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仙剑奇缘之灵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章 千里坡酒仙

仙剑奇缘之灵动天下 三月灵 3267 2017.01.15 11:00

  “咳咳”小邪真是能吹牛皮,灵儿听着都不好意思了,强咳俩声打住他继续吹下去,灵儿一把抓过小邪,“走了”,一跃而上,坐在金蟾兽背上朝山下飞去,云蝉子一听,灵儿要做危险之事,很不放心,回头对花花施以眼色,花花点点头,狡黠的一笑,“嘿嘿,师兄放心”,这一笑,反倒是让云蝉子不放心了,云蝉子心想这家伙笑的这么阴险,但又很是担心灵儿,就追了上去,阿宝看云师兄御剑飞走,也想跟上去,被胖子一把抱住,“小祖宗,你就省省心吧,我们可是新入派弟子,哪能想下山就下山,你小心被雪瑶上仙处罚”。

  “哼,哼”阿宝气急败坏,又是跺脚又是哼哼,拿胖子撒起气来,一个愿打一个愿挨,胖子倒是很享受阿宝的拳打脚踢。“你个死胖子,到底和谁一伙还貌若天仙,还心地善良”,阿宝一边打一边骂“阿宝妹妹,心底善良,貌若天仙”,胖子一边躲着阿宝的拳头,一边说着俏皮话。

  云蝉子一路尾随灵儿,来到山下一片翠竹林,往前走了不久,看到在竹林中趴着的金蟾兽,金蟾兽眯着眼睛打着盹,俩只耳朵不时扇动着,听着周围动静,它懒洋洋睁开一支眼,看到四下张望的云蝉子,嘴角一撇,似乎露出一副狡诈的笑容,云蝉子没有看到灵儿,心想灵儿呢,他们去哪了,再看一眼这金蟾兽,不觉浑身一颤,这笑容未免也太猥琐了,于是绕过金蟾兽,继续往前走,金蟾兽半眯半张着眼,看一眼云蝉子背影,哼唧一声,鼻孔喘出一股粗气,吹着地上的落叶,纷飞,仍然是一副带着诡异笑容的面庞,目送云蝉子离开,云蝉子不觉后背一阵发凉,心里直发毛,想到金蟾兽小的时候,自己经常戏耍它,不觉心有余悸,后怕,便赶紧跑开,穿出竹林。

  云蝉子看到一条小路,幽深绵长,路旁有个石碑刻着千里坡3个字,“千里坡,是哪里”,云蝉子还是第一次来这,沿着小路往里走了好一会,过往行人甚少,看到云蝉子,大家都要多瞄上俩眼,云蝉子一路感觉怪怪的,很诡异,不知走了多久,“哎呦,累死我了”,云蝉子自言自语,走的是口干舌燥,心想零零星星总有百姓出现,不然我早御剑飞行了。

  突然远处飘来一阵阵酒香,云蝉子使劲嗅着,嘴里说道“恩,恩,真香,好酒”,闻着这酒香,云蝉子似乎充满了动力,一路小跑起来,“哎呦,也不知是谁定的这破规矩,平日下山,修灵派弟子一律不许使用仙法”。跑了半刻钟,酒香是从前面一家酒铺传来的,正巧灵儿也在,她和小邪正在这家酒铺与店家说话,难道仙尊的重要考察,与这家酒铺有关,只见这家酒铺挂着一面旗杆,上面写着千里香,与灵儿说话的店家,是位老者,佝偻着背,个子很矮,一脸麻子,皮肤皱皱巴巴,黝黑黝黑的。云蝉子站在远处远远观望,看一圈酒铺四周环境,酒铺像个蜗牛洞似的,一股一股耸立在地面上,门面不高,自己要弯着腰才能进去,酒铺后面是一片小树林,酒铺一旁摆着几张桌子,坐了一些过往行客,大家在这里驻足歇脚,大口喝酒,路对面便是一家牛肉脯,店小二不时过去为客官添加牛肉,“牛肉一斤”,店小二喊着,“酒老,再来一壶酒”,一位客官对旧铺老板说道,云蝉子心想原来这老头叫酒老,看着周围也没有什么不妥之处,云蝉子放心不少,难道小邪所说的仙尊任务,就是下山买酒,这小邪也真是能吹,买个酒竟能说的如此让人胆战心惊,殊不知云蝉子这是被情所迷,心急则乱,上了小邪的当。

  “老人家,我要俩壶稻花香酿”,灵儿对卖酒的老者说道,“没有了,姑娘,你来晚一步,酒都被那位客官买走了”,说着,顺势指了一下坐在不远处的一位酒客,只见这人不惑之年一脸神采飞扬,衣冠楚楚一身青衣飘飘,相貌堂堂一副饱览江湖之态,明眸皓齿,谈笑风生间似与花水师兄神合志通。

  “哈哈”,只听他举杯高吟,“千里飘香稻花酿,举杯未饮人欲醉,醉卧酒家切莫笑,天涯几人能识君,君知我心思明月,明月亦是思君心”,灵儿似懂非懂的走向这位饮酒者,双手作揖,俯身鞠一躬,说道“在下杨灵,刚闻阁下一诗,阁下满腹文采,气宇非凡,斗胆请教阁下尊名”,男子看一眼灵儿,仰头畅饮一杯,示意灵儿坐下,说道“人人道我醉,我笑人人痴,世人多情扰,吾独饮酒乐,酒仙胜我名”,说着又是一杯进肚,“哦,原来是酒仙尊下”,灵儿抱拳说道,“恩,今日与姑娘一见,乃上世缘分,姑娘一身灵气,明眸心慧,玉手纤纤,富贵人家,本该眉心舒展,神采奕奕,为何姑娘却是眉锁心头,满怀忧愁之感”,酒仙仔细打量灵儿一番说道,云蝉子在一旁听着,心想灵儿一定还是为家人的离世而伤心,不觉心里一阵酸楚,为自己不能陪在灵儿身边而自责。

