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浪漫青春 青春疼痛 尔北愿世界待你温柔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梦里的过往

尔北愿世界待你温柔 敲榆和尚 2226 2019.07.03 17:14

  五楼的房间里,客厅空荡,落地窗前,白色轻纱帘随着晚风微微飘动。月光照在沙发上看书的少年脸上,泛着柔和的光。房间所有窗户都大大敞开,不过空气中还是弥漫着一股呕吐物的味道。

  折腾了半晚上,尔北终于睡着了。冬栀强忍着胃里的蠕动,把她吐在地板上酒和食物的混合体打扫干净,喷了好多空气清新剂还是不管用,窗子开久了现在味道也散的差不多了。

  看了许久的书,冬栀的眼睛开始干涩起来,他关上了墙壁上的吊灯,走到了阳台。将近凌晨,西街已经成了空巷,只有网吧不停闪烁的招牌灯还亮着,和平时的热闹景象形成鲜明对比。

  仰望天空,没有乡下夜空的繁星笼罩,只有如大海般的幽蓝深邃,深不见底。

  “好渴……我要喝水……”

  漆黑的房间里,冬栀借着月光按下了吊灯开关,在饮水机里接了一杯温水,拿到了床上正在讨水喝的尔北面前。

  在他的搀扶下,尔北干燥的喉咙才得以滋润。闭着眼把一杯水喝完后,她又倒回床上,继续埋头大睡。

  “看来,今晚上她是不可能醒了。”冬栀把踢到一边的被子又盖回了她身上。

  在衣柜里拿了床被单后,他轻轻关上了门。沙发睡起来并不舒服,辗转反侧一两个小时后,少年终于浅浅入睡,茶几上的手机里,还有一条没有回复的邀约消息。

  ……

  “爸!我求求你,回家看看妈妈吧,她每天都在盼你回家!”

  高级木质办公桌前,身穿黑色毛呢大衣的中年男人表情威严,对此刻面前低声下气差点下跪的少年没有一丝动容。

  斜看他一眼后,又继续签起合同,漫不经心回答起少年的话。

  “我知道了,你可以回去了!”

  理性到可怕的语气,让少年有些寒心,不过他依旧坚持说道:

  “你根本不知道!你已经很久没回家了,妈妈她……很想你,你今天可以回家吗?陪妈妈吃个饭就好!”

  男人似乎有些生气,瞬间没了耐心:

  “她不是活的好好的吗?我天天给你们母子两好吃好喝的养着,还要怎么样!”

  “爸……”

  “小张!送客!”

  不想再听少年的唠叨,他叫来了秘书带走了儿子。

  等电梯时和一个身姿妖艳的女人打了个照面,转身望向女人,她穿着最新款成套的香奈儿摇曳着走进了董事长办公室,一路她高傲的神情刺痛着少年,他手握成拳,用力到指甲深深陷入手心。

  晚饭时,一个盘发朴素的女人坐在餐桌前,不停的给面前的儿子夹着菜,脸上的笑容显得刻意。

  “够了!”

  少年再也忍受不了母亲的故作坚强,他说:

  “你不开心为什么还要天天装作没什么?你明明知道我爸在外面有女人为什么还一直等他?你不要什么都憋在心里了!你不累吗?”

  儿子嘴里说出的这番话露骨真实,每一句都重重砸在女人心脏最脆弱的地方,她的伤疤和一直的伪装被不留情面的揭开。

  恼羞成怒的她嘴唇颤抖,她举起手,响亮的巴掌打在少年脸上,刺耳的声音划破了黑夜,保姆在厨房不敢出声。

  “你胡说什么!”

  “呵……”

  少年捂着脸上的红印,出门前一脸无药可救地看着母亲:

  “我今天去找过他了,还看到了那个女人,他根本不会回来。”

  门被关上的瞬间,女人眼里的泪水再也止不住,顺着脸颊流下。她蹲在地上,抱头痛哭,一阵恶心感涌上喉咙,怀孕的她身子却一天比一天弱。

  那晚,少年在公园的长椅上躺了一夜,把天空中的星星数了个遍,怎么也睡不着。

  可能是男人身价百万开始,可能是女人日渐衰老的时候,男人越走越远,在他心中,妻子活成了他不喜欢的样子,想逃离束缚的心表现的更加迫切。

  很快,女人流产去世,少年在灵堂里一跪不起。虽然难过,可他脸上没有泪水,那以后,他收起了所有脆弱的样子,留给活人的只有不近人情。

  少年的心,在家庭的分崩离析间坠入冰窟,他眼里像含有一整季的冰雪。

  “哇,我们小冬栀又长高了!”

  “宋总,您儿子像您,一表人才!”

  “来,爸爸陪你踢足球!”

  ……

  “冬栀,妈妈走了,不要难过,对不起,没能陪你走完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冬栀,妈妈爱你……”

  “不要!”

  猛然惊醒,冬栀的手臂举在空中,梦里抓住母亲衣角的手此刻空空如也。

  电视柜上的闹钟指针“滴答滴答”地不停走动,凌晨六点,天空微亮。晨雾渐浓,四处安静,坐在沙发上的冬栀眼神放空,沉浸在那个梦中,久久不能释怀。

  “要不是那个女人不能生育,可能早就把我赶出家门了吧……”

  他拿起杯子把水一饮而尽,这句话是残忍,可就是事实,他时刻提醒自己父亲和那个女人对他的好,都是迫不得已。

  楼下的早餐店都已经开门,冬栀买了两屉小笼包回来时,尔北已经醒了。

  靠在床头,尔北掀开被子确认衣服还在时悬着的心才放下。她用手敲着疼痛的脑袋,昨晚的事情如断片了一般,怎么也想不起来。

  “醒了?快来吃饭,吃完好走了。”

  刚回来的冬栀语气平静。

  “我……我我我怎么会……你!你把我怎么了?”

  客厅里如家庭主夫样贤惠的少年把她的下巴都快惊掉了,说话都跟着结巴起来。

  “呼——冷静冷静!好好想想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

  “快来吃饭!”

  冬栀直接拎着试图想起什么的尔北衣领,把她按到椅子上后才坐下吃早饭。

  “我昨晚到底做了什么啊?不是在火锅店吗?怎么在这里?”

  尔北的眼神充满疑惑,此时她想知道昨晚发生的所有事情。

  她对面的男生不紧不慢地喝了口豆浆,并没有打算告诉她。

  “有些事不知道更好,我吃完了,上课去了。”

  “喂!你等等我,我找不到路啊!”

  尔北拿着豆浆连脸都顾不上洗就跟着冬栀出了门,下了楼才发现这是西街。

  哼!不告诉我就算了,见到顾盼盼她们问个清楚就是了!尔北心里盘算着,对着前面的冬栀做了个调皮的鬼脸。

  进了校门,分别时,冬栀看了尔北好久,然后开口说道:

  “以后喝不了酒就别喝,怪烦人的!”

  然后就潇洒转身朝医学院方向走去,留下尔北一个人在原地凌乱,喝酒后她的脑袋迟钝不少。

  加快了脚步,一路小跑到宿舍楼下,她只想快点搞清楚昨晚上到底发生了什么!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