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5章 守业自荐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2644 2019.08.10 22:30

  眼见那耿百户浑浑噩噩,被两个校尉强行搀扶着,向自己乘坐的马车走来,陈彦彬却反而放下了门帘。

  他讨厌意外。

  尤其是在这多事之秋!

  “千户大人,耿百户他……”

  “可是神志不清?”

  陈彦彬打断了校尉们的禀报,随即不容置疑的下令道:“既然问不出什么,那就留两个人,督促地方官严查此事——其余人连同耿百户在内,立刻动身回京!”

  两名校尉躬身应诺,就待将那满口佛号的耿百户,送到后面车上。

  这时一名身穿墨绿锦袍的雄壮汉子,却突然拦住了他们,然后凑到车前拱手道:“大人,这怕是有些不妥。”

  “不妥?”

  陈彦彬再次伸手挑开车帘,蹙眉问:“那依着蒋百户又该如何?难道要放下钦命差事不顾,全都留下来彻查此事?”

  “大人千万别误会。”

  蒋百户苦笑着,又往前凑了凑,压着嗓子禀报道:“若只是耿纯,大人这般处置自无不妥,可他明明跟着袁大人去了蓟州,现在却疯疯癫癫的出现在漷县街头,就怕是袁大人那边儿……”

  顿了顿,又补充道:“毕竟按路程计算,两天前袁大人就应该返回京城了。”

  听到事涉‘袁大人’,陈彦彬脸上霍然变色,探手在车辕上一撑,人就轻飘飘落到了地上。

  他先是面目狰狞的朝着耿纯逼了过去,不过在发现耿纯毫无反应之后,又站住脚,扬声道:“赵奎!”

  正蹲在马彪身边,偷偷察言观色的赵班头,听到这一声吆喝,立刻火烧屁股似的跳将起来,几步抢到近前,拱手应诺:“小人在!”

  “本官限你在傍晚之前……不!一个时辰之内,查明耿百户是在什么时候、从什么地方、通过什么途径来到漷县的!”

  赵班头原本满脸的慷慨激昂,一听这话顿时成了苦瓜。

  但看这陈千户满脸戾气的样子,他也不敢讨价还价,只好硬着头皮躬身领命:“小人必定全力以赴!”

  “不是全力以赴,而是必须做到!”

  陈彦彬却是半点空子也不肯留,说完不等赵班头再回应,又下令原路返回县衙,并派人去请大夫为耿纯诊治。

  却说耿纯那浑浑噩噩的,自然骑不得马,于是两个锦衣卫,便又扶着他走向第二辆马车。

  王守业见状,忙自觉的从车上跳了下来。

  结果双脚刚一落地,旁边就贴上个赵三立,不用问,肯定是他叔叔授意的。

  王守业心下咒骂着,正要按照那些锦衣卫的意思,同赵三立一起去前面引路,却忽然嗅到一股熟悉的腥臭味儿。

  这是……

  他下意识的止住脚步,回头盯着耿纯打量了片刻,忽然叫道:“等一下!”

  话音未落,王守业就上前抓住耿纯的脚踝,在他那满是泥泞的裤脚上,狠命搓揉起来。

  两个锦衣卫一开始没反应过来,等反应过来之后,又被这一幕弄的目瞪口呆,竟生生忘了要去阻止他。

  直到王守业用力搓得几下,托着满手泥污看了又看,其中一人才呵斥道:“你做什么?疯了不成?!”

  王守业却是充耳未闻,皱着眉头喃喃道:“笥沟河里,貌似没有这样的细沙……”

  说着,他的目光又转向了不远处的大运河。

  “你搞什么鬼?”

  旁边赵三立见他竟敢对锦衣卫大人们不理不睬,忙用力搡了他一把。

  不想王守业趔趄两步,忽然大步流星的赶上了陈彦彬的马车,高声叫道:“陈千户、陈千户!那位耿大人多半是从对岸游过来的,您要追查,也该去对岸的三河县查!”

  “停车。”

  赶车的锦衣卫一勒缰绳,随即车内又传出陈彦彬清朗的嗓音:“你怎么知道,他是从对岸三河县过来的?”

  “因为他身上有河底的烂泥!”

