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3章 午夜惊魂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3595 2019.08.02 08:32

  【求收藏、求推荐】

  虽然这头一回‘亲密接触’,让王守业颇有些不适应。

  但王瓦匠那涕泪横流、发自肺腑的呼喊声,却还是触动了他心中的柔软。

  以至于他都考虑,要不要配合对方,演一场父子抱头痛哭的狗血剧。

  然而王瓦匠这情绪爆发的快,收敛的也快。

  还不等王守业做出决断,他就松开了双臂,一面往后退着,一面用手背狠狠揩去了脸上的泪水,红着眼睛笑骂道:“个兔崽子,这两天可吓死老子了!”

  说着,又不错眼的上下打量着儿子。

  根据遗传学的角度……

  呸!

  压制住吐槽的冲动,王守业在心底给自己鼓了鼓劲,苦着脸道:“弟【di】……我醒过来之后,好像什么都记不得了。”

  原本他是想要叫一声‘爹’的,这样也能更好的融入新身份。

  可面对陌生的老汉,他心里又着实别扭的紧,结果导致这声‘爹’中道崩殂,临时降格成了‘弟’。

  好在王瓦匠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后半截话上。

  “啥?!”

  听说儿子什么都不记得了,老汉微驼的脊梁一下子绷了个笔直,想也不想,转身向外就走,嘴里急道:“你等着,我这就去请刘道爷过来!”

  余音未落,人已经风风火火的到了外面。

  王守业盯着那荡漾的门帘默然半晌,先是心头暖意融融,随即却又悚然一惊。

  ‘赵计较’一个小丫头,都能看出自己是借尸还魂,那刘老道身为专业人士……

  不成!

  得赶紧琢磨琢磨,该怎么混过这一关。

  嘎吱~

  刚想到这里,就听得外面房门响动,紧接着迟缓的脚步声由远及近。

  这么快就回来了?!

  罢罢罢,看来也只能随机应变了。

  王守业勉力抖擞精神,准备使出浑身解数,来应付那刘道爷。

  可谁知门帘一挑,显出的却是王瓦匠孤零零的身影。

  就见他背着手踱进里间,嘴里嘟囔道:“等等再说吧,眼下李秀才人事不省,还是该先紧着他那边儿。”

  跟着又把老脸一板:“再说了,这不还有你爹我么?你身上那根毛能瞒过我去?连你小时候拉屎撒尿,爱冲哪儿撅腚,爹都记得一清二楚!”

  王守业:“……”

  “对了!”

  这时老汉忽然又想起了什么,一拍大腿道:“瞧我这记性,你这两天就喝了些高粱糊糊,怕是早饿坏了吧?等着,爹去给你弄口吃的!”

  说完,又风风火火冲了出去。

  话说……

  您老是怎么从那个啥,联想到吃喝上的?

  王守业又是一阵无语,不过在稍稍迟疑之后,他立刻追着王瓦匠,到了廊下的灶台前。

  虽说暂时逃过一劫,可刘道爷那关早晚还是要过的。

  与其打无准备之仗,倒不如先从这老汉口中套些消息。

  就这么前后脚的功夫,王瓦匠已经在灶膛里架好了柴火,又自腰上扯下件月牙状的物事,还从上面扣下块乳白色的石头。

  把这两件东西摆在锅台上,他回头见王守业正直愣愣的站在背后,不由嫌弃的一努嘴:“起开点儿。”

  王守业有些莫名其妙,但还是乖乖的退了两步。

  就见老汉伸手自地上翻起块砖头,捏出截黑灿灿的绒绳,撕下些来,裹在白石头上,用那月牙状的物事用力一磕,当下火星四溅,黑色绒绳更是燃起了火苗。

  “这是火镰?”

