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1章 道录司见闻【上】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2064 2019.08.20 15:30

  【晚上还有,求支持。】

  向守门的童子道明了身份来历,王守业和高世良二人,很快就被迎进了道录司内。

  因事先已经听高世良,描绘过道录司的豪奢,所以王守业对那殿宇楼阁,倒并不怎么好奇。

  可这大殿前,满坑满谷的和尚又是怎么回事?

  粗略一数,起码也有四五十个之多,里面甚至杂了几个喇嘛!

  “福生无量天尊。”

  约莫是看王守业、高世良二人,频频望向那些和尚,引路的道童稽首道:“前两日礼部和顺天府,在城隍庙、隆福寺、护国寺门前,查抄出许多禁书——眼下京城道释二教的高人齐聚我司,正是为了应对此事。”

  “原来是因为这个啊。”

  高世良一听这话,顿时恍然大悟,转头向王守业说明了前因后果。

  却原来每逢秋闱、春闱,京城书市都会迎来一波爆买潮。

  卖的最火的,一是根据本届考官人选,临时增刊出来的八股制艺刻本;二来么,就是那些才子佳人荒诞奇文了。

  前者人脉、资本缺一不可,基本都被京城几家大书商所垄断。

  后者则只需一支妙笔生花,投入小、见效快、回报高,故而近年来渐成百花齐放之势。

  但与此同时,为了能吸引看客,种种描写也是愈发露骨,多有人伦爱欲、映射朝纲之言,以至对赶考学子们的身心,造成了极为恶劣的影响。

  因此这回秋闱之前,礼部专门联合顺天府,在七月二十五庙会期间,展开了专项正风行动。

  据说单只是收缴上来的彩绘图谱,就达两千余册。

  和尚道士们虽然未参与其中,可京城一多半的书市,却都开设在庙宇道观门前,故此也跟着吃了些挂落。

  说到这里,高世良幸灾乐祸道:“我听说六部五寺各个衙门的小吏,多有赖此补贴家用的,这回他们怕是年关难过了!”

  这气人有、笑人无的……

  以后还是少跟他来往为妙。

  不过……

  说到毒害赶考的学子,王守业忍不住好奇道:“那这京城里的青楼娼肆又该如何处置?”

  昨儿去芳菲楼的时候,那一整条街可都是白胳膊乱招,要骑在马上,估计什么都能瞧个底掉。

  “那都是有根底的,再说人家照章纳税,谁敢乱抓?”高世良撇嘴道:“倒是也有些私娼,可半遮半掩的,查起来麻烦的紧,谁愿意去下这苦功夫?”

  啧~

  看来不管什么时代,都是先捡着软柿子捏。

  在门厅里闲扯了一通,就有一名道官闻讯赶来,引着二人绕过正殿,来到了道录司左跨院的仓储区。

  这里又被分隔为阴库和阳库。

  阴库里都是死物件,譬如各种炼丹需用的矿物质、炮制好的药材。

  至于阳库,则用来豢养各种奇珍异兽、天材地宝。

  而最近各地进献来的祥瑞,也有不少被收进了这阴阳二库。

  童子参正是其中之一。

  童子参顾名思义,乃是因为形似稚童而得名。

  根据引路道官的说辞,这株老山参被送来道录司时,都已经出土月余了,原本是该被归入阴库收纳的。

  但当值的道人,见这童子参的枝叶竟还绿意盎然,且周身并不见干涩萎缩之态,于是就抱着司马当成活马医的心思,把它栽种到了阳库之中。

  不成想还真就种活了。

  可过了没几天,每到夜深人静的时候,阳库里就会传出小儿笑闹之声。

  道录司的人查来查去,就怀疑到了这童子参头上。

  于是特地又把它移载去了别处,派人专门看管,想要确定究竟。

  但自那天起,这童子参就开始散发出一股异香,嗅到之人无不酩酊大醉。

  道录司的人不敢怠慢,急忙通禀了常驻宫中的蓝道行,然后差事就又指派到了王守业头上。

  不过……

  听了这前因后果,王守业还是觉得莫名其妙。

  “道长。”

  他忍不住质疑道:“就算查清楚,是被香气迷了心神,还是被香气所醉,又有什么意义呢?反正两者的结果,也都差不多。”

  “此言谬矣。”

  那道官摇头道:“这两者之间看似并无差别,但若拿来炼丹入药,却是天差地别。”

  顿了顿,他又正色道:“再者,我等也希望能查清楚,那香气究竟是自然而生,还是它有意为之。”

  懂了!

  上面派自己来的目的,就是研究一下这东西的‘食性’,顺带再给它做个智商测试。

  话说……

  既然已经是灵气复苏了,这和尚道士之中,不是应该能人辈出才对么?

  怎么研究个人参精,还得去东厂请外援?

  ………………

  却说王守业和高世良,跟在那道官身后,兜兜转转走了约莫一刻钟的功夫,才终于到了某个大铁笼前。

  那铁笼周长约有十丈,上面封了顶,下面铺设着石板,里面孤零零的摆着个水缸,水缸里则种着一丛绿叶红花。

  而那绿叶红花上,又拴了十几条红绳。

  这是……

  怕它化成人形跑掉?

  这时那道官取出钥匙,一边开门一边叮咛道:“大人若是醉的厉害,最好赶紧出来——前两天有位嗜酒的同道,就险些醉死在里面。”

  隔着栏杆,果然是有一股异香扑鼻而来。

  王守业仔细嗅了嗅,倒有点像是酒心巧克力的味道。

  眼见那道官推开了铁门,他略一犹豫,还是放弃了拴根儿安全绳的念头,径自迈步走进了铁笼之中。

  一步、两步、三步……

  越是离得近了,那股香气就越是浓烈,直熏的王守业脑袋发木、手脚酸软。

  可这见效速度之快,与其说是醉意上涌,倒更像是麻醉。

  这玩意儿要是啃上一口,该不会直接心脏麻痹吧?

  等到了那水缸前,王守业就觉得天旋地转,虽赶不上佛光舍利那回,可也忍不住生出了呕吐感。

  不过他体内那层膜,却是自始至终都没有任何反应。

  要么,是这香气对人体无害;要么,是它并作用于灵魂。

  可就这点儿东西,拿回去当调查结果,会不会显得太应付差事了?

  要不……

  把这人参精刨出来瞧瞧?

  如果道录司允许的话,或许可以切两片……

  嗡~

  刚想到这里,王守业脑中就是轰然一震!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