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两宋元明 异明1561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 历史

    类型
  • 2019.08.01上架
  • 21.05

    连载(字)

2.36万位书友共同开启《异明1561》的历史之旅

盟主丶丨姬 舵主已惘燃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1章 ‘标准开局’

异明1561 嗷世巅锋 3752 2019.08.01 07:58

  阔别两日的骄阳,驱散了京郊最后一丝阴霾,也让沉寂多时的南新庄,又重新恢复了活力。

  尤其是那些三姑六婆们,狗尿苔似的占据了街头巷尾,一个个故作神秘的压着嗓子,说到兴起时,却又恨不能嚷的尽人皆知。

  但在这喧闹之中,却有几户人家显得格外冷清。

  王瓦匠家,便是其中之一。

  三间齐整的瓦房里,空荡荡的不见半丝生气,唯有里间土炕上,此时正仰躺着个人事不省的年轻后生。

  兴许是被外面的嘈杂声吵到了,后生先是睁开了眼睛,随即又用力瞪圆了双目。

  再然后……

  就见他额头紧皱、双目暴凸,几乎撑的眼角迸裂!

  接下来的一幕就更古怪了。

  就见这后生先是抬手给了自己一记耳光,紧接着手脚并用的往外一滚,就这么睁眼瞎似的,滚到了床底下。

  落地之后他余势未衰,又撞翻了摆在方登上的木盆,半盆冷水兜头泼下,登时被直浇了个里外通透。

  可就算这样,那后生依旧撒癔症似的,在地上张牙舞爪、摸爬滚打。

  不大会儿功夫,那一身素白中衣就染成了泥浆铺,右衽的系带也松脱了两个,露出半扇古铜色的肌肉。

  “这什么鬼?!”

  好半晌,那后生突然一声低吼,拼命撒欢的身子也随即停了下来。

  然而……

  他嘴里却还不断叫嚷着:“快停下?搞什么鬼?来人啊?救命啊!快让我停下来……”

  那一声声都透着慌恐。

  可更古怪的是,此时他的身体明明没有丝毫动作,嘴里却不住喊‘停’。

  …………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冯建国头一回觉得脑子有些不够用了。

  方才他大梦初醒,下意识想要睁开眼睛,谁知努了半天劲儿,眼皮还是纹丝不动。

  于是又想着抬手揉一揉,哪曾想双手也不听使唤了。

  这下冯建国有些慌了神儿,拼命的想要挣扎,结果身体却依旧没有任何回应。

  不,也不能说是完全没有回应。

  冯建国每一次想要挣扎,都会触及一层薄薄的屏障,就好像身体正被塑料薄膜包裹着似的。

  就在他愈发弄不明白,自己究竟是遇到了什么状况之际,一直睁不开的双眼,却突然瞪的溜圆,而且还不住的发力,直撑的目呲欲裂。

  再然后是莫名其妙的耳光、稀里糊涂的翻滚、以及歇斯底里的挣扎……

  但更让冯建国无语的是,眼下嘴里乱叫的,分明是之前自己努力想要停下动作时,在心头发出的呐喊。

  谁知当时一点声息都吐不出,眼下却忽然大叫大嚷起来,弄得自己像个弱智似的。

  以至于冯建国都不知道,到底是该期望邻居来救助自己,还是期望他们千万不要看到自己这副丑态。

  好在没过多久,那叫喊声也突兀的偃旗息鼓了,让冯建国得以静下心来,想一想自己的身体究竟出了什么状况。

  昨天他滴酒未沾,没有加班,更没有遇到什么意外,一直到入睡前都平静如常。

  而方才么……

  将那种种诡异回忆了一遍,冯建国就把疑点指向了那古怪的包裹感。

  不过真正被软膜包裹的,似乎并不是自己的身体,而是自己的神经中枢。

  而正是这层莫名其妙软膜,让自己对身体的控制,出现了信号延迟,以及叠加模糊的情况。

  【延迟就不用多解释了。

  那不断用力瞪眼和停不下来的挣扎,就属于指令叠加。

  至于信号模糊,则指的是动作走样,譬如本来想要抬手揉眼,却变成了抽自己耳光。】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难道是中风偏瘫?

