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7章 佛光舍利【上】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2133 2019.08.11 21:29

  【求收藏、求推荐、求打赏。】

  傍晚之前,打前站的锦衣卫小校,就赶到了三河县县衙,并且将前因后果,简单通告给了当地官员。

  虽然按照陈彦彬的意思,他并没有提及袁存时和那枚佛光舍利。

  但听说有几名锦衣卫,很可能已经在三河境内遭遇不测,当地官员还是被吓的不轻。

  在一番鸡飞狗跳之后,就有人提及,说城外有个疯子,也是满口的阿弥陀佛。

  三河知县当即下令,让三班衙役全部出城寻人,结果果然在城南三里外的崔池村,又找到一名疯掉的锦衣卫。

  经确认无误之后,蒋百户派去的小校,才急忙飞马回报。

  然而陈彦彬、蒋世帆二人得了消息,却不知是该喜还是该忧。

  按说能这么快就找到线索,应该高兴才对。

  可这找到的却又是一个佛疯子,似乎愈发印证了王守业之前的推测:袁存时等人,很可能已经‘全军覆没’了。

  但不管是喜是忧,都要继续追查下去!

  戌正【晚上八点】,一行人正式抵达三河县县城。

  戌正二刻【八点半】,三班衙役尽出,奔赴县内各处村镇,查访口宣佛号的疯癫之人。

  是夜,果然又查获两人。

  其中一个也是去迎佛宝的锦衣卫;另外一个却操着本地口音。

  后经追查,此人系城南葛家庄的一名樵夫,早上出门砍柴的时候还好端端的,谁曾想晚上他就疯了,还莫名其妙跑到了十几里外的虎头寨附近。

  通过分析,疑点就此锁定在了,葛家庄与虎头寨之间的野狐林内。

  此后果然又在野狐林左近,陆续找到几名目击者,都说曾在树林里,见到有一群疯疯癫癫的人正四处游荡。

  第二天下午,以陈彦彬与本县胡县丞为首,三十多名衙役、白役,并四乡民壮两百余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野狐林外。

  “进林之后,互相离的不要太远,一旦发现异状立刻通禀,绝不能擅自行动!”

  “擅长射猎的,都站到前面来!”

  “三班差人各自备好绳索!”

  “小心、小心,莫撒了桶里的黑狗血!”

  “把那两口箱子给我看仔细了!”

  眼见锦衣卫们拎着马鞭往来呼喊,不住下达着各种命令,随行的本地官吏都不由面面相觑。

  这大张旗鼓的,仿佛是在进行战前动员一般,哪里像是要找人的样子?

  掌管缉盗的吕典史最是揪心不已,毕竟真要是出现死伤,上面一旦怪罪下来,他这典史肯定是首当其冲。

  为此,他几次想要上前询问究竟,可看锦衣卫们那凶神恶煞的嘴脸,到底还是没能鼓起勇气。

  正急的抓耳挠腮,冷不丁却突然发现,还有一个云纹皂袍的锦衣小校,正安安静静的站在不远处,身形虽雄壮,面相却十分和善。

  吕典史把心一横,凑上去斜肩谄媚的拱了拱手:“敢问上差,咱们不是要去找人么?”

  说着,他抬手指了指那桶黑狗血:“却怎么还要带上此物?”

  “这个么……”

  那小校嘴里含含糊糊的,虽未曾拒绝回答,却也不肯吐露只言片语。

  吕典史见状立刻心领神会,忙摸出锭银元宝,用袖子拢了,悄悄塞到对方手心里。

  谁曾想那小校低头打量了一下银锭,神色却变得古怪起来。

  这贪得无厌的狗贼!

  吕典史以为他是嫌少,心里暗骂一声,忙又压着嗓子道:“上差若肯透露一二,等卑职回到县里,必然还有心意奉上。”

  那小校的表情愈发古怪了,上下打量着吕典史,直到把他看的毛骨悚然,才终于开口道:“这事儿说不定与邪祟有关,你自己小心着,千万别往外传。”

  “果然是……果然是……”

  吕典史其实也早有揣测,毕竟黑狗血自古就被视为破邪之物,可此时得了准信儿,还是一阵心惊肉跳。

  “业哥儿、业哥儿!”

  这时代替陈彦彬统筹全局的蒋世帆,突然向这边招手呼喊起来。

  那小校忙别过吕典史,大步流星的赶了过去。

  “行啊你小子!”

  蒋世帆在他肩头捶了一拳,嬉皮笑脸的调侃着:“早上刚把这身皮借给你,下午就学会敲竹杠了。”

  却原来那小校不是别人,正是王守业。

  原本他也没想过打扮成这副模样,可蒋世帆偏说什么,锦衣卫的事儿让外人插手,传出去平白惹人笑话。

  于是就找同行的校尉,讨了一身换洗的衣服,让王守业临时穿戴起来。

  书不赘言。

  却说王守业知道方才那一幕,都落入了蒋世帆眼中,便把那银锭托给他看,无奈道:“他硬塞给我的,您看……”

  “收着就是。”

  蒋世帆大手一挥,理直气壮的道:“都是民脂民膏,咱们这也算是替天行道了!”

  这锦衣卫的祖师爷,该不会是梁山好汉吧?

  从昨晚上到现在,为了凑齐王守业之前提到的东西,两人几乎是形影不离,勉强也算是混熟了。

  因此听他这么说,王守业也就没矫情,又把那银锭收了起来。

  “哎我说兄弟。”

  等王守业收起银子,蒋百户就顺势勾住了他的脖子,悄声问:“你还有什么主意,可千万别藏着掖着——哥哥我这心里,总觉得不踏实。”

  他虽然一口一个兄弟的叫着,王守业却哪里就敢当真?

  苦笑着摇头道:“暂时能想到的就这些了,真到节骨眼上,怕还要靠大人您随机应变才行。”

  “唉!”

  蒋世帆爱神叹气的抱怨着:“本来是趟轻轻松松的差事,谁承想竟然……特娘的,翠云楼的小凤仙,还等着老子回去赎她呢!”

  “你是不知道,那小蹄子擅使一双巧手,十根指头那么一梳拢,啧啧,魂都能给你……”

  “蒋百户!”

  正说得起劲儿,就听身后有人传唤:“大人请您过去议事!”

  蒋世帆回头望去,却见陈千户正孤零零站在一处土坡上,目不转睛的望着这边。

  他连忙丢开王守业,小跑着赶了过去。

  谁知上前拱手拜见之后,陈千户的目光,却依旧在远处未曾收回。

  蒋世帆这才晓得,他看的其实是王守业。

  “大人。”

  于是他便试探着问:“您这是……”

  “倒真是可惜了。”

  然而不等蒋世帆把话说全,陈彦彬便叹息着收回了目光,沉声问:“可曾准备妥当了?”

  “大人放心,一切都已准备就绪。”

  “那就入林,给本官一寸一寸的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