  灵儿心想这人气度非凡,仅仅看自己一眼就能猜中这么多,非一般人也,于是更加尊敬的说道“尊驾慧眼识人,洞若观火,小辈不敢隐瞒,我今奉姑姑之名前来买酒,不想却被尊下尽数买去,尊下可否卖于我俩壶,使我不负姑姑所托”,“咳咳,卖与你不是不可,只是这酒珍贵,我亦不是喜金之人……”酒仙似别有所求,这时躲在一旁偷听的云蝉子忍不住了,上前把剑啪的一声,摔放在酒仙的桌子上,灵儿被惊了一下,“你怎么跟来了”,云蝉子不理会灵儿和小邪的惊讶目光,一腿踩在板凳上,对酒仙说道“你这大叔,答允卖与人家,又不要钱财,你想要什么”,酒仙镇定自若,若无其人似的继续饮酒,不予理会云蝉子,“尊下,莫要怪罪,我这朋友,性情豪爽,心直口快,但心地纯善,绝无他意”,灵儿瞪一眼云蝉子,云蝉子这才收敛,不情愿的双手作揖,朝酒仙说道“酒仙尊下,多有冒犯,还请见谅,天下人人都爱财如命,酒仙如此清高,小弟佩服佩服”说着云蝉子又抱拳,施一礼。

  “哈哈,钱财乃身外之物,你们这些修道弟子,话里有话心口不一,非你们仙尊所授也。”说完,接着转向灵儿“灵儿姑娘,今日若是能听吾讲个故事,这酒便赠与你了”,听故事,满怀好奇,灵儿答应道“尊下,请讲”。云蝉子瞬间也对这酒仙,充满好奇,一屁股坐下,满目期待的准备听酒仙讲故事,酒仙看一眼云蝉子,说道“如此美酒我独饮,岂不浪费,不如请公子与我同饮”,说着拿起俩杯子,倒满,递给云蝉子和小邪,小邪第一次喝这种仙酒,还不太适应,微尝一口,酒烈如火烧舌头般,“啊”小邪瞬间感觉舌头烫的不行,用手呼呼扇起来,跟小狗似的吐着舌头,呼呼呼,云蝉子拿上前来一闻,“真香,好酒”,一饮而尽,“哈哈,痛快”说着,酒仙又给斟满,开始讲起他的故事。

  “很久以前,有一位皇帝,后宫三千佳丽,他却独独钟爱一人,明月王妃,他不顾大臣阻扰,将出身贫贱的明月王妃,一路扶持到后位,明月皇后为他诞下一子,其子一出生就被奉为太子,皇帝对明月集万般宠爱与一身,不料一日,皇帝却发现她与朝中大将有染,皇帝受奸人蒙蔽,挑唆,误以为大将军与明月要预谋篡位,皇帝大怒,伤心欲绝,将其打入冷宫,并灭了大将军九族”,酒仙饮一杯酒,双目望向天空,神游所思,往昔之事历历在目。

  “今日朕是来告诉你,明日就是楚天的死期,朕要灭他九族”,皇帝生气的对明月皇后说道,“陛下,陛下,求陛下开恩,饶过大将军,大将军忠心耿耿”,“臣妾乃是遭人陷害,您误会我与大将军了”,“陛下,陛下,您为何不相信臣妾”明月皇后紧紧拽着皇帝的袖角哭到在地,皇上用力甩开明月皇后的手,将其踢向一边,这是明月皇后被打入冷宫与陛下的最后一面,美人忧锁冷宫中,冷风无力百花残,慕君之心似明月,万般荣宠空害己。

  后来皇帝知道,明月皇后和大将军是遭人陷害,都是权势金钱欲望惹的祸,可是明月已死,一段白绫香消玉殒,一生痴念化作恨雨,皇帝大怒,要杀害死明月的钱雯皇后,“陛下,您不能杀我,我身怀龙种,陛下,您就可怜一下我腹中的孩子,等孩子一出生,臣妾自行了短,绝不沾了陛下的手”,钱雯皇后伙同其父当朝宰相钱忠义,一起陷害明月皇后,以登后位,不料此事败露,皇帝大怒,势要斩杀钱府一家,诸位大臣却以死阻挡“陛下,请陛下三思,宰相大人,忠心耿耿,一心为国,俩朝元老,不可杀之呀”,“请陛下开恩”。

  此事闹大,惊动了太后,皇帝一向孝顺,太后以死相逼,“吾儿,逝者已逝往事难回,难道你要让生者也痛,朝野大乱吗,为一个死去的妃子值得吗?”太后苦苦相劝,皇上深思“值与不值,哈哈”悲痛长叹一声,脱下龙袍飘然离去。

  酒仙再次举杯一饮而尽,满面沧桑,一眼忧伤。权势熏心,利欲蒙眼,我的帝王至尊,万般荣宠害了明月,也毁了自己。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