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28章 夜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2257 2019.08.18 22:52

  【新书试水推,最需要的数据的时候,求支持。】

  赵红玉怎么会变成在押女犯的?

  王守业在路上仔细盘问顺天府的衙役,这才晓得事情的开端,竟还跟自己有关。

  却说赵红玉离开东厂之后,也未曾去寻那宋五,而是直接在附近找了个落脚处。

  因王守业曾叮咛她不要乱花钱,她也就没敢住那街面上的正店,而是一路打听着,寻到了某个民宅改成的大车店。

  这种地方本就是鱼龙混杂。

  偏她虽是一身男装,却遮不住女儿家的娇俏容颜——而这年头独行的女子极少,多半又都不是什么正经来路。

  故而进门之后,就惹来些着三不着四的言语。

  赵红玉虽不是忍气吞声之人,可也知道出门在外,少一事不如多一事,于是强忍着没同他们计较。

  谁承想,这忍让却被当成是软弱可欺,甚至连那店家都瞧出了便宜,借着送水的机会语带调戏,甚至还意图动手动脚。

  赵红玉这回可忍不了了,飞起一脚踹在那店家的烦恼根上,登时来了个鸡飞蛋打。

  再后来店里的伙计就报了官。

  原本衙役们就偏向本地人,又搭着赵红玉出来的匆忙,压根就没有准备路引,因此当场就被定性为行凶伤人,准备拉回衙门等候处置。

  赵红玉自小就在衙门里长起来的,如何不知这里面的门道?

  真要是被羁押起来,被关些时日还算是好的,就怕连清白都保不住!

  情急之下,她才谎称是王守业的表妹。

  ………………

  半个时辰后,顺天府门厅。

  眼见两个衙役斜肩谄媚的,簇拥着王守业走进来,赵红玉先是眼前一亮,喜形于色的往前迎了两步。

  随即却又羞窘的低下了头,两个小拳头攥的泛白。

  王守业上下打量了她几眼,先点头道:“是我表妹没错。”

  随即又斜眼扫量身旁的衙役:“那这事儿……”

  “误会、都是误会!”

  那衙役满脸油光的堆着笑,从袖筒苛敛出几块碎银子,讪讪的托到王守业面前:“大人您大人有打量,就饶过咱们这回吧。”

  王守业却没接那银子,依旧斜眼冷笑:“怎么?歹人意图非礼良家女子,在你们这儿就只是个误会?”

  “不不不!”

  东厂再怎么落魄,那也是直属于皇帝的特务机构,岂是不入流的衙役们敢招惹的?

  当下都变了脸色,把手摇的拨浪鼓仿佛。

  随即那领头的一抱拳:“小的这就去把那狂徒锁来——连大人您的亲眷都敢惊扰,我看这厮多半是个惯犯!”

  “那就有劳了。”

  王守业说着,又抬手指了指赵红玉:“我现在是不是可以带她走了?”

  “当然、当然!”

  那衙役连连点头,又冲赵红玉拱手道:“小的们受奸人蒙蔽,不小心冲撞了小姐,还请小姐多多包涵。”

  赵红玉理也没理,默默垂首跟在王守业身后,出了顺天府的角门。

  又行出约莫十几步远,她咬着下唇道:“对不起,我没想到……”

  “行了,这事儿不是你的错。”

  王守业混不在意的一摆手,顺势看了看天色:“天也不早了,我先带你去附近找个靠谱的客栈。”

  赵红玉心下一暖,默默的点了点头,随即却又腾的涨红了脸,嗫嚅道:“那锭银子,也不知是落在了店里,还是……还是被那些衙役们拿去了。”

  得~

  这下王守业也没招了。

  无奈的挠了挠头,试探着问:“要不你先跟我回东厂?先说好了,我那儿可没多余的房间。”

  其实东厂的单身宿舍,倒有大半都空着。

  可一来王守业不知道钥匙在谁手里;二来那些宿舍许久没人住了,真要是想收拾出来,怕得忙到后半夜去。

  三来么……

  是男人应该都懂。

  赵红玉一听这话,却是连忙道:“我……我可以睡在院子里!”

  啧~

  这显然还是不愿和自己共处一室。

  王守业咂咂嘴,也没再说什么,径自带着赵红玉回了东厂。

  这一来一去的,已是月上中天。

  让赵红玉侯在院里,王守业进屋翻箱倒柜,凑出套备用的被褥枕头,抱到门外,一股脑都堆在了赵红玉脚下。

  “院里蚊子有点多,你要是怕被咬在脸上,就先蒙着头睡一晚,等明儿我看看能不能预支些薪俸。”

  说完,又等了片刻,见赵红玉满口称谢,完全没有要进屋的意思,这才悻悻的带上了房门。

  原以为门口多了个美女,晚上肯定会孤枕难眠。

  可没想到刚躺在床上,就觉得酒意上涌,没多会儿功夫便进入了梦乡。

  昏昏沉沉间,又梦到赵红玉主动敲门,然后自荐枕席……

  砰砰、砰砰砰!

  正梦到激烈处,那门还真就被敲响了。

  准确的说,是被砸的山响。

  这听起来简直是要破门而入的架势!

  王守业一骨碌拍起来,套上鞋几步赶到门前,边下门闩边奇道:“赵姑娘,这么晚了,你还有……”

  砰~

  门闩刚被取下,赵红玉就捂着脸闯了进来。

  这……

  该不会是自己的梦想照进了现实吧?

  王守业想起刚才梦中的场景,一时还真有些兽血沸腾。

  “外面……”

  这时却听赵红玉惊慌道:“外面来个疯子!”

  果然没那等好事。

  不过‘外面来了个疯子’,又是怎么一回事?

  王守业疑惑的到了外面,就见一人披头散发抱着个琵琶,正在院子里连蹦带叫。

  感情是柳泉回来了!

  这哥们乍一看,还真有几分摇滚明星的范儿。

  可再仔细一看,那琵琶的琴弦早都被他弄断了,眼下一巴掌一巴掌的往上招呼,全当打击乐器在用着,估摸着琴身也撑不了多久。

  更让人无语的是,这货非但又丢了簪子,连裤子也不知哪去了,那一蹿一蹿的,两条毛腿就在长袍底下若隐若现。

  这要是角度刁钻点儿,八成就直接看到……

  难怪赵红玉羞的掩面而逃!

  半拖半抱,好容易把柳泉弄到了隔壁。

  王守业折回屋里,却见赵红玉已经悄悄把铺盖搬了进来,显然受到方才的惊吓之后,她是不敢再睡在外面了。

  要不……

  把床让给她,自己打地铺?

  这个念头在脑中一闪而过,马上又被王守业否决了。

  毕竟老话说的好:升米恩斗米仇,舔狗不得房子……

  “我先睡了,明儿还要想法子帮你打听消息呢。”

  他刻意打了哈欠,懒洋洋的躺回了床上,却偷偷眯着眼打量赵红玉的举动。

  就见这小丫头先是把铺盖摊开在墙角,可犹豫再三,却还是没有钻进去睡觉。

  半晌,默默走过去推开了窗户,然后坐到了窗前的圆桌旁,手托香腮、仰头望月。

  这是打算坐一晚上?

  王守业撇了撇嘴,悄悄瞪大了眼睛,就见朦胧的月色之下,那斜对着自己的身影……

  得~

  这下真睡不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