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总有宿主想害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被诗词支配的恐惧

总有宿主想害朕 青云刀 2072 2020.01.07 00:01

  郑逸从来不自我标榜是什么好人,不过他终归是玄医,还曾向神农氏神像发下神罚大誓,这是每个玄医入门必须经历的庄严仪式,他心肠自然不坏。

  他是个有一定良知有一定底线有一定原则的人。

  小萝莉独自坐地铁,这两人不怎么正经,他坐在萝莉身边怎么也好过这两人。

  丫头,来,让哥哥检查一下你有没有生病!

  他稍迟疑之后,毫不客气的接受了让座,在小萝莉身边坐下。

  恩~香香的!

  许茂凯见郑逸坐下,也就顺势坐下。

  两个让座的仁兄同时心有余悸的松口气,又有点幸灾乐祸。

  小萝莉看了郑逸一眼,见郑逸面相挺亲和,抿嘴微微笑。

  粉扑扑的俏脸笑颜绽放,上扬而微陷的嘴角一侧露出两个梨涡,干净清澈的双眼眯成月牙儿,这微微一笑,把人心都萌化了,让人招架不住。

  郑逸见小萝莉冲他微笑,也淡淡一笑,发现小萝莉紧紧抱着毛茸茸的大熊额头和鼻尖一层细汗,打趣笑道:“抱着大毛毛熊不热吗?要不我帮你拿着?”

  如今的天气还很热,尽管地铁内有冷气,但人多依旧闷热,小萝莉却紧紧抱着毛茸茸的大熊,看着其实就挺别扭,替她感觉热。

  小萝莉大大的眼睛忽闪忽闪想了想,而后盯着郑逸,声音糯软极为认真强调道:“不,这不是乐(热),这是温暖~

  尼古拉斯是我妈妈生前给我留下的唯一礼物,我走哪都带着它哒!”

  小萝莉认真的眼神干净而坚定,仿佛有种透过别人眼睛直抵内心的力量。

  或许因为有同样的经历,郑逸没有一点点防备,这句话便猝不及防深深扎入他的心底,令他莫名触动,原来小萝莉紧紧抱着熊是因为眷恋她的妈妈。

  小小年纪就失去了妈妈,怪不得一个人坐地铁,孤零零的,怪可怜。

  不忍让小丫头伤心,他笑道:“对,抱着它,就像妈妈依旧在你身边一样!”

  “是哒!”

  小萝莉甜甜一笑,格外生动,因为得到郑逸的认同,她似乎更高兴。

  一侧的许茂凯听两人的对话,看了看小萝莉又看了看郑逸,原来两人有共同的经历,祖安阵营的,很小的时候就失去了母亲,怪令人同情的。

  不过转念一想,我特么就一孤儿,谁同情谁啊?

  郑逸说完,下意识拿出一张纸巾给小萝莉擦汗,但当手抬起后却迟疑了,他和小萝莉不过说了两句话,好像还没达到如此亲近的地步。

  不过人与人之间的关系,谁又说得清呢。

  有些人认识一辈子,依然貌合神离形同路人,有些人能一见如故谓为知己。

  这可能是一种投契。

  也可能是小丫头让他有所触动。

  更可能是因为……

  需要理由吗?

  他略迟疑后,还是坚定的给小丫头擦擦额头和鼻尖上的细汗。

  小丫头很乖巧,由着郑逸擦汗,仿佛很喜欢别人的关怀,明眸亮晶晶的闪烁着:“我叫赵青柠,赵钱孙李的赵,青涩的青,柠檬的柠,哥哥你呢?”

  赵青柠,这名字听起来和小丫头倒是挺搭,郑逸淡淡一笑:“我叫郑逸,双刀耳的郑,逸是走字旁上面一个兔字,这两个字你学过没有?”

  他也不清楚青柠如今学了多少字,所以说的更清楚一些。

  青柠小脑袋微扬,乌溜溜的眼眸游移,似乎在仔细思考。

  她忽然想到了什么,眼神一亮,俏皮的吐吐粉舌笑道:“双刀耳,走字旁加个兔,意思是不是双兔傍地走安能辨我是雌雄的意思?雌雄难辨即是正义!”

  她说着,还抬手用力握拳加强语气。

  郑逸:???

  郑逸愣了愣,我名字还能这样解释?

  关于他的名字,有很多故意曲解,但这次绝对是曲解最惨的一次。

  没看出来,这丫头脑袋瓜还挺灵光。

  青柠一脸俏皮的笑意,显然开他玩笑,淘气!

  小丫头真淘气,见了鱼眼就挖去!

  为什么忽然想到这么一句?

  “那就叫你逸哥哥,你叫什么?”赵青柠看了许茂凯一眼。

  郑逸不等许茂凯开口,直接道:“他叫许茂盛,树木很茂盛的茂盛!”

  许茂凯刚张嘴,就被郑逸截话,又是茂盛,你怎么就绕不过去了呢?

  “哦,许茂盛,那就叫你茂盛好了!”赵青柠歪着脑袋微微笑。

  许茂凯听这话就不乐意了。

  凭什么你叫他哥哥,叫我直呼其名?这不公平!

  青柠知道了郑逸和许茂凯的名字,眸中闪过一缕亮泽,有板有眼小大人一般对郑逸二人道:“俗话说,前世五百次回眸才换来今生的相逢。

  茫茫人海,能在此相逢就是缘分,我和你们一见如故,所谓君子以文会友,以友辅仁,不如我们以诗会友对诗接龙吧?”

  以诗会友?

  郑逸和许茂凯有点错愕,怎么绕到这上面了?

  青柠小大人似的认真模样娇憨的可爱,只是这话郑逸听起来怪怪的,感觉青柠有些刻意,仿佛想要以诗会友,非得找个站得住脚的理由。

  这种年纪的小朋友,学会了一些诗词,可能喜欢表现,到没什么稀奇。

  如果私下里,他不介意和青柠对诗玩玩。

  在地铁中这么多人看着,这种游戏太幼稚,怪尴尬的。

  万一整出个鹅鹅鹅咋办?

  听到青柠的话,之前两个让座的仁兄露出古怪的笑意。

  之前小丫头也是跟他们这样说的,结果……

  青柠说着,不接受任何反驳,直接开始,明眸闪烁俏皮一笑,看向郑逸,拿捏语气道:“寒雨连江夜入吴,平明送客楚山孤。下一句?”

  这就开始了?郑逸不禁苦笑,完全不给选择的余地。

  不过当青柠说完这句诗,他神色一凛,苦笑僵涩,瞳孔剧缩。

  徒然间,他感觉到一股莫大的危机感笼罩全身,整个人被一种奇怪的力量贯穿,似乎如果接不上下一句,这种力量就会爆发,他将死于非命。

  非常清晰而真实的死亡威胁,绝非错觉。

  死亡的恐惧仿佛被强行植入灵魂,令人不寒而栗。

  这一瞬间,他透体生寒,极为不解。

  这难道是某种奇葩的能力?或者,青柠是个宿主?

  究竟是什么?

  他惊疑审视青柠,青柠依然是个可爱粉嫩的小萝莉,笑容俏皮,但在他眼里,青柠头上仿佛生出了一对恶魔角,笑容似乎也变得邪恶诡魅,让人毛骨悚然。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