  王守业托着那污泥,笃定道:“那股腥臭味儿,我绝不会闻错!漷县境内只有笥沟河和大运河这两条河,而笥沟河的污泥里,又没有这样的细沙!”

  马车里静了片刻,紧接着窗帘被缓缓挑起,露出了陈彦彬那张清瘦的脸。

  他定定的打量了王守业几眼,突然反问:“耿百户如今疯疯癫癫的,你又怎知不是他路过河边时,踩到的污泥。”

  “这……”

  王守业顿时语塞。

  方才他受李慕白的话影响,就想着展现自己的‘价值’了,考虑的确实不怎么周详。

  糟糕!

  这该不会起到了反作用吧?

  “蒋世帆!”

  就在王守业心下暗叫不妙之际,陈彦彬忽又扬声吩咐道:“留几个人在漷县,其余的立刻登船渡河。”

  那蒋百户闻言,先是诧异的偏头看了看王守业,随即小心翼翼的请示道:“大人,您不是说那些污泥,有可能是不小心……”

  “蓟州在何处?”

  陈彦彬反问。

  “自然是在……”

  蒋百户下意识的抬手指向对岸,随即恍然大悟。

  于是忙抱拳应诺,然后将随行的八名校尉召集起来,商量该派何人留守漷县。

  这时王守业才稍稍松了口气。

  虽然事情的发展,和最初设想的有些区别,但自己觉察到河底污泥,应该也还算是有些功劳。

  不过……

  就这么点儿功劳,怕是证明不了自己的价值。

  抬眼看看悄无声息的马车,王守业一咬牙,又硬着头皮道:“草民愿随大人一起过河!”

  听到这话,正聚在一起议事的锦衣卫们,都纷纷投来了异样的目光。

  似乎……

  是把王守业当成攀附权贵的舔狗了。

  这时陈彦彬再次挑开了窗帘,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王守业,反问道:“本官为何要带你过河?”

  MMP~

  要不是为了自救,你就算跪下来求老子,老子都不跟你一起过河!

  王守业一面在心里破口大骂,一面恭谨的垂首道:“草民经历过人面鱼一事之后,对各种奇闻异事兴趣倍增,最近一直在收集这方面的消息,想必多少能给大人提供些参考。”

  “哈哈……”

  陈彦彬听了这话,却是忍不住笑了:“本官没记错的话,你也是才刚刚经历了人面鱼一事吧?这几天的功夫,就颇有心得了?”

  王守业也知道这话听起来,有些不大靠的住。

  可他这不是没办法了吗?

  再说了,这话也不全是吹嘘。

  且不说体内那古怪的保护膜。

  他在后世看惯了各种灵异、悬疑、玄幻、奇幻小说,灵气复苏类的也啃了不下百十本。

  虽然都是些虚构出来的故事,但拿来纸上谈兵,应该还是勉强够用了。

  于是面对陈彦彬戏谑的目光,他故作镇定的分析道:“耿百户身上并无伤痕,神情也十分平静,而且嘴里总是念着阿弥陀佛——如果草民所料不错,他应该是奉命去取什么佛门法器,或者……呃,结果在路上出了意外。”

  他本来想说‘或者是请佛门高僧’,可临时想起嘉靖皇帝,貌似是道教的铁杆粉丝,不太可能请什么高僧回京,于是忙又改了口。

  顿了顿,王守业又补充道:“而且根据草民猜想,问题多半就出在那佛宝上,因为如果是妖邪作祟,耿百户多半非死即伤,至少神情不会如此平和宁静,更不该时时口宣佛号。”

  听到这里,陈彦彬终于显得认真了些,微微一扬下巴:“继续。”

  这一点信息都不给,能分析成这样就不错了,还特娘怎么继续啊?

  “既是迎宝……”

  王守业绞尽脑汁道:“自然不会只有耿百户一人,偏耿百户在漷县街头流浪了两天,失踪的消息也没有传回京城,大约他的同伴也一样遭遇不测。”

  “继续。”

  继续你妹!

  王守业忍着气,无奈道:“大人,草民凭空猜测,一时也只能想出这么多了。”

  “呵呵……”

  随着一声轻笑,那粗布窗帘无声垂落,遮去了陈彦彬的嘴脸。

  王守业的心也跟着往下一沉,可随即却听里面传出四个字:

  “带上他吧。”

  【冇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