  火镰这东西,王守业向来只闻其名,今儿还是头回见着实物,忍不住就脱口问了一声。

  话刚出口,他就觉得不妥,可后悔也晚了。

  “嗯。”

  王瓦匠却并未多想,他将点燃的火绳放进一团刨花木屑里,佝偻着身子吹了几下,见火势渐起,又用小铲子慢慢送进了灶膛里。

  等生好灶火之后,他才把那火镰拢在掌心,几根满是老茧的指头轻轻摩挲着,黑里透紫的老脸上尽是惆怅追忆之色。

  “这还是你娘的陪嫁呢。”

  他缓缓仰起头,似乎连抬头纹上都写满了‘郑重’二字:“旁的你记不起来就算了,你娘,你可千万不能忘!要不是她当年舍了命救你,你早不知被埋在哪儿了!”

  许是被他话里的情绪感染,又或是源自这具身体的血脉本能,王守业再次忍不住脱口追问:“我娘是怎么死的?!”

  “唉。”

  老汉苦叹一声:“嘉靖二十九年俺答进了关,没打下京城,却把咱们漷【HUO】县祸害的不轻……”

  “你娘、隔壁李秀才他娘、还有你伟叔的婆姨,都是那一年没的。”

  “那年你才七岁,当时我和你娘走散了,她为了引开鞑子的追兵,把你藏在草垛里,自己……自己……”

  话说到半截,就渐渐没了声息。

  感受着那无言的悲伤,王守业也只能默然以对。

  半晌,老汉收敛了心绪,有气无力的扬了扬手:“屋里歇着去吧,等饭得了,我再叫你起来。”

  得~

  这才刚起头,老汉就把天给聊死了。

  虽说心里还有许多疑问,王守业却也只能闷声应了,默默回到屋里。

  不过等到独处之际,他将方才的对话重新捋了一遍,却又禁不住亢奋起来。

  嘉靖二十九年‘自己’七岁。

  而眼下‘自己’应该是在十六岁到十九岁之间——下限出自赵红玉的称呼,上限则是因为‘自己’尚未娶妻。

  也就是说,眼下应该是嘉靖三十八年到四十一年之间。

  这不正是《大明王朝1566》的剧情,即将展开的时间段么?!

  就算电视剧里有戏说的成分,可大体情节总还是依照历史来的。

  也就是说严党倒台在即,自己只要想方设法抱紧……抱紧……

  那叫什么王爷来着?

  王守业亢奋的脑袋突然卡壳了。

  作为一名历史爱好者【伪】,他当初也曾三刷过这部神剧。

  可那毕竟是七八年前的记忆了,冷不丁一回忆,脑海里就只余下大致脉络,以及居中几个最出彩的人物。

  比如嘉靖、海瑞、严嵩、严世蕃、徐阶、胡宗宪、谭纶、张居正……

  对了,还有闫妮演的李王妃。

  也不知眼下她生了儿子没,要是还没生,倒是可以去烧一烧冷灶。

  不过……

  自己一个瓦匠,要怎么才能接近王妃?

  尤其明朝的匠户,似乎还是终身制的低贱行业。

  想到这里,王守业的思路再次卡壳了,琢磨了半天也不得要领,最后也只好暂且按捺住攀龙附凤的心思。

  还是先做点安身立业的小买卖,等日后有了本钱,再往那泼天的富贵上靠,也不为迟。

  话说……

  肥皂和白酒到底该怎么弄呢?

  自己一文科生,干的又是剧情策划,从来就没关注过这个。

  不对!

  眼下最紧迫的,还是把借尸还魂的事儿先蒙混过去。

  从‘赵计较’临走时丢下那句话来看,她短时间内应该不会揭穿自己。

  但这只是暂时的。

  为了解除后顾之忧,最好还是想个一劳永逸的法子。

  可到底该该怎么办呢?

  难道要来个月黑风高……

  ………………

  “守业、守……”

  小半个时辰后,王瓦匠挑帘子进了里间,却见‘儿子’歪在床头,似乎正睡的香甜。

  王瓦匠愣怔了一下,突然大吼一声:“守业!”

