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4章 生机何在?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2211 2019.08.09 23:32

  内堂的格局,与前面断案用的大堂,其实相差仿佛,只是规模小了一圈,正中也没有摆设公案。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宽大的太师椅。

  此时上面正端坐着个清瘦的男子,他身着一席靛蓝长袍,亮银色云纹密密匝匝的,从肩头直垂到手肘,又以金丝掐花描边儿,双臂微拢,那褶皱处便烁烁生光。

  这才有点锦衣的样子!

  王守业被唤进来的时候,赵班头已经躬身避避退到了一旁。

  而他对面还放着张四出头的官帽椅,上面烂泥也似的瘫着个人,却正是那始作俑者李慕白。

  这等场合,王守业自也不敢多看,上前躬身一礼道:“草民王守业,见过千户大人。”

  说完之后,却是许久不见回应。

  王守业本就心中忐忑,这下子愈发的焦躁起来,忍不住就撩起眼皮,想要窥探那锦衣卫千户的表情。

  也就在这时,一个清朗的声音骤然响起:“为何你早早就醒了,李秀才却是直到那些人面鱼死伤惨重,才清醒过来?”

  人面鱼?

  谁给起的名字?

  这人怕不是个瞎子吧?

  要说是人手鱼,倒还贴切些。

  王守业心下腹诽,忙道出了早就编排好的理由:“草民也不知究竟,但或许是因为那些怪鱼,本就是冲着李相公来的,我只是被殃及池鱼,所以早早就醒了过来。”

  “原来如此。”

  那千户不置可否的微微颔首,随即就扬声吩咐道:“既然人已经到齐了,咱们这就动身吧。”

  动身?

  难道他被派来漷县,并不是要审问自己等人,而是奉命要把人带回京城?

  如此说来,上面对那些怪……呃,对那些人面鱼的重视程度,怕还超出了自己之前的预料。

  等等!

  不对、不对!

  刚才这事儿不对!

  他既是奉命来提人的,如果对案子本身兴趣不大,完全没必要先把人找来问话。

  可他方才盘问赵班头时,却是仔细的很。

  既然对此颇有兴趣,又为何到了自己这里,只轻飘飘的问上一句,就没下文了?

  两种可能。

  一是方才赵班头等人,已经把事情交代的十分详细了,所以自然无需多问——但自己提前醒过来这事儿,怕不是别人能交代清楚的。

  二是这位千户大人,认定自己所言不尽不实,所以懒得再多费唇舌,想等到回京之后再‘细问’究竟。

  前者不必多说。

  如果是后者的话,他又是依据什么,来判定自己说了谎呢?

  “王家小子,过来搭把手。”

  正绞尽脑汁的推断局势,忽听赵班头开口求助。

  王守业抬眼望去,就见太师椅上空空如也,内堂里只剩下自己、赵班头、李慕白三人。

  而此时赵班头又不知从哪儿弄来张担架,正试图把李慕白放到上面去。

  王守业心中一动,上前与他合力抱起李慕白,同时装作漫不经心的问:“那两条鱼,是什么时候送到京里的?”

  “那天早上让太爷过目之后,就直接送进京了。”

  就算是走陆路,漷县到京城也不会超过一昼夜。

  也即是说,五天前那两条鱼,就已经抵达了京城。

  五天……

  李慕白从昏迷到突然衰老,用了两天两夜……

  朝廷的高度重视……

  那千户直接断定自己说了谎……

  琢磨到这里,王守业额头的冷汗就下来了。

  因为种种迹象似乎都在表明,京城那边儿已经进行过人体实验了!

  而参与实验的人,多半没有一个能自动醒过来的——甚至有可能直到现在,也都还没醒过来!

  如此一来,自己这个‘异常标本’,就显得很有研究价值了。

  再往深里想,这人面鱼的称呼,或许也并不是随便命名的,而是在实验过程中,又发生了某种异变……

  啪~

  就在此时,一只手突然搭在了王守业肩头。

  霍然回首,却见赵班头正目光灼灼的盯着他。

  王守业勉强挤出一丝僵笑,问道:“有……有事吗?”

  “后生。”

  赵班头又在他肩头轻轻拍了拍,压着嗓子语重心长的道:“我不管你刚才在想什么,总之千万不要胡来——九死一生总还有条生路,开罪了锦衣卫、开罪了朝廷,那可就是万劫不复了。”

  这该死的老狐狸!

  他看似是在好心提醒,但又未尝不是在发出警告。

  而有这老狐狸在一旁窥探着,自己想要在进京的路上伺机脱身,基本上是希望渺茫了。

  但自己总不能什么都不做,就指着那虚无缥缈的一线生机吧?!

  …………

  虽说绞尽了脑汁。

  可一直到随着锦衣卫、衙役们离开县衙,王守业也没能想出应对之策。

  浑浑噩噩的上了马车,同李慕白大眼瞪小眼了许久,冷不丁才突然想起自家老汉来。

  方才上车的时候,怎么没瞧见他?

  王守业下意识的挑开窗帘,却发现队伍已经到了东城区码头附近,显然是要走水路进京。

  回头有些怜悯的瞟了李慕白一眼,心道这货重病加晕船,也不知会不会死在半路上。

  不曾想李慕白突然幽幽道:“如果不想做砧板上的肉,就尽量让自己看上去,显得比肉更有用处。”

  这是……

  在提点自己?!

  难道说他也已经猜出,这次被锦衣卫带到京城,很有可能会沦为实验素材,甚至被切片研究?

  是了!

  虽然打从自己穿越以来,李慕白就一直在充当反派、小丑、甚至是失败者的角色。

  但身为寒门士子,他能以一己之力,压下众多豪强子弟,成为漷县公认的头号才子,又怎么可能是个彻头彻尾的蠢人?!

  想通了这一节,王守业再看他那虚弱无力的模样,就多了股成竹在胸的味道。

  于是忍不住脱口请教:“李相公,你莫非已经想出了什么避祸的法子?”

  可面对王守业期盼的目光,李慕白却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这小子!

  拳头一紧,王守业差点没忍住,直接打他个万朵桃花开。

  不过想想也是,这保命的法子,谁又会轻易吐露出来?

  做人,终归还是要靠自己!

  “你这该死的疯子,还不快滚开!”

  这时前方突然传来一声喝骂,王守业探头望去,原来是那‘佛疯子’又凑巧挡住了车队的去路。

  而负责引路的马彪,正趁机公报私仇,对其骂骂咧咧拳打脚踢。

  这忘八,

  也不怕日后报应!

  王守业心下正骂着,陡然间就听到一声暴喝:“住手!”

  紧接着就见两个锦衣卫滚鞍下马。

  当先那个,一脚将马彪踹成了滚地葫芦;后面那人,则是抱住那佛疯子叫道:“耿百户、耿百户?您没事儿吧?快醒一醒!”

  原来这在漷县街头流浪的疯子,竟是一名锦衣卫百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