  可这症状也不太对啊!

  正百思不得其解,冯建国忽然又觉察出了新的异样——自己眼下,好像并不是在公司宿舍里。

  倾倒的木盆,吊着布幔的木床,古色古香红木衣柜……

  冯建国愣怔了半晌,缓缓扭头,再扭、还扭,直扭的脖子咔咔作响。

  该死,又是信号延迟和指令重叠!

  等到几乎被折断的脖子,终于消停下来时,冯建国也大致猜出了自己的处境。

  毕竟作为一名月入半狗的游戏策划——简称狗策划,他对网络小说并不陌生,甚至在工作中都屡有交集。

  眼前这古色古香的房间,以及自己身上的种种异状,让他不由自主的想到了小说里司空见惯的现象:穿越。

  而且多半是魂穿!

  更倒霉的是,旧的灵魂和新的身体之间,明显有些不太协调。

  不过……

  这应该只是初期的不适应,否则以自己为主角的故事,岂不是要命名为《穿越之半身不遂》了?

  抱着这般念头,冯建国就开始尝试着,熟悉这具新的身体。

  事实证明,他的推断并没有错,在经历了长达一个小时的不断努力与失败之后,这具身体的延迟问题,有了大幅度的改观。

  最初约莫一分钟才会有反馈,到后来只需十几秒就可以做到,叠加和模糊的状况也有所改善。

  但这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简单指令的基础上,如果同时对身体发出过多的命令,或者朝令夕改的话,还是会造成肢体的混乱。

  而在确定自己只要再花些时间,就能彻底掌控这具身体之后,放下心来的冯建国也终于按捺不住,勉力走到门前,迈出了通往新世界的第一步。

  …………

  古朴而整齐的土墙,顶着一头青苔的院门,以及院外鳞次栉比的低矮建筑。

  果然是穿越了!

  冯建国虽然早有预料,却还是禁不住的有些惆怅——打今儿起,现代社会的一切,就都与他无缘了。

  唯一值得庆幸的是,作为在孤儿院长大的单身狗,他并没有割舍不开的情感牵绊。

  “唉,这老天爷也真是不开眼!”

  正惆怅着,院外的议论声突然传入耳中。

  冯建国心中一动,急忙侧耳倾听起来。

  眼下他除了确定自己已经穿越之外,别的就一无所知了,因此收集讯息,可说是当前的头等大事。

  “那李秀才都说是文曲星下凡,谁承想命就这么苦,自小没了娘,上回考举人,又因为他爹的丧事儿给耽搁了,这回倒好,半路上愣是撞了邪!”

  “可不说呢,被人送回家一天两夜了,也不见醒过来。”

  原来‘自己’还是个秀才!

  而且是个无父无母的秀才。

  这倒是个不错的开局。

  甭管在哪个朝代,有功名的读书人,总是能享受到各种优待。

  就算自己读不惯四书五经,没法更进一步考个举人、进士啥的,有秀才功名在身,想转行也会方便许多。

  对了,香皂该怎么弄来着?

  还有高度白酒……

  “要说那赵班头的闺女,也着实是个仁义的,这李秀才现如今生死不知,多少人躲还来不及呢,一个未过门的姑娘,愣是没日没夜的守着他。”

  “可不说呢,就怕是好人没好报,到最后反落下个望门寡的名声。”

  好嘛,独门独户,父母双亡、秀才功名,外带一个没过门的仁义媳妇儿,这真称得上是历史穿越小说的标准开局了。

  就不知那赵家闺女生的什么模样。

  应该不会太丑吧?

  毕竟美貌未婚妻,也是众多小说的标配之一。

  “呦~小娘子回来啦?”

  “李秀才如何了,可曾醒过来?”

  这还真是不经念叨,冯建国刚想到这里,就听外面三姑六批齐声招呼,紧接着门外铁索响动——显然是‘他’那未过门的媳妇儿回来了!

