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秋、雨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2537 2019.08.05 22:01

  打从七月初三立秋以来,通州境内就一直阴雨不断。

  这不,才刚放晴两天,淅沥沥的秋雨就再次浸润了南新庄。

  吱呦、吱呦……

  介字型的水井凉亭里,王守业心不在焉的摇着辘轳。

  直到木桶撞的哗啦作响,他这才晃过神来,忙探着胳膊把水桶摘下来,又把挂钩别在辘轳上,踩着木屐飞也似的奔到了廊下。

  抬手想要扫去头上的雨水,被束发的木簪扎了一下,他才怅然若失的记起,此时头上早不是什么板寸,而是一头长发了。

  看来自己这适应能力也不咋滴啊。

  心下自嘲着,王守业拿丝瓜瓤捋了捋铁锅,一口气倒进大半锅水,歪着头问:“爹,是现在就烧开了,还是等你把面片擀出来再说?”

  “放着我来吧,昨儿你弄了半天,也点不着个火儿——你去剥两头蒜得了。”

  “这不是下雨泛潮么。”

  王守业底气不足的争辩着,沿着滴水的房檐到了西墙根儿,从蒜辫子上扯下两头来,蹲在窗户底下掰开了,一瓣瓣的剥着。

  也就三五瓣的功夫,他就又忍不住走起神来。

  六里桥下的斗智斗勇,已经过去足足三天了,他虽然还有种种的不适应,但也渐渐融入了这个世界。

  然而……

  自己眼下所处的,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世界呢?

  是正儿八经的古代王朝,还是存在妖魔鬼怪的平行宇宙?

  按照自己在六里桥的所闻,似乎后者的可能性更大些。

  但这几日旁敲侧击,打听出来的种种细节,却又与历史上的大明王朝并无出入。

  愁,

  实在是愁!

  不把这个问题搞清楚,就连奋斗目标都没办法确定——他到底是该去求田问舍,还是该去寻仙访道?!

  “这又想啥呢?”

  身边忽然响起了老汉的声音,王守业一抬头,就见他端着半蒸帘面片,正担忧的望着自己。

  父子俩的目光刚一交汇,老汉就立刻变了脸,没好气的道:“剥个蒜也磨磨唧唧的,去,把葡萄都给我摘下来。”

  院子东南角支着个葡萄架,以前是爷俩消暑解乏的所在。

  不过眼下看上去,倒像是水帘洞一般。

  王守业把剥好没剥好的,一股脑都堆在窗台上,拍去手上的尘土,又在灶台边拿了菜篮子,就准备过去摘葡萄。

  “回来!”

  王瓦匠急忙叫住了他,转身从门后摸出把油纸伞来,一扬手‘砸’进他怀里:“这才刚好些,别跟隔壁李秀才似的,再坐下病根儿。”

  李慕白那病,可不是淋雨淋出来的。

  撑开纸伞,王守业快步到了那葡萄架前,把竹篮放在地上,矮身往里探头张望,就见里面琳琅满目的,足足挂了百十串葡萄。

  而且个顶个的颗粒饱满,其中一部分甚至足有荔枝大小。

  “爹,咱家这是什么葡萄,咋长的这么大?”

  “就是葡萄呗。”

  老汉一面往锅里下面片,一面随口答道:“往年也没这么大,今年也不知怎么的,疏了好几回果,还长出这么些来,个头也比往年大了不少。”

  顿了顿,他又道:“也不光咱家的葡萄,村里的瓜果梨桃,最近都长的特喜兴,连地里的庄稼也比往年多收了三五成。”

  “去年冬天一直就没下雪,还当是要过个荒年呢,谁承想……”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王守业心中忽然一动,如果那些沾染了溺婴怨气的怪鱼,也是直到最近才出现的话……

  “你摘完葡萄洗洗手,面片这就熟了。”

  “知道了。”

  王守业答应一声,抬手去摘葡萄,可随即却又皱起眉来,回头问:“这好几十串呢,都摘下来要是吃不完,不就撂坏了?”

