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1章 名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2268 2019.08.07 00:44

  只这一声呼喝,游廊里登时噤若寒蝉。

  瓦匠们默默交换着眼色,都显出些意外与忐忑来。

  动工前先见一见主家,其实也常有的事儿。

  但张家毕竟不是寻常门户,这位大公子在坊间传闻中,更是能同县太爷谈笑风生的主儿。

  眼下不过是修缮小小一段游廊,怎就惊动了这尊大神?

  可忐忑归忐忑,人总还是要去见的。

  王老汉打头,众人自游廊里鱼贯而出,就见一个身着宝蓝直缀、头顶黑纱方巾的富贵公子,正负手肃立在院门之外。

  众人一见那衣着气度,就知道必是大公子当面,于是本就没敢挺直的脊梁,又齐齐矮了一截。

  这一来,王守业就显得有些出挑。

  他其实也想和光同尘来着,可心里端着穿越者的架子,又实在不愿对古人奴颜婢膝的。

  正左右为难之际,忽见那张家大公子趋前两步,对准众瓦匠深施了一礼:“因汝原一己之私,劳烦诸位冒雨前来,实在是罪过、罪过。”

  几个匠户哪里见过这个?

  当下俱都慌了手脚,有目瞪口呆,不知该如何以对的;有大摇其头,连道‘使不得’的;有几乎把腰板对折,满口‘不敢当’的。

  王守业也趁乱拱了拱手,算是还他一礼,但心下却是颇不以为然。

  不就是邀买人心吗?

  小学选班长的时候,哥们就已经见识过了。

  这时又听张汝原道:“我原本也不想如此,只是赶考在即,书房门外却突然生出这等意外,委实是让人心下难安。”

  说到这里,他无奈的苦笑一声,又郑重道:“为了不负这十载寒窗,汝原也只好厚颜相请,还望诸位多多包涵。”

  “大公子言重了!”

  听他说的如此客气,王老汉一张老脸涨的紫红,先是把手摇的拨浪鼓仿佛,随即又拍着胸脯大包大揽:“您放心,三天之内我们保管修的和原来一模一样,给您讨个大大的彩头!”

  “如此便好、如此便好。”

  张汝原喜笑颜开,侧身往西南方礼让道:“在下已命人备好了饭菜,诸位请随我来吧。”

  众匠户哪里受过这般礼遇?

  再三推举之后,还是晕晕乎乎的跟着他去了偏厅。

  等见着那一桌子山珍海味,更是感动不知如何是好,直恨不能立刻就给张家盖出座金銮殿来。

  张汝原招呼着众人落座之后,紧接着又是一个罗圈揖,道:“本该留下来作陪,可有我在这里,又怕诸位难以尽兴——思来想去,也只能用一杯水酒聊表歉意了。”

  说着,他端起桌上唯一的酒杯,用袖子遮了缓缓饮尽,然后亮出空空如也的杯底。

  “诸位请便。”

  放下酒杯,他微一拱手,飘然而去。

  站起身来想送,却又没来得及的瓦匠们,再次面面相觑,几疑是在梦中——如此体贴、平易近人的富家公子,众人就是在梦中也从未见过。

  然而就在此时,一双不和谐的红木筷子,却悍然打破了这浓浓的感动。

  众目睽睽之下,就见它不慌不忙的夹起颗辣炒鸡心,放在了王瓦匠的餐盘内。

  “爹。”

  这筷子的主人自然正是王守业,面对周围异样的目光,就见他混不在意的道:“这些菜都油水太大,吃多了对身体不好,就这鸡心还凑合,您尝尝。”

  王老汉看看儿子,再看看碗里的鸡心,嘴巴动了动,却又不知该说些什么是好。

  按说,儿子这番举动也没什么不对,甚至当得起孝顺二字。

  可搁在眼下,却显得太过淡定了。

  王守业自己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可他又实在不觉得,方才那一幕有什么好感动的。

  张汝原的确是平易近人。

  可他礼敬的,当真是这几个瓦匠吗?

  怎么可能!

  他礼敬的,是张家在漷县的名声;他礼敬的,是秀才的功名、举人的前程!

  以时下的医疗条件,冒雨进行露天作业,一个弄不好甚至会有性命之危。

  张家强行把人找来,修的还是游廊、院墙这等无关紧要之处,通常来说,必然会惹来牢骚抱怨。

  如果匠人们再因此有个头疼脑热,一个为富不仁的帽子,也大可扣得!

  若是天高皇帝远,也还罢了。

  偏漷县离京城也才半天的水路,真要为这点事儿,把恶名传入京城,岂不是因小失大,还亏了老本?

  尤其张汝原马上就要进京赶考了,正是最注重风评的时候。

  这种种原因加在一处,他会如此惺惺作态也就不足为奇了。

  而捋顺了前因后果,王守业又怎会对他感恩戴德?

  当然了,王守业也不会主动拆穿他。

  眼见众瓦匠都异样的打量着自己,他两手一摊,疑惑道:“你们怎么都不吃啊,难道是不愿意领张公子的情?”

  “怎么会?!”

  “绝无此事!”

  这一桌子人才骤然鲜活起来。

  ………………

  却说张汝原出了偏厅,顺着游廊走出十几步远,便有个十三四岁的少年迎了上来,却正是不久前,刚从南新庄回来的张家二公子张汝济。

  就近他先规规矩矩的施了一礼,随即嬉笑道:“大哥,几个乡下泥腿子,你也这般兴师动众……”

  张汝原眉毛一挑,他立刻闭上嘴巴,摆出了乖巧的模样,可那一双眼睛却是提溜乱转。

  张汝原却只做没看见一样,开口问道:“李慕白可曾说了什么?”

  “倒也没说别的。”

  张汝济老老实实的答道:“他拿着银子愣了好一会儿,才拱手说了句‘大恩不言谢’。”

  说完,他又忍不住质疑道:“大哥,眼下那李慕白跟过街老鼠似的,连旧日的好友同窗,都对他避之唯恐不及——你和他原本就没什么交情,又何必非让我送银子过去?”

  “你懂什么。”

  张汝原正色道:“李慕白的名声虽然毁了,一身才学却不是假的,就算日后走不得仕途,收在身边做个师爷、教习,也是极好的。”

  说到这里,他又感慨道:“他因名而得利,如今又因名而得咎,可见这‘名’之一字,最是疏忽大意不得。”

  “我知道了!”

  话音未落,张汝济便恍然道:“哥哥方才同那些泥腿子虚与委蛇,多半也是为了这个‘名’字!”

  张汝原哑然失笑,随即却板着脸问起了功课,三言两语唬的弟弟落荒而逃。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