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仙侣奇缘 御魔有道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4章 草坡畅饮

御魔有道 桃之夭夭zz 2219 2018.07.12 17:30

  叶询见状又忍不住喷道:“好的从没见你教童童,坏的倒是一样不落。”

  宁无忧听罢,故意朝逍遥道尊身后退了一步,说道:“你这话,到底在说谁呢?”

  叶询没想到宁无忧会突然对他使绊子,还想回怼过去,却在视线触及到逍遥道人的人影时,生生将到了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

  逍遥道尊这个人,什么都好,可却极度护犊,连叶枫平时都怕他。叶询心想,还是不要当着他的面喷他的徒弟了,免得祸从口出。

  宁无忧难得一次在嘴皮子上赢过叶询,不由得意地哈哈大笑了起来,叶询脸色难看到了极点,走过来拉了一把叶童,说道:“童童,要回去了。”

  叶童本来还在傻傻地跟着乐呵,听他哥这么一叫,不由得瘪起了嘴,说道:“可是哥哥,童童也想喝香香。”

  小孩子大多爱说叠词,叶童口中的香香指的便是玉泉春了。

  叶询听到叶童说要喝酒,不由得有些生气,语气微怒地说道:“你还是个小孩子,小孩子不能喝酒的。”

  叶童一听,更耍性子了,清脆的童音高声辩了一句:“童童不是小孩子,童童也是个大人!”

  叶童声音极其尖锐,脸被涨得通红,小粉拳握得紧紧的,眼里的泪意马上就要夺眶而出。

  宁无忧和叶询见状,心下暗道一声不好,下一秒叶询就像变了一个人,再也没了之前的脾气,好声好气地抚慰道:“好了好了,哥哥错了,童童切莫激动,不哭不哭。”

  宁无忧也跟着蹲下了身,将酒坛凑近到叶童的嘴边,顺着叶询的话说道:“是的是的,童童是个大男子汉,可千万不能随便哭鼻子,来来来,无忧哥哥给你喝酒。”

  叶童一听要给他喝酒,当即止住了眼泪,不过他却没有马上去喝,而是眼巴巴地望向了叶询。

  叶询没好气地瞪了宁无忧一眼,转身又一副好脾气地教导叶童道:“这个酒很烈,喝多了容易头晕的,咱们只喝一口好不好?”

  叶童猛地点头不止,小小的身子往前倾,果真十分听叶询的话,只浅尝了一口玉泉春,抬头再也不见之前的泪意,张着一张圆圆的小嘴望着宁无忧傻笑。

  好可爱啊……

  宁无忧慈母心泛滥,忍不住伸手又摸了摸叶童的头,在叶询一次又一次的警告性白眼之下站起了身,负手和师父并肩而立,笑意盈盈地望着叶询背着叶童的身影渐行渐远。

  “嗨好险好险,刚才真是吓死我了。”

  宁无忧一手拍着胸膛,另一手提着酒,看着远去的叶童和叶询说道。

  逍遥道尊同样望着叶童和叶询消失的方向,略有所思地问了句:“为师闭关的这几个月,童童的性情一直如此反复么?”

  “嗯,好像比以前反复得更厉害了一些,需要好生哄着,不过好在……”

  宁无忧话还没有说完,逍遥道尊低沉的声音便传了过来,接下去说道:“好在还有你们陪着他。”

  被自己的师父突如其来地认可了一下,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简直好极了。

  宁无忧自恋地抬手,拂了拂肩头披散的一缕碎发,自认为潇洒十足地回了句:“小意思。”

  收回视线看向了逍遥道尊,目光所及之处是一张温婉如玉的脸。

  逍遥道尊知道宁无忧的眼神一直在自己身上,也不和他对视,只是兀自向着竹林旁的草坡处走去,对着身后的宁无忧说道:“来喝酒吧。”

  宁无忧:“……哎,哎师父等等我。”你多夸我几句啊师父!

  时值春末夏初,逍遥谷的草木已经长疯了,就比如这草坡,光是茂密不说,还长得老高老高,人一屁股蹲下去,足足陷下了三四寸。

  宁无忧一腿伸直,另一腿支起,整个人都懒散地半靠在草坡上,手里提着坛玉泉春,正对着夕阳仔细地品着。

  逍遥道尊坐在宁无忧旁边,可能是习惯了平时修行打坐的姿态,他两腿交盘,背脊挺直,喝个酒都是一副仙风道骨的模样,只是那脸上的神情……

  却是和宁无忧如出一辙的惬意!

  世人崇尚仙道,在漫漫的发展历史中,修仙问道的等级被众仙门世家分成了十个阶位,对应一重天至十重天,分别为:锻体、练气、凝神、筑基、结丹、灵寂、空冥、心动、觉醒、化仙。

  一个人只要具有一点天生的修仙资质,并且有门道中人愿意从旁引导,锻体、练气、凝神这三重天都不是很难。

  宁无忧十岁就达到了三重天凝神,只是这么多年以来,也就一直停留在三重天的阶位了,四重天筑基一直不得突破。

  可是逍遥道尊不一样,像他这样仙资聪颖、万里无一的人物,在道法上每每都是一骑绝尘的,二十岁的时候,道法便达到了七重天,也就是空冥,成为了当今世上最年轻的拥有七重天道法的人。

  可偏偏,八重天心动,逍遥道尊已经苦苦悟道好多年都不见突破了。

  有时候宁无忧在想,老天这是故意要和他们师徒二人作对啊,一个卡在三重天卡六年,另一个卡在七重天卡数十年。

  几口琼汁入肚,宁无忧话痨属性暴露无遗,话开始越来越多了起来。

  他偏着身子靠向了身旁的逍遥道尊,开口问道:“师父,为何突破八重天会这么难?”

  逍遥道尊浅笑了下,端正地举起坛子往嘴里倒了一口酒,说道:“谁知道呢,如果我师父还在的话,兴许我可以问问他。”

  逍遥道尊的师父,也就是宁无忧的师祖,生前可是个响当当的大人物,名叫叶良,为叶询和叶童的父亲,死于灭魔之征,是历代仙门世家中少有的几个道法突破了八重天的旷世奇才。

  听逍遥道尊这么随意一说,宁无忧几乎是条件反射性地想到了自己前两日在比武大会上给师父丢脸一事。

  他瞥了眼之前被叶询一刀剑气砍倒的小半片竹林,心下更加愁闷,又仰头饮了一口酒,侧头看着逍遥道尊,问道:“那师父你看看徒儿,徒儿啥时候能够突破这四重天啊?”

  宁无忧一边说一边将自己的头往逍遥道尊的眼前凑,不知是因何缘故,逍遥道尊望着宁无忧还略微带些青涩的脸庞,硬是半天都答不上话。

  二人就这样大眼望小眼直视了良久,末了还是逍遥道尊缓缓抬手,朝着宁无忧的额头上一推,两人才拉开了一些距离。

  宁无忧被推了个正着,心想:“这个问题好难,果真是有师父在世也是回答不来的,问了也白问,以后索性不再问。”

  

作者感言

桃之夭夭zz

桃之夭夭zz

一日,逍遥道尊带着宁无忧,并肩坐着练习打坐。   宁无忧无聊:师父,你你你你你看看我!   逍遥道尊抬眸,洞穿一切般看了过去。   宁无忧双颊通红,嘟囔道:才几个月闭关不见,眼光怎么变得这么热忱……

2018-07-12 17:30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