  王守业吓的猛然坐起,险些又从炕上摔下来。

  他支起身子茫然四顾,却见老汉拍着胸脯,后怕道:“没事了、没事了,你睡你的,什么时候睡醒了,再吃饭也是一样的。”

  看到老汉那如释重负的样子,王守业这才恍然,感情他是怕自己又一睡不醒。

  话说这具身体瞧着雄壮,内里竟是虚的紧,方才想着想着,就昏昏沉沉睡了过去。

  如今虽然小憩了一回儿,可还是由里到外的倦乏。

  该不会是有什么暗疾吧?

  王守业原本想要起来吃点东西,可却实在打不起精神,于是含含糊糊的应了一声,昏昏沉沉的睡了过去。

  又不知过去多久。

  恍恍惚惚间,王守业就感觉有什么东西,突然抱住了自己的脑袋,然后两片软软糯糯、滑不溜丢、却又皱皱巴巴的东西,贴上来就是好一通猛嘬。

  这皱中带滑的古怪触感,活像是……

  八十老太的烈焰红唇!

  噫~

  王守业恶心的浑身一激灵,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正好端端的躺在床上,周遭虽被黑暗所吞噬了,却也并无什么异状。

  原来是个噩梦啊。

  王守业呼出一口浊气,摸着黑坐起身来,隐约就见靠墙跟的地方,似乎比白天多了些什么东西。

  眯着眼仔细打量了一番,才发现是王瓦匠打地铺睡在了墙角。

  多半是不放心自己吧。

  真是可怜天下父母心。

  这会儿的功夫,王守业也渐渐适应了屋内的黑暗,见桌上用粗布盖着几个碗盘,料想应该是留给自己的饭菜,于是就想着凑合吃些,祭一祭五脏庙。

  可刚坐起身来,那似虚还实的古怪触感,就再一次传递到了脑海中。

  而且这一次,不仅仅是猛嘬,两只抱住自己‘头颅’的爪子,也在拼命抓挠着。

  不过这东西抱住的,似乎不是自己的脑袋,而是……

  灵魂?!

  王守业心下悚然一惊,忙闭上眼睛仔细感受。

  显然这不是噩梦,更不是什么幻觉。

  的确是有个什么东西,正在自己体内拼命抓挠啃咬着。

  不过它的攻击,却被那层软膜统统挡了下来。

  莫非……

  这玩意儿并非魂不附体的后遗症,而是自己的穿越福利,俗称:金手指?!

  王守业心中一动,忙默默给那层保护膜下达了指令,让它立刻对那怪物发动反击。

  然后……

  就没有然后了。

  那软膜根本没有做出任何回应。

  显然这东西并不是什么智能化的存在。

  几次尝试失败之后,王守业只得又把注意力,集中到体内那躁动不止的东西上。

  这到底是个什么玩意儿?

  是王守业的残魄,想要重新夺回身体的控制权?

  还是让他和李秀才昏迷不醒的元凶?

  左思右想,王守业脑中忽的灵光一闪,忙起身走到窗前,小心推开半扇窗户,侧耳倾听起来。

  此时正是午夜时分,按理说外面应该静悄悄的才对。

  但王守业这一支起耳朵,隔壁的嘈杂喧嚣,就影影绰绰的传了过来。

  隐约,似乎还有年轻女子的哭喊声。

  看来那东西多半是后者无疑了!

  因为不出所料的话,隔壁李秀才也正遭受着‘烈焰红唇’的侵袭。

  但李秀才可没有金手指护身。

  就不知少了这层保护膜,那怪物的攻击又会造成什么样的伤害。

  想到这里,王守业就动了心思,想去隔壁探个究竟。

  毕竟谁也不敢保证,那软膜能一直抵御怪物的侵袭,眼下先去瞧瞧李秀才的状况,兴许还能做个未雨绸缪。

  再说了,自己现在主上门帮忙,多少也能减轻‘赵计较’的敌意。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