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现代修真 总有宿主想害朕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这哪一出啊?

总有宿主想害朕 青云刀 2351 2019.12.26 14:04

  班里就有一个宿主?

  郑逸惊讶的想了想。

  猜测范围这么小,转瞬就猜到是谁。

  原来是这货,那就有乐子了!

  见郑逸笑的有点不怀好意,影子挺后悔,早知道一个都不说。

  “喵喵!”这时,手机传来信息提示音。

  郑逸拿起手机打开迅聊,是同桌宋妮爽发来的语音。

  玄医班因为每个人都有很多药物等需要桌子收纳,所以座位固定,中间两排桌子并在一起,于是就有了同桌,宋妮爽以前其实是和他一个小区的小伙伴。

  宋妮爽这名字自然不是原名,原名宋爽,小名叫妮妮。

  点开语音,就听到宋妮爽悄悄的声音。

  “班会你不来吗?今天导师来主持,要不要帮你请假?”

  每周周日下午六点都有班会,一般是班委主持,逃了没关系,修行最重要,哪有功夫开班会,没想到今天导师来主持,那就不一样了。

  他连忙发语音过去:“恩,帮我请假,就说拉肚子来不了!”

  口头代假算是无效请假,但如果连个代假都没有,导师肯定觉得目中无人。

  “上学期你都拉了几十次肚子,肠子还在吗?算了,我即兴发挥好了!”

  即兴发挥?

  这会死人的吧?

  他立即要制止,却发现:对方设置拒绝你的消息。

  这么绝,宋妮爽你飘了!

  郑逸收起手机,没多想宋妮爽会请什么假,饥渴难耐拖着疲惫的身体下楼。

  来到楼下,就看到夕阳余晖中斗牛犬一家三口。

  三狗还是懒散瘫着,有所不同的是,它们前面多了六只毛茸茸的小鸡仔。

  郑逸一脸茫然看着六只小黄鸡。

  所以……十块钱就买了六只小黄鸡?

  这是什么样的操作?

  难道还想养鸡,鸡生蛋蛋生鸡,有鸡有蛋吃,从此过上幸福美满的生活?

  话说回来,这地方场面宽,野草茂盛夹杂着一些庄稼作物,虫子也多,养鸡真不是问题,这斗牛犬还挺有想法,是个狗才,秀!

  斗牛犬发现了郑逸,呜的打声招呼。

  郑逸摆摆手,笑着离开了楼盘。

  吃了点东西,坐地铁辗转回到家已经快九点。

  来到门口就见地上放着一箱子牛奶——特优力营养多。

  箱子上印着品牌代言人姜宇生的头像,下面写着特优力经典广告词:

  我们不生产奶,只是奶的搬运工!

