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宫闱宅斗 琵琶雪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多少心事,尽付乱世烟尘(七)

琵琶雪 九莉 2050 2017.01.02 15:55

  正午时分,日头高高的挂在半空里,照耀着繁华兴盛的南溏城。

  菱歌约了杜晓莉一点钟去逛百货公司,早早就换好了一身霞烟色的西式长裙,裙边镶着洁白的蕾丝。她把一半的头发盘起,剩余的长发披肩,只用一根绸带在头发上系了一枚蝴蝶结,倒也极是清丽。下楼前她将那个锦盒塞在了手包里,虽然不知道里头究竟是什么物件,终究是怕被父母亲发现了徒惹是非。饭桌上不过是大煮干丝,清炒时蔬这类的清淡菜食,只在魏云忠面前摆了一小碟酱鸭,他最喜这道菜,一日两餐必不可少,菱歌常觉得若是日子真到了过不下去的地步,他定会卖了她换酱鸭吃。此刻他吐了一口鸭骨头,一口牙齿因为常年抽烟而深黄,因而从那牙缝里挤出来的话语也带着几分烟草的呛味,“这年头,酱鸭都做得不洋不中了,酱油稀了,鸭也瘦了。总归是八百斋的酱鸭最好吃,有些日子没去了,菜都涨价了……”

  菱歌不说话,只小口的吃饭。倒不见魏太太,问起周妈,才说在花园里跟如意夫人谈事情。

  那如意夫人是剧院的老板娘,也是魏太太的贵人,当年菱歌和剧场签的酬劳,据说是那些年从未有过的高价,后来的张太太也是如意夫人牵的线,她是出了门的无事不登三宝殿,这一次不知又要生出什么幺蛾子。

  菱歌只“哦”了一声,草草吃了饭起身出门,正巧碰见母亲和如意夫人从花园里进来,她母亲穿着品红的薄呢子长外套,那丰腴的身材饱满的脸庞,一贯的贵太太模样,倒是如意夫人,本来个子就高大,又那样瘦削,还偏爱墨兰一类的色泽,倒显得脸色不佳,仿佛病怏怏的。她们本来一边走着一边用极低的声音说着什么,见着菱歌,两张宽窄长短各不相同的脸上同时堆起了暧昧的笑,菱歌只觉背脊一阵凉,和他们打了招呼便匆匆出门。她母亲的声音落在她背后,带笑嗔道,“你瞧这孩子,也不知道多吃点,这样消瘦的模样。”如意夫人笑道,“她们年轻人就追求瘦得像一把柴火,倒是有点年纪的人喜欢有肉的,握在手里舒服……”一阵意味深长的轻笑,菱歌禁不住加快了步子。

  约在了久光百货一楼的咖啡馆,西崽引着菱歌到了圆拱窗边的一个卡座,其实已经早到了几分钟,却不想杜晓莉来得更早,更不防她旁边坐着一位深咖色格子暗纹西装打扮的男士。见菱歌来了,二人立即起身,杜晓莉落落大方的介绍他们认识。便是上回约会的对象,叫于文光,在政府当文书,并不高,和杜晓莉站在一块只觉得女孩还稍微高点儿,身板子也略显瘦削,五官倒是长得清秀儒雅,加上那架金边眼镜,第一眼倒觉得像个教书先生。落座后杜晓莉坐到菱歌旁边,他们二人点了咖啡,菱歌要了一杯果子茶,等到咖啡上来时,于文光十分自然的往杜晓莉杯子里加了一颗方糖,又将另一颗切成两半,加进了各自杯子里。杜晓莉喝咖啡的这个习惯只有亲近的人才知晓,菱歌看在眼里,对她暧昧一笑,用唇语说道,“有下文啦?”杜晓莉看懂了,伸手在台子底下掐了菱歌大腿一把,她疼得直皱眉,只不敢发作。

  后来又去逛了服饰店,于文光倒是极有耐心的陪她们逛着,丝毫未见不耐烦的神色,从前杜晓莉就跟菱歌说过,若是要判断一个男士是否可以相处,先邀他逛一次街。此刻二人挤在试衣间里,菱歌忍不住骂杜晓莉“花花肠子”,杜晓莉也不反驳,倒是将耳前的头发撩起,露出了耳朵上的一对珍珠耳坠,左右摆动着给菱歌展示着,带笑说道,“他今天送我的,好看吗?”菱歌瞧着那对耳坠子,圆乎乎的珠子荡漾在杜晓莉白皙的脖间,像极了两颗雪果。

  忽然想到那年收下的聘礼里头,也有这样一对珍珠坠子,只是那珠子要名贵些。下聘的人家是当时南溏城首屈一指的大富商。她见过那位门当户对的未婚夫,比她大三岁,那时已是个翩翩少年,菱歌还记得那一回在家里花园的鲤鱼池旁,他拉着她的手说,“等你满了十八,我就迎你过门。”菱歌害羞,还来不及应答,一枚吻已经落在了她唇上,那样柔软,那样炙热,那样陌生。才十五岁,胸腔里仿佛装了万千头小鹿,在胡乱撞着,懵懂间只知道抓紧了他的衣领,芙蓉缎的料子,握在手里凉得灼人。

  “很适合你。”菱歌回过神来称赞道,“他倒是好眼力。”杜晓莉心满意足的放下了头发,伸手摸着那珠子,极怜爱的,说道,“他家里也不是什么富贵人家,父母都是普通工人,过几年就不做事了,上头有一个哥哥,还没有娶妻,在枫露桥旁边开了间做旗袍的小店。他自己薪水也不高,总归是养得起家……”说着不好意思似的垂了垂头,“我图他对我好。”

  方才喝的那杯果子茶定是没有将糖搅匀,这时候在胃里反了酸,那股灼热直冲到了心头来。

  菱歌忍住了胸口处因那灼热引起的疼痛,拉了拉杜晓莉的手,轻轻的说,“对你好是最要紧的,日子好坏都能过,只要他对你好。”末了又喃喃似的,声音极低的说了一句,“富贵人家的情意,有时候比一张纸还薄。”

  两个人在试衣间里呆了好长的时间,直到店员在外头催促,才开门出来,却不见了于文光的身影,杜晓莉正思索着他该不会等不及跑了吧,一转头却发现他坐在角落里的一张高背椅上睡着了,头斜歪着,嘴巴微微张开,额前的头发有些乱了,看上去倒像个小老头子。杜晓莉忍不住笑出了声,这一笑倒把他吵醒了,慌忙间坐直了身子,迷糊着眼睛高声道,“我没睡!”话音未落,脸上的眼镜先歪了下来,惹得店里的人哄堂大笑。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