”

  说着,又断然下令:“马彪去套车,三立把姑爷背出去,咱们这就动身!”

  两个衙役齐声领命。

  但随即,其中一个衙役又恭声请示道:“要不要去王里长家,把兄弟都召集起来?”

  李秀才既是县学禀生,又曾高中案首,这次进京赶考出了意外,县里自然不可能只派这么点儿人来查案。

  事实上,此时驻扎在南新庄的衙役、白役、帮闲,加起来足有二十几个。

  “不必了。”

  赵班头想也不想就摇头道:“王瓦匠方才说的也有些道理,没准就是因为去的人太多,邪祟才不敢露面的。”

  那衙役点点头,转身匆匆而去。

  另外一个衙役则是走到床前,小心扶起李秀才,准备将他背到外面。

  “慢着!”

  赵红玉见状,急忙拦下了他,疑道:“爹,您真打算带李相公去六里桥?可他眼下……”

  “正因为他变成这副模样,才更不能耽搁下去!”赵班头打断了女儿的话,正色道:“丫头,你女孩家家的身上阴气太重,留在这里好生等着就是——放心,有爹在一旁护着他,指定出不了什么事儿。”

  说着抓起桌上的鬼头刀,又向王守业招呼一声:“王家小子,走了。”

  这雷厉风行的,半点不给人拒绝的机会——更何况王守业一时间,也找不出拒绝的理由。

  要不……

  就跟他去六里桥看看?

  真要能查出那怪物的来历,对自己也未尝不是一件好事。

  这般想着,王守业就待点头应下。

  “等等!”

  一旁的王瓦匠却急了,连声追问:“刘道爷呢?刘道爷哪去了!请他老人家出手,不必带个毛头小子去强多了?!”

  “那骗子是你请来的吧?”

  赵班头嗤笑一声,不屑道:“恁娘的,拿几张姜汁儿画的破符,就敢骗到我闺女头上来!要不是为了给姑爷积福,老子早把他锁回县里,跟吴瞎子、周麻姑一起吃牢饭了!”

  说完,顺势大手一挥手:“行了,你这老糊涂也别跟去了,净特娘的给老子添乱。”

  王瓦匠哪里肯依?

  当即就要跪下哀求,还好王守业手疾眼快,及时扶住了他。

  “爹,您这是做什么?”

  王守业故作轻松的笑道:“有赵班头护着,我还能有什么危险不成?您就安心在家等着,说不定我回来的时候,就什么都想起来了呢。”

  王瓦匠愁容满面的还待说些什么,赵班头却早等的不耐,直接拿鬼头刀逼退了他,不容分说拉起王守业就到了外面。

  马彪此时已将马车牵到了胡同口。

  见那唤作三立的衙役背出了李秀才,他急忙迎上前,合力将这‘老白脸’抬到了车上。

  等安置好了李秀才,二人又急忙下车来请赵班头。

  赵班头却摇头道:“三立,你和王家小子在里面守着姑爷,我陪马彪坐在外面就成。”

  两人闻言皆是一愣,但也没有质疑什么,而是转头吆喝催促着,让王守业第二个上了马车。

  这要换个浑浑噩噩的,说不定还以为是对方体谅自己‘大病初愈’。

  但落在王守业眼中,却是疑心顿起。

  这架势……

  倒像是在防备自己半路落跑?

  可自己方才明明已经答应了,又怎么会中途逃走呢?

  难道说,这里面还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猫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