  他拿起上面的小票看了看,是附近超市送来的奶,无疑是沐清雯订的。

  沐清雯显然还没回来,沐清雯一般都是早出晚归,在学校修炼。

  回家前吃了点东西,依然饿得不行,便自己下碗酸菜面吃。

  今天收获巨大,只要心情好哪里都是巴厘岛。

  吃个酸菜面都能吃出满汉全席的兴致,他感觉人生已经好起来了。

  饭后他去地下车库一趟,捣鼓一番将车的电瓶拆回来充电。

  车五年没用,电瓶肯定亏电。

  机油也得换。

  至于其他的方面正不正常,那就不得而知了。

  车库干燥,想来问题不大。

  车牌是大华交通特批的紫牌,算是给研究人员的特殊待遇,什么钱都不用交,轮胎估计明后天到,只要车正常运转,就能新手上路了。

  作为一个新司机,很快就能开车上路,不免有点小激动。

  做完这些,他就躺了。

  本打算刷一会儿快音等沐清雯回来睡,却挡不住困意上涌沉沉睡去。

  手中拿着三百万的大刀,睡的十分惬意。

  ……

  清晨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照进,卧室光暗分明。

  房门缓缓推开一条缝隙,沐清雯神秘兮兮的向内瞄了一眼。

  见郑逸盖着毯子睡得跟头猪一样,秀眉轻挑,唇角勾起狡黠的弧度。

  悄咪咪的推开房门走向郑逸的床边。

  她穿着吊带睡裙,刚洗漱后,皮肤微湿,令她更显明妍水润,清新之感扑面而来,晨光为她镀上了一层柔和的光感,平添几分靓彩毓秀。

  这般狡黠悄咪咪的神色,不像个修行高手反而有着些俏皮的少女气。

  十九岁的年纪,成熟中还有点未褪的青涩。

  她来到床边坐下,静静看着熟睡的郑逸,发现郑逸熟睡还带着笑意,不禁有点好笑,不知道这货都梦到了什么,笑的这么……准没好事。

  她抬手,纤纤二指捏住了郑逸鼻子,从小到大的习惯。

  郑逸睡的正香,忽然被捏住鼻子,晃了晃头,没摆脱,随手打开。

  “别闹!”

  沐清雯刚被打开,又重新捏住了郑逸的鼻子。

  郑逸睁开眼哭笑不得:“老大不小了,还捏鼻子,幼稚不幼稚?”

  沐清雯持之以恒大毅力者,捏鼻子都能捏十几年,也是没脾气。

  就不能换个招?

  虽然沐清雯比他大一岁,但他肯定比沐清雯成熟多了,反正他这么认为。

  “鼻子高度决定颜值的高度,要不是姐,你鼻子能有这么高吗?”

  好有道理,郑逸无言以对,那谢谢你了哈!

  “还不赶紧滚起来,要迟到啦!”

  郑逸翻个身背对沐清雯:“今天没有第一节课!”

  “没有?第一节妇产课,别以为姐不知道,赶紧的!”

  郑逸无奈,沐清雯到底有多无聊,课表都记,妇产课他就没打算去。

  要说玄医学生特苦逼。

  什么都得学,有修行天分的人还得修行。

  “又没打算给人接生,学什么妇产,不去!”郑逸很强硬。

  “那你以后老婆不生孩子?学了妇产,生孩子不用去医院,不就省下一笔医药费,省钱就是赚钱,赶紧起来赚钱去!”沐清雯轻笑道。

  “……”

  “不要老婆岂不是更省钱?我睡会儿,你自己去学校吧!”郑逸苦笑道,他今天还要继续融合精神,需要充足的睡眠。

  沐清雯秀眉一横,还想继续睡?

  她忽然想起昨天学校传开的一个搞笑梗,露出促狭的笑意。

  随手一扯,一根卷曲的毛发便出现在她手里,俯身递到郑逸眼前。

  “来,赶紧许愿,百试百灵的,许愿觉醒,一准马上觉醒,这是你最后的机会了!”沐清雯煞有介事神色肃然,这招既痛又扎心,保准郑逸睡意全无。

  郑逸吃痛翻过身,一脸懵B的看着腋毛。

  神特么的许愿!

  这是哪一出?

  他楞没想明白毛和许愿之间有什么联系,女孩子不都拔四叶草许愿的吗?

  话说回来,沐清雯脑回路清奇,下一秒整出个啥都不稀奇。

  堂堂三星八阶的高手,就不能正常点?

  不过,性格和修为好像确实没什么关系,其实沐清雯也就在家里这样。

  他瞅沐清雯一眼,笑道:“所以你许下一千零一个愿望,许干净了!”

  见郑逸毫无波动,似乎没被扎心,沐清雯有点失望,双臂下意识靠拢掩护,眉梢一掀:“姐天生的,有你这么说话的吗?赶紧起来,不然杀手锏了!”

  “好吧,我起!”

  郑逸无奈叹口气,脑子里却莫名奇妙浮现曾经网上看到的一首诗:

  春宵闺夜静,红落映鸾声。

  光阴若似箭,一发即入魂。

  好奇怪,为什么会想到这么首诗?

  可能是记忆变好了,总有一些记忆乱入,以前的英语单词都偶尔跳出来。

  -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