  冯建国下意识的屏住呼吸,还来不及多想什么,就见房门左右分开,一个提着菜篮子的高挑身影,低垂着头走进了院里。

  虽一时未能窥得全貌,但依旧当得起‘惊艳’二字!

  尤其她未曾觉察到对面的冯建国,回头将房门关闭的时,那好生养的身段更是尽收眼底。

  果然是标……不,顶配!

  眼见她依旧低垂臻首,提着篮子心不在焉的向自己走来,冯建国心头是噗通乱跳,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

  迎上去道一声辛苦?

  不妥!

  自己压根不知道她叫什么,三言两语的岂不就露馅了。

  还是先用失忆蒙混过关吧,反正十本穿越小说里,有七八本都是这么来的。

  就在冯建国打定主意的当口,那赵家小娘子也终于发现了异状,猛地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清秀中杂了三分英气的瓜子脸。

  当看到冯建国的时候,她那杏核似的一瞬间瞪的溜圆儿,樱桃似的小嘴儿微微张开,紧接着噗通一声,却是菜篮子从手上跌落,滚了一地的蔬果。

  两人四目相对,一时久久无言。

  可总不能一直这么傻站着吧?

  要不……

  过去帮她把菜捡起来?

  为了缓解心中的尴尬,冯建国小心翼翼的催动身体,准备去捡地上菜篮子。

  可他光顾着小心计算自己的动作了,却没想到对面的赵家小娘子,也同时迎了上来。

  这下登时悲剧了。

  冯建国倒想刹住脚步来着,可他这踩刹车的指令,要十几秒后才能见效。

  而等那赵家小娘子看出不对,想要收住脚步的时候,冯建国早一头撞进了她怀里,直接将其扑倒在地。

  尴尬、大写的尴尬!

  万幸是自己未过门的媳妇儿,这要是换个陌生的古代妇女,还不得大喊非礼?

  冯建国尴尬之余又有些庆幸。

  啪~

  谁曾想就在这时,那赵小娘子突然反手一个耳光抽在冯建国脸上,紧接着手脚并用,兔子蹬鹰似的,将他掀翻在地。

  然后这小娘子翻身而起,红涨着脸娇叱道:“你……你这是发什么疯?!”

  古人就是古人,都已经订婚了还这么矜持——不过这进一步证明了,她应该还是云英之身。

  我喜欢!

  虽然挨了一巴掌,又被掀翻在地,但冯建国心下却一点恼意都没得,反而有些沾沾自喜。

  就是这样三贞九烈的小娘子,日后才更……

  呃~

  和谐社会、阿弥陀佛。

  压住心头绮念,他正准备解释两句,把这小小的误会抹去,忽见赵小娘子收敛了羞恼,急声追问:“王家大哥,你……你是怎么醒过来的?!”

  王……

  王家大哥是什么鬼?!

  冯建国一下子懵住了,有心问个究竟,怎奈嘴里喷薄而出的,却是十几秒前的台词:“妹妹勿怪,小生不是有意的。”

  “哪个是你妹妹?!”

  赵小娘子再次涨的面赤如火,抬起脚来就要往冯建国身上踹。

  只是见他躺在地上满身泥浆的可怜样子,小姑娘又心软了,顺势在地上一顿足,口中嗔道:“等王伯伯回来,我再和你计较!”

  说着,也不管那满地蔬果,提着裙角飞也似的奔了出去。

  “呦,小娘子这是怎得了?”

  “小娘子、小……”

  “唉!你们快看,那院里躺着的,是不是王家大郎!”

  “醒了!守业醒了!”

  “他既然醒了,那隔壁李秀才会不会也醒了?”

  “怪道小娘子紧往隔壁跑呢!”

  被几个中年妇女七嘴八舌的围将上来,冯建国终于确认了一个悲哀的现实,自己貌似并不是什么李秀才,而是隔壁老王。

  呃~

  更准确的说,是隔壁老王瓦匠的儿子王守业。

  而那赵小娘子之所以会先来王家,则是因为王瓦匠到县城去请高人了,临走时特意拜托她帮忙照看自家儿子。

  这贼老天!

  说好的标准开局呢?!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