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青春校园 野生刍狗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事恶遇

野生刍狗 梅陵 2067 2017.01.02 23:47

  我无法想象狄大卫看到自己的英语成绩会是什么样的心情,应该如今天的天气一样,阴云密布吧。当我看到自己的103分成绩时候我在思量我抄给狄大卫的英语答案里选择题都是错的。我想他的心情应该满是焦灼吧

  郑恒的英语成绩只比我高了五分。看来作为老师没认真批卷。

  刘思琦看到了我的英语成绩时候也满是讶异。

  “你怎么搞得?作弊了吧?”

  “怎么可能,我身后坐的是郑恒,他怎么会给我抄答案呢。你真想多了,况且我这么个正直友爱热血有正义感的人怎么会做做这种卑鄙无耻的作弊行为呢,你这是对我人格的侮辱啊。”

  开玩笑,我怎么可能承认了呢。我可要树立自己伟大的同桌形象啊。

  “陈墨,是不是你改了我递给狄大卫的小抄?!你行啊,你公报私仇。”郑恒冲过来急急忙忙的和我说。

  我靠,刚刚说过我没作弊,被打脸了。以刘思琦的聪明一定能猜到我的小动作。我没顾着和刘思琦搭话。冲着郑恒就是一顿教育,“你开什么玩笑,有这事嘛?你侮辱我作弊我认了,这种小人之事能是我做的嘛?帮你们作弊我已经是很友善了,你事后还这么血口喷人,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写的错答案让狄大卫仇视我。”

  “你,你行!我记住你了。”郑恒被我呛得满口无言。

  “恩,没事想想我。”

  落座后刘思琦看我的眼神我没看懂。不过我知道不是善意的。

  “可以啊陈墨,你英语水平藏得真够深的,下次都快超过我了。”刘思琦全班英语第一,113分,比我高十分。

  “这个可以有,十分的差距嘛,又不是不可逾越。”

  我和刘思琦的赌注我可以确定自己是百分之万的输了。这个妖孽比我还能文能武。没有多余的心思在学习之外投注。学期第一节体育课上测试体能,全班长跑领先第一的刘思琦靠的不仅是一双大长腿。我这长腿可不也落在她五十米开外。

  后来和我坐一起时候我问他,我问你怎么这么能跑啊,她说小时候妈妈练得体操,所以自己的体能很好。难怪她身材那么好。

  下面的语文和数学成绩也是不用担心落在班级十名开外,我的数学有刘思琦辅导,再加上我上课那么认真。双管齐下能差到哪儿去,再者语文是中国人木母语,只要不太蠢都不会拿低分。

  不过和我敬爱的同桌比,还是算了吧,她这个姐姐是当定了。我好像也没吃亏是吧?

  可是。

  试卷总分统计下来之后。

  让我为之一震得是。

  “小弟弟,你服不服?”

  我的成绩当然没有刘思琦好,可是这个称谓。是不是有点太奇怪了。

  “喂,你可以叫我小弟,可以叫我弟弟,为什么一定要叫我小弟弟啊?!”我出奇的有些窘迫。

  “挺好啊,手下败将何以言勇。我就这么喊了,你不乐意了?愿赌服输能行吗?答应的事儿就给我做到,乖,叫声姐姐来听。”

  “姐。我错了,那我能请你别叫我小弟弟吗?”

  “不行,小弟弟。”

  这时候我才发现,我这个同桌不简单,软硬不吃。真是难搞定。

  还好没被别人听见,不然我面子可丢的够大发了。

  “下午的体育课老师开会,你们在教室自习吧。”老金从前门进来对我们说道。

  “好!”大家喜出望外~那个体育老师就是个施虐狂。一言不合跑圈跑圈。上次有个同学请病假不行还偏偏跟着到校医室确认病情。我们班的代课老师都一个样。不知道是不是老金这种负责任的精神感染了他们,还是家里媳妇都处于更年期,气不顺都往我们撒气。

  刚刚考完试大伙儿都处于一种放松状态,班长也没怎么管我们。一班里自习时都在吵吵嚷嚷。

  “陈墨,有人叫你!”刚刚下课,就有一个同学说有人找,我寻思着啥事儿啊。还在公共厕所。有话还得找这破地方说。

  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吃亏,由于经验不足。或者说,没有那方面的阴暗心思。

  当我在厕所被一堆人围起来的时候我大大咧咧的性格才感到不妙。

  但是人总在危机关头会作出反应。当然,我只身一人并没有和七八个人较量的勇气。所以当第一脚踹过来的时候我做了最正确的反应。蹲下双手抱头。被动挨打。

  片刻之后,当我背上被踹了几十脚的时候。他们撂下狠话散去。

  我下意识的行为让我并没有收到什么实质性的伤害,但我因此受辱,让我下了某个决心。

  用韩信的胯下之辱来安慰自己未免只是阿Q精神,我擦擦了因为内脏受到打击而溢出嘴角的鲜血,想到了鲁迅先生的那句话。

  “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

  在此之前,我并没有把郑恒和狄大卫他们当一回事。但因为这次伤害到他们的利益的。对我予以这种报复。

  事不过三,我对此事一肚子怒火。但我强行压制下来。因为在H市并没有我能找到的关系和渠道能让我对他们以其人之道还置其人之身。

  脱下外套拿在手上我回到了教室。进门时郑恒耀武扬威的望着我。似乎对我有此遭遇心知肚明。但他不知道,我算计下手的第一个目标,就是他。狄大卫呢,至始至终都是受着郑恒的指使。在我看来就是个有勇无谋的莽夫罢了。要整他太容易。

  “你怎么啦,不冷啊。衣服怎么脱下来了?”

  “没事,天气不好路滑,摔了一跤,脏了。”我记不清这是第几次对刘思琦撒谎了。

  “我这儿有校服,你先穿上吧。别冻着了。”

  不是吧,真把我当弟弟啦~这么温柔这么关心我。为了擦去嘴角的血我洗了吧脸。

  “你这脸怎么也湿了,外面没下雨啊。”“我脸着地的不行吗?”

  “这有纸,来我给你擦干。”

  郑恒回头看到我被打了一顿回教室还有人送衣服擦脸,冒着怒火的一双眼睛,我没有看见。

  很快,他就会对自己对我做的事情充满歉意了。是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