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历史 秦汉三国 三国大管家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跪拜之礼,忏悔之念!

三国大管家 超级犟 2097 2020.01.24 23:58

  ……

  高瘦两道士便也不再废话,由瘦道士取过香案上的一碗茶水,高个子道士则郑色来到香案前,嘴中念念有词,旋即双目突然精光大放,右手好似不受控制一般,在香案上来回游走。

  就在周越不知这高个子道士在搞什么鬼时,却见高个子道士嘴中吟诵突然又停下来,手指猛然指向香案上罗列着的众符纸其中一张。

  高个子道士闭眼作了会天人感应,须臾,张口高声道:“即是此张!”

  “起!”

  此言此举,当是玄之又玄,令老管家鲁昭瞧得是满心虔诚。心道太好了!主家这下终于有救了!真是天不负他鲁家啊!

  鲁肃却是嗤之以鼻,哼了声不过是哗众取宠罢了。

  寝卧之中,随着高个子道士这一声“起”,周越本以为那符纸便会自己飞将起来,可令他大跌眼镜的是,这符纸非但没自己飞起来,反而还因高个子道士刚才说话力气太大,竟将符纸给吹落下了香案!

  现场,顿时很尴尬!

  “咳咳!尚才为救鲁公子,我已借得天地灵气灌入此张符纸中,殊不料此间灵气甚旺,符纸承受不得,故而遗落。”高个子道士忙不迭解释。

  这解释是个人都不信,周越不禁暗笑,心道这高个子有点水啊?怕不是个半吊子。

  然而令他感到无语的是,老管家鲁昭竟然还相信了,忧虑道:“请问仙师,如此会影响治疗效果吗?”

  高个子道士抚须笑道:“无妨,灵气浓郁反而是件好事,只会增强治疗效果,请鲁管家尽管放宽心!”

  鲁昭听后满含欣喜,眼含热泪道:“太好了!主家这次有救了!”

  说话间,那瘦道士已趁人不注意,将落入木板的符纸拾捡而起,亦是如之前高个子道士那般闭眼嘴中念念有词,待吟诵完毕,便将符纸放入油灯之上,刹那间,符纸燃烧起来!

  “这套动作如果换做英叔来做的话,肯定会很帅,而且点烧符纸根本就不需要油灯。看来这两道士完全就不行啊。”周越站在一旁,边看边吐槽。

  对于这种比他还要有招摇撞骗嫌疑的,他之所以不阻止,就是想看看这个时期非常出名的所谓太平道符水治病是不是真的。

  符纸燃烧起来后,瘦道士又将符纸放入事先盛有清水的碗中,纸灰徐徐落入清水,很快一碗清水就变成了浓浓的黑色。

  如墨汁一般的黑。

  “我去,这就是传说中的符水?”周越算是终于明白了太平道所谓的符水究竟是怎么一回事了。

  原来就是将画有符咒的黄纸燃烧成灰,然后浸泡进水里!

  就这玩意儿能治病?

  甚至是还能治瘟疫?

  头顶大大一个问号,他有些不敢相信。

  但历史书上写的很清楚,太平道传销巨头张角就是靠这招符水治病,拯救了许多病人。

  一时间,周越感到很是稀奇,纳闷这原理是什么?这完全就不科学好吗!比他的大管家还要扯好吧!

  他决定看下去,涨涨知识。

  ……

  一碗刚制作好的符水就摆在众人眼前的香案上,水面尚还冒着袅袅热烟。

  这一看就很难喝。

  高个子道士满意的点点头,与瘦道士相视一眼,转过身来高声道:“众位须知,我太平道之根本,在于行善积德。而大善所至,须虔诚一心,坦荡无所隐瞒。”

  “故斗胆请鲁家主现跪于此杖之前,行忏悔之念,忏悔往日之罪行,并保证今后不再犯,便可得上天宽恕。待饮下这碗符水后,其病自愈。”

  “你这狗鼻道士真是好大狗胆!竟欲令我兄长跪你面前?”高个子道士话刚慢悠悠说完,鲁肃就已经听不下去了,怒气冲冲道。

  他鲁家之人向来只跪天跪地跪父母至亲,这狗鼻子道士又算老几,竟敢让他兄长下跪?

  老管家鲁昭却没想这么多,对于太平道符水治病也曾有所耳闻,这下跪忏悔乃是其中必要一环节,故也没多排斥,而是愧歉道:“请仙师勿怒,二公子年龄尚小,说话有失方寸,还望仙师大仁大德,切勿与之一般见识!”

  ”那是自然。“高个子道士傲然一笑。

  鲁肃气的差点喷火。

  尔后又听鲁昭为难道:“只是仙师也瞧见了,主家一直都昏沉不醒,又如何能行跪拜之礼?”

  高个子道士眯眼瞧着愤怒的鲁肃,一副居高临下模样,笑道:“鲁管家言之有理,鲁家主既有病在身,不便跪拜,此乃特殊情况,当得体谅。”

  老管家鲁昭感激不尽。

  却又听高个子道士话锋一转道:“但这跪拜之礼,乃我太平道张天师亲自传下。若不行跪拜,恐显示不出鲁家主之诚心,到时非但老天不会宽恕,符水亦是饮之无效,更甚者,堪比毒药入喉,只怕顷刻间就会毙命呀!”

  周越心道,吹吧,继续吹!这特么比我还能吹!

  鲁昭闻言不禁又惶急起来,颤声道:“那仙师,这可如何是好?”

  当下不消高个子道士出言,瘦道士已是冷笑道:“此再简单不过,二公子亦是鲁家之人,目下只需二公子代替鲁家主跪于此杖前,行忏悔之念即可!”

  啧啧,这两人双簧唱得可真是好啊,两人彼此间只消一个眼神就尽知对方心中的坏水了。

  厉害厉害,佩服佩服!

  周越止不住感叹。

  瘦道士此番之言,鲁肃闻之顿即大怒,臭骂出声道:“放屁!我鲁肃岂会跪你这等匹夫!”

  瘦道士挨了这顿骂,不由气极,瘦削脸颊微微抽动,正欲出言,却听高个子道士冷声道:“难道二公子并不想救你兄长?二公子要知道,此碗符水仅仅就只有一炷香功效,过期可就救不了你兄长了!”

  “还请二公子速作决断吧!”瘦道士得意洋洋,心道小兔崽子让你嚣张,老子还治不了你?

  鲁肃恨得是咬牙切齿,真想当下就将这两招摇撞骗的太平道人赶走,可见周越依然朝他摇头,这才止住了这股冲动。

  但让他下跪那是万万也不可能的,正犹豫间,就忽见身后一道身影闯到高个子道士面前,扑通一声跪下去道:“二公子既不愿跪,还请仙师不要再为难他。不瞒仙师,我鲁昭也是鲁家之人,身体里流着的也是鲁家之血,照仙师所说,鲁昭应有资格替主家跪拜!”

  鲁昭此言一出,鲁肃顿时脸露惊讶,不敢置信。

  怎么可能啊!老管家是鲁家之人?父亲在世时不是说只是他们鲁家收养的一孤儿吗?

  没阴着鲁肃,高瘦两道士大失所望,高个子道士道:“话是这么说没错,可鲁管家确定自己是鲁家之人?”

  鲁昭伏于地,全身颤抖道:“千真万确,鲁昭乃鲁家第四代孙,家母王氏。主家及二公子是我亲侄。”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高瘦两道士也只好作罢。当下令老管家鲁昭跪于杖前,忏悔自己的罪念。

  只见鲁昭虔诚伏于杖下,痛哭涕流:“鲁昭有罪!”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