  “没让你都吃完,下午咱爷俩挨家挨户送些,你也顺带认认人。”

  原来如此。

  王守业这才释然,从东到西把那葡萄架扫荡了一遍,足足往屋里运了三回,才算是收拾妥当。

  正洗手呢,王瓦匠拎着木桶自外面进来,往地上一顿,道:“你捞一碗,先给隔壁送过去——看他自己能煎药不,不行就把药捎回来。”

  “晓得了。”

  王守业拿海碗挑了面条,又盛了昨儿剩下的肉沫酱和早上的烧丝瓜,打着伞出门直奔隔壁李慕白家。

  到了李家门前,只见两扇黑漆大门内八字似的,勉强挂在门框上,似乎只要随便一碰,就会轰然倒塌。

  这是三天前邻村吴家兄弟几个,抬着尸首堵门时砸坏的。

  想起那天的场景,王守业的心情就有些沉重。

  吴秋霞。

  吴家老二的长女,一个面容清秀的十六岁女孩。

  正值青春烂漫的时候,那天却生息全无的躺在门板上,尸首更被自己的父母叔伯,抗在肩头招摇过市。

  随后,吴家人又用声嘶力竭的哭喊,断了活人的前程,毁了亡者的清白。

  当天下午,赵家登门悔婚。

  第二日,漷县知县行文顺天府,请求开革李慕白的功名。

  其实这大部分都王守业的预料之中,甚至他也称得上是始作俑者之一。

  可他却没想到,吴秋霞会被逼自尽,甚至连尸首都成了这场闹剧的筹码与道具。

  如果早知道,赵班头的‘大义灭亲’,会以这种酷烈的形式展开,他那天绝不会提起这四个字!

  唉~

  无声叹息着跨过门槛,王守业冷着脸进到里间,默默将那碗面片放在了床头的方凳上。

  “咳、咳咳咳!”

  形容愈发枯槁的李慕白,勉强挣扎着自床上坐起,未曾开口又痛苦的干咳不止,好半晌才缓过劲来,强笑道:“多……多谢了。”

  “要谢就谢我爹。”

  王守业硬梆梆顶了他一句,压根也没问他,径自收走了床头的药包。

  打从孝期通奸的事情被揭发出来,李慕白在南新庄就成了人憎狗嫌的存在。

  也就是王瓦匠心善,惦念着几十年邻里的交情,非但帮他请了大夫,还一日三餐的供他吃喝。

  李慕白的笑容愈发苦涩,却还是拱手道:“那就劳烦贤弟,替我谢过王大叔。”

  “等药煎好了,我再来收碗。”

  王守业答非所问的丢下一句,就准备返回自家。

  谁知出了堂屋,却见大门外熙熙攘攘围了不少人,还有人探头探脑的往里张望。

  也不等他细看究竟,一个青衣小帽的少年,就隔着院门拱手问:“敢问李慕白李相公可在家中?”

  言谈举止虽不缺礼数,可他神态里,却透着几分高高在上。

  事情不都已经完结了么,怎么还有人找上门来?

  王守业心下狐疑着,回首一指里间的窗户,道:“李相公正在屋里躺着呢。”

  说着,大步流星的到了门前。

  那青衣小帽的少年,还以为他是出来迎客的,忙侧身介绍道:“这是我们……”

  “我是隔壁的。”

  王守业一句话噎的他哑口无言,目不斜视的回了自家。

  就凭李慕白眼下的名声,找上门的多半不会是什么好事,他可不想再被殃及池鱼。

  然而让王守业没想到的是,此时自己家里竟然也来了客人——而且瞧衣着打扮,和李家门外那些人应该是一伙的。

  这是怎么回事?

  “守业!”

  正狐疑着,老汉已经快步迎了出来,连声催促道:“赶紧收拾一下,跟爹去县里干活儿!”

  去县里干活儿?

  王守业不禁愕然:“咱不是还没吃饭吗?再说这下着雨……”

  “饿一顿有什么打紧的!”

  王瓦匠说着,又回头佝偻着脊梁陪笑道:“孙管事,劳烦您稍候片刻,我们爷俩把家伙事儿准备好,就立刻动身。”

  得~

  还是别管什么人生目标了,先把王家这匠户贱籍去了,才是最要紧的!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