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总有宿主想害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二章:怼你一脸血

总有宿主想害朕 青云刀 2303 2020.01.08 04:03

  青柠又仔细想了想,好奇问道:“那问君能有几多愁,下句是什么呢?”

  一群太监上青楼?

  许茂凯第一个念头就是这个,觉得肯定不是,他虽然对诗词无感,没记多少,但又不傻,立即道:“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小心翼翼说出这句,他便感觉那种死亡的威胁褪去,不由松口气。

  此时他有点想溜,但地铁还没到站,他就算不坐这里了,小丫头的意念依然能作用到他,小丫头的能力明显是意念指向的,车厢这么小,躲不掉。

  他有自知之明,诗词方面绝对是弱项,再这样下去肯定血流不止。

  “不如我们成语接龙吧?”许茂凯趁青柠思索时提议道。

  青柠坚决摇头,齐刘海荡来荡去,不屑轻哼一声:“那是小孩子玩的!”

  你难道不是小孩子吗?许茂凯无力翻个白眼。

  郑逸基本已经拿捏住了青柠的性子,心中一动,笑道:“那就继续诗词接龙,不过只是你起头,对我们就不公平,游戏公平才有意思。”

  青柠闻言点点头,光是她起头,对别人确实不公平。

  “好哒,那就每人两次吧,我已经起头了两次,接下来逸哥哥起头!

  按照次序,逸哥哥起头了我接,我接了茂盛接,茂盛之后再到我……”

  许茂凯意识到郑逸肯定要害他才有这种提议。

  要是郑逸故意找非常生僻的诗来让他接,他岂不是完全无法招架。

  他连忙道:“为什么他先来?应该输家先来!”

  “不,你臭臭哒,所以逸哥哥先来!”青柠秀气的鼻子皱了皱,嫌弃道。

  许茂凯哭笑不得,这理由他竟然无法反驳。

  吃个臭豆腐还吃出问题了。

  这丫头怎么就不懂“吃了臭豆腐就不是臭男人”的道理?

  郑逸拿到先发优势,暗笑不已,许茂凯,报应来了。

  许茂凯恶搞他,现在他也算是逮住了机会。

  虽然幼稚了点,但既然这游戏无法避免,那就利用这个机会怼许茂凯。

  在诗词方面他还是挺有底气的,毕竟他文化基础扎实。

  之所以扎实,是因为沐清雯从小到大总是凶巴巴的求他或者苦巴巴的逼他帮忙写作业,他上学期间几乎是做着两份作业,自己年级和高一个年级的作业。

  这样反复夯实,基础能不扎实?

  话说回来,要不是这样,他肯定考不进华大的。

  果然,每个成功的男人背后都有一个磨人的小妖精。

  往事不堪回首。

  这些年是怎么熬过来的?

  那么,用哪首诗合适呢?

  他想了想,青柠年纪不大,估计学会的诗应该不怎么多,借助青柠的能力,诗必须让青柠能接上,又能让许茂凯接不上或者接错。

  有点不好选择。

  他略微沉吟之后道:“千锤万凿出深山!”

  这首简单,青柠应该能接上。

  青柠不假思索接道:“烈火焚烧若等闲!”

  许茂凯挺意外,这么简单,难道误会了郑逸?不打算整他?不太对!

  他仔细思考一下,道:“粉身碎骨浑不怕!”

  没毛病吧!

  然而他话音刚落,头上咣的一声,脑袋眩晕,鼻血又又滚了下来。

  特么的……这句没错啊!

  许茂凯受惩罚,青柠有点不解,这句好像确实没错呀。

  不过她的能力从来不出错。

  肯定是许茂凯错了。

  见许茂凯再次遭到反噬,一脸茫然,郑逸暗爽,挺解气。

  这句很容易混淆,应该是“粉骨碎身浑不怕”,许茂凯当然接错了。

  再来,他换一首辞道:“同行十二年,不知木兰是女郎!”

  这首辞青柠肯定滚瓜烂熟,之前就用木兰诗损他。

  “雄兔脚扑朔,雌兔眼迷离!”青柠轻松接下。

  这次许茂凯更加警惕,但左思右想,结果只有一个,之前青柠还说过的,总不可能有错,他斟酌道:“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

  这次不该有错了。

  咣!鼻血又又又滚了下来。

  许茂凯已经被锤晕了,挂着两行鼻血,木然看着郑逸和青柠。

  你们两个合伙来坑我吗?

  前后两句明明没错,为什么还受到“惩罚”。

  青柠净透的明眸闪烁着不解,看向郑逸。

  这句她刚才还说过的,为什么也有错?

  她年纪小,觉得郑逸懂的诗词应该比她多,下意识向郑逸求证。

  “是雄雌,不是雌雄!以后背古诗词记清楚点!”郑逸对青柠和煦一笑。

  这点至少百分之七十以上的人记错,因为说话习惯。

  许茂凯六年前学过,六年后混淆太正常了。

  “哦~看来我也记错了呀,以后会记清楚!”青柠点点头,齐刘海上下浮动。

  她有很旺盛的求知欲,知错就改,她并不觉得郑逸这话是对她的批评,反而很喜欢郑逸以教育的口吻教她,她很喜欢别人对她的关心。

  她不知道为什么,对郑逸有种本能的亲切感。

  爸爸跟她说,她拥有这种能力就能凭直觉判断别人对她的善意和恶意,甚至能感觉到冥冥中存在因果,从而预感和别人之间的因果吉凶。

  这些她都不懂,但她就是感觉郑逸亲切。

  可能因为之前郑逸帮她擦汗,她看到郑逸眼中真切的关心。

  这种眼神,她只有在她爸爸眼中看见过,她对别人的态度一直极为敏感。

  她如今六岁,一个人坐地铁其实并没有表面上那么平静,没有安全感很忐忑,斜对面那个刀疤脸偶尔看着她笑一笑,她就觉得害怕。

  还有几个人对她投来的目光明显不怀好意。

  但自从郑逸坐在她身边之后,她就感觉踏实多了。

  “好,轮到我了!”许茂凯将鼻血擦干净,来了精神。

  刚郑逸明显故意坑他,轮到他,他自然也要整回去,他和郑逸是同学,清楚郑逸底子扎实,但他可以找一些生僻的诗词,郑逸不可能什么都知道。

  他打算用比较长而且生僻的诗词,这样可以拖一拖时间,等地铁到站他就溜。

  “山石荦确行径微,黄昏到寺蝙蝠飞!”

  许茂凯说完就盯着郑逸,见郑逸眼神略闪烁,就知道郑逸应该不会这首。

  郑逸还真不会,他原本挺有底气,毕竟他如今记忆力很好,以前哪怕看过几次的诗词大多都记得清清楚楚,没想到许茂凯找出一首他看都没看过的。

  不过,这么生僻,青柠应该接不上。

  青柠是因,接不上他也不会受反噬。

  “升堂坐阶新雨足,芭蕉叶大栀子肥!”青柠很轻松就接下了。

  呃……郑逸佛了。

  青柠竟然接上了,那岂不是要遭受反噬流鼻血了。

  零食不好吃吗?动漫不好看吗?你说你小小年纪背这么多诗干嘛?

  这时影子忽然开口:“僧言古壁佛画好,以火来照所见稀!”

  郑逸一听暗喜,未来的自己这么渊博?

  他立即复述一遍。

  有影子的助力,他底气更足了。

  许茂凯见郑逸对上,愣了愣,明明觉得郑逸对不上,怎么就对上了呢?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