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鸢白

鸢白

鸢青

  • 都市

    类型
  • 2016.12.29上架
  • 0.22

    连载(字)

0位书友共同开启《鸢白》的都市之旅

本书由起点中文网进行电子制作与发行
©版权所有 侵权必究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我们都曾是个少年

鸢白 鸢青 2232 2016.12.29 18:17

  “哥,快起床走啦,今天肯定能抓到很多,晚了就被别人抢先啦。”小波一大清早就在门外大嗓门儿的喊了。

  “来了、来了,一忽儿就好。”那是Z县的一栋土瓦房里传来的一个稚嫩的声音,不一会儿,只见一个清秀的少年从门里光着脚丫子就跑了出来,裤腿儿还高卷着,手里拿着一个小麻袋,腰间拴着一个小渔篓,只见他一边把手里的麻袋递给了在门外大喊的小波,一边兴奋的说着:“走吧、走吧,昨晚下了一夜的雨,今天定能有大收获。”

  只见两个十岁大,1米3左右的小屁孩儿眉飞色舞的跑了出去,两人裤子的膝盖、屁股等处都有明显的补丁,补丁上老式藏青色的布料和白色的针线条是分外的刺眼,补丁周边还有稀疏的布料拉线在飞扬,那是布料质量不太好,被尖刺物刮到后拉扯出来的丝线。

  这里是蜀地的丘陵地带了,到处都是低矮的小山包,从山顶跑到山脚也就1分钟而已。两人跑到土瓦房背面小山包下的泥路上,那里已经有个人在等着他们了,也是差不多大的年纪,只是衣着上就没有补丁了,也是一样高卷着裤脚,光着脚丫子,手里拿着个塑料袋儿,正可劲儿的冲着两人招手。

  三人汇合后就直接往前跑,不一忽儿就来到一块儿稻田里。这是蜀地秋雨靠冬的季节,农家作物都已经收割完毕,稻田里随处可见水稻收割完后的枯萎稻桩;稻田都是成片的一块儿接着一块儿,相互之间有个小小的缺口连通着水流,由于昨夜下了雨,稻田间的水流能有饭碗的碗口粗细在流淌。

  三人迅速把之前就存放在缺口处破破的竹撮箕接放到水流下,然后迅速跑到下一块稻田的水流缺口处,一连放置了八九个才停下来。然后就看见三人迅速的挽起裤脚直至大腿中部,嗖的一下子就下到田里去了,三人各朝一边沿着田埂边弯腰游走着,不时传出来各种叫喊声、欢笑声、痛呼声。

  仔细一看,原来三人是在抓小龙虾,田埂底部有着很多大小不一洞,有的显得黑乎乎的,光滑而又深邃,有的则是还有泥浆在洞口处堆积,只见三人都很少理会那些黑乎乎的大洞,然而看见有泥浆堆积洞口的时候,则会迅速上前,捞起衣袖,把手伸进去,不一会儿就会看见他们手里抓着一个个红红的小龙虾出来,兴高采烈的塞进了麻袋里。正在此时,只见三人中最后汇合的那个小男孩儿一声叫骂:“我R它妈卖批哟,手都跟老子夹出血来了。”然而却是根本不管不顾的用手拿起刚抓到的一只红黑色大龙虾,冲着另外两人炫耀的说到:“看到没、看到没,我逮着一个大的,你们哪个有我的大。”另外两人都一起露出兴奋地神色,却又听到小波不服气的说了一句:“徐元,你这个能算多大,昨天我抓到一个比你的大,一会儿回去让你看看。”徐元接着就发出一个:“切~!又不是今天的。”然而,话刚说完,另一个小男孩儿却是说道:“徐元,来给我看看,这个夹子这么大,感觉肉好多。”龙虾刚接过来,却是被小男孩儿直接就装进了自己的袋子里,留下徐元在那里瞪着牛眼干嚎不停,不过他却又不上前去抢。

  原来,刚才这一只黑红色的大龙虾是直接在稻田的水里,听到人的响动声儿,才迅速的钻进了田埂边一个又黑又深的洞,这类黑乎乎的洞通常都是以前的龙虾挖出来居住的,被人抓去以后没了宿主,时间一长没有新泥搅动,就会黑乎乎的一个,又或者每年都有一些专业的渔人,会在稻田空闲的时候打一些药水,把田里的鱼、虾、泥鳅、和黄鳝毒死,它们死之前都会从泥里跑出来,第二天再来捡现成的。所以,这类以前就有的虾洞一般也就不会有龙虾在里面了,他们才会不顾这一类的虾洞。然而,凡事都有例外,偶尔有一些新生的龙虾在水里游来游去,懒得自己打洞,就会占据这一类现成的洞。而这一类龙虾都比较精明而且个儿大,攻击性强,攻击招式凶猛,刚才徐元就是一不小心被它给蛰了。

  三人一直从早上8点多抓到了10点多才停下来,又回到了田间的流水口,此时只见竹撮箕里面装着各种杂七杂八的小虾米。小到小鱼苗,大部分都是一指宽大小的小刀片儿鱼和泥鳅,而两三指宽的鲫鱼确是只有三两只在蹦跶,零星还有几个田螺粘在边上。

  但是三人确是显得非常的兴奋,收拾完八九个撮箕后,渔篓才不过起底有两个指节深而已,显然并没有很多,依稀可见有那么10来条小鲫鱼在蹦跶,其余都是泥鳅居多。并不是每一个流水口都会有鱼的,只有那些在水稻成长期间在田里放进去鱼苗的田里才会有,农家在水稻收割后也会打捞养殖的鱼,他们接到的都是打捞剩下的,否则也只能接到泥鳅了。

  三人回到家已经是中午时分,只见家长听见他们的笑声,从家里走了出来,骂骂咧咧的说到:“你们三剑客整天参合在一起,就知道弄这些,浑身冻得紫红紫红的也不知道冷。”然而看见他们拿着回来的小鱼虾却又是略显笑意,因为合着之前几天的差不多有10多斤了,待到赶集的时候可以拿去卖了,能有四十来块钱,除掉给这三个孩子买点儿小零食,还能剩下好些来做日常用度。

  三孩子也不闹,自个儿的在旁边捯饬着,这种时候,小波都会问到:“三妈,什么时候吃饭呀。”然后徐元自会接到:“弄好了自然会叫你的,你急什么嘛。”小波则是跟着小男孩儿一起看着大人笑笑。小波的父亲一直以来都酗酒的厉害,甚至两三天不见人,有时也喝醉了躺在乡间的小路上,母亲则是一个精神病人,俗称:疯子。所以,基本上一直都跟着他哥屁股后面转来转去。

  罗小贱出生于YN母亲是YN人,父亲是SC人,就是小波他爸的弟弟,家里排行老三,而徐元的母亲则与罗小贱的母亲,也就是小波的三妈是姐妹。所以,他们三从小就整天腻在一起,加之三人上学也都是一个班级,上学一起上、周末一起玩儿,被村里邻居称作:三剑客。小波整天以他哥为首,徐元虽是年纪最大的,却是一个人拗不过俩,慢慢的三人也就都以罗小贱为中心。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