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林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三章 破碎的计划

林克 血红 2375 2003.08.26 18:39

    林克很享受在布莱林手下的生活。

  他并没有堕落到和帝都的贵族一样的生活,那些家伙的生活也影响不到他。让他感到高兴的是不需要自己操心衣食了,自然有人送来。而且现在最热门最受宠爱的贵族的近卫魔法师的身份,让他可以轻易的进入皇宫内的资料库,得到许多不允许一般人看到的东西(当然还是有个界限的。两个国家的私下交易等文件,一般的不负责的公爵也不能看到。但是,林克是个法师啊,只要让他按照正规门路进了门,想看什么东西,哪怕是重兵防守的小房间的东西,只要林克进了大门――我可是得到允许了才看的心理抵消了那一丝丝的负罪感后,看什么就由不得管理员和卫兵了)。同时,他不需要任何手续就可以进入帝都最大的图书馆,天文,地理,航海,军事,政治等积满了灰尘的书籍任由他翻阅。

  现在的林克以增强实力为由,推辞了陪同布莱林上学的艰苦任务。而布莱林只要让大家知道自己手下有个低级魔导后就达到了目的,带着10几个银马骑士,更加威风。而且如果林克能够提升到中级魔导,那对他在大贵族圈子里说话声音的响亮度可是很大的帮助的。贵族之间,也是实力说话啊。

  布莱林又在开聚会了,每隔几个晚上,总有一群贵族参加布莱林召开的夏夜聚会。每次的宴会后,接踵而来的是舞会,最后的节目是各自找心仪的对象一起过夜。

  但是这天晚上不同,陆续的,来的客人都走了,剩下的只有布莱林和3个关系特别好的年轻贵族。林克从窗子里瞟了一眼,他们的父亲都是掌握帝国大权的重臣。而且也是3个特别胆大妄为,无所不为的家伙。

  看来又有特别的节目了,上次也是他们四个人,把一位伯爵夫人整治得半夜叫救命,第二天就成为了贵族圈子里的笑谈。但这次,他们的话语留住了林克的脚步。

  “确信小美人的家里今天只有她一个人么?”

  “当然,我叫城防队的统领今天安排了她的哥哥去城门守夜,嘿嘿,绝对只有她一个人在家。”说话的是帝国军务大臣的儿子。难怪可以使唤城防队的统领。

  “没关系,如果多两个人正好,小美人找来做伴的肯定是美人。省得我们一不小心弄伤了她。”淫笑着的是帝国首相的儿子,惨白的面色,瘦削的嘴唇,一看就是个寡毒无情的家伙。

  “好,再喝点,等半夜了出发。嘿嘿,大家就不用带近卫了,如果连个小姑娘都斗不过,我们四个也太丢脸了。”说话的是布莱林。

  林克愕然,虽然在小酒馆享受美酒的时候(那时候摘了徽章)隐约听说过帝都贵族欺男霸女的事情,没想到布莱林这个给他印象虽然很好色,但是还比较循规蹈矩的年轻贵族这么快的融入了帝都贵族的生活方式里。林克狠狠的露出一丝冷笑:“还舍不得离开帝都呢,给你们一点点小教训好了。”

  林克回到房间,对自己的侍女(布莱林为了拉拢林克,安排了两个十分清秀的小姑娘做他的侍女,可惜的是林克暂时还没领会到他的好意)交代自己喝多了酒,要休息了。两个小姑娘也没奇怪,经常看到林克抱着酒壶在灌(凯罗的功劳),喝多了很正常。

  正午夜时分,林克游离出去了一丝精神感觉到布莱林他们出发了,马上起身,只穿贴身的紧身衣服,找了块布片蒙住了脸,从隔壁人家的院子里假山上的藤蔓上截取了一节三尺多长,茶杯口粗的绿色树藤,然后飞翔在色鬼四人组合上方,慢条斯理的清理着树藤上的枝叶。

  林克默默的祝福四个年轻的贵族:“今天是你们的幸运日哦。”然后一头栽在四人前方的屋顶上,“唰”的一声跳了下来。

  林克变了嗓子冷哼到:“打劫,有钱的给钱,没钱的留人。”手里拂动着那根树藤。

  布莱林四人愣了一下,小声的笑起来:“打劫,在帝都打劫?你不要命了还是脑袋糊涂了?不说帝都午夜的巡逻队(巡逻队是从来看不到贵族的行动的),我们4个也可以把你给宰了扔护城河里。”

  的确,如果是一般的盗贼,他们有资格说这种话:一个一级骑士,两个二级骑士,一个中级魔法师。这样的组合可以对付一般的50个人的小队围攻了。

  林克懒得废话,运用起自己修炼的那一点点,却被最后的精灵能量暴发壮大了不少的斗气,手中的树藤顿时如同灵蛇一般扭腾起来。“呼”的一声,狠狠的抽在首相公子的肚子上。

  超级强健的肉体,不弱的斗气,加上树藤抽打皮肉时先天的领先优势,帝都的午夜响起了一声如果被抢了骨头还被踢了一脚的野狗一般的嚎叫:“啊呜呜呜呜呜!!!”

  林克飞快的冲进了四人间,手中的树藤快活的飞舞着,“呼呼”的风声,带着树藤和臀部皮肉亲密接触的闷响,引发了帝都连绵不绝的狗嚎声。

  在给每个少爷将近30树藤,打得他们瘫痪在地上无法动弹,而很近的地方又传来了急骤的马蹄声的时候,林克飞快的掏出了四个少爷的钱袋,扒光了他们身上值钱的物品,扔下了树藤,用极其拙劣的步伐飞快的跑开了,边跑边向路边的水沟扔着闪闪发光的东西。

  睡得正香的林克被一阵喧哗吵醒了。天都朦朦亮了。林克出于近卫魔法师的职责,跑出去看了看布莱林的伤痕(没什么奇怪的伤,不过想想一下皮肉底下塞进去一根擀面杖,然后皮肉变成紫色的情况)。在对打伤自己少爷的盗匪发出了无边的痛恨并且发誓要找到他为布莱林出气之后,林克很无辜的望着布莱林水汪汪的大眼睛:“我是火系和风系的魔法师诶,不会光系和水系的回复魔法诶。对不起啊…”

  在帝都的警备厅备了案,却一时找不到下班了的魔法协会的魔法师,寄托了最后希望于林克的布莱林撑不下去了,脑袋一歪,昏倒了。

  林克很稀奇了看着布莱林:“那三个少爷家应该有很不错的魔法师吧,干嘛寄托希望在我身上呢?嗯,估计受伤后还是自己家放心,所以跑回来了吧?”

  林克对于自己的行动还是给予了很高的评价的:挽救了不知名的小姑娘,并且替代四个少爷的父亲教育了一下自己的儿子。林克自我感觉形象高大了起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