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仙剑奇缘之灵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灵儿断案(下)

仙剑奇缘之灵动天下 三月灵 2971 2017.01.23 20:31

  花水上仙笑眯眯的看向灵儿,一手持扇伸向灵儿,做一手势,示意请灵儿小师妹为大家揭开谜底,尽快满足大家好奇心,“小师妹,就不要卖关子了,快点告诉大家小贼在哪呀?”大家都充满期待的望向灵儿,灵儿朝花水师兄点点头说道,“这小贼就藏在御林宫,就在大家身边”,话音光落,大家一阵骚乱,气氛变得紧张,花水上仙虽然已经猜到,但听灵儿这么一说,还是很吃惊,小挪俩步,靠近灵儿,折扇一挥,挡住半边脸悄声对灵儿说“小师妹,你可有证据,师兄我一派正气,一向兢兢业业,教导有方,弟子个个温文儒雅,忠义憨厚”说着指一指吴大佑,摇摇头,心想你看就这模样,就这憨厚劲,哪有这本事,在环视一下周围弟子,个个似大佑弟子般忠厚。

  花水上仙继续说道“小师妹,师兄我的一世英名就交到你手里了”,拍一拍灵儿的肩膀,长吁一口“哎”。

  灵儿诙谐的一笑,继续说道“这小贼能飞天遁地,非御林宫弟子所为,他贪财喜色,行为狡猾,非修灵派弟子所秉性”。说完这句话,花水上仙似乎放心不少,长舒一口气,心想还好不是我弟子,不然面子丢大了,接着转念一想,不对呀,难道御林宫进来奸细了,接着冲大家说道“能飞天遁地,这等神力,难道是魔教之徒,混进我修灵山中”,大家一听更加紧张,紧紧握住手中之剑,四下环顾,准备随时出击,气氛变得十分紧张。

  “大家不要紧张,稍安勿躁”,灵儿安抚众人说道,“我们修灵派戒备森严,魔教之徒岂能轻易闯进这灵气之地”,“这小贼乃是御林宫之物,小贼就是”灵儿伸手指向胖子,众人皆看向胖子,一阵骚乱窃窃私语,胖子一脸无辜,茫然,大惊道:“啊,不是我,不是我”,胖子一阵发慌,舌头像是打了节,结结巴巴,说不流利,“不是我,不是我,小师叔冤枉呀”,只听噗通一声胖子跪在地上,连连向师傅磕头,金猥兽也被胖子这一举动,一不小心从胖子怀里摔了出来,落倒地上,金猥兽摸着屁股嗷嗷叫,胖子连磕3个响头“师傅,要替徒儿做主呀,徒儿冤枉呀,徒儿之心,天真无邪,徒儿之性,善良纯真,徒儿之为,磊落光明,徒儿,岂会做这偷鸡摸狗之事”。胖子一番滔滔不绝,让灵儿一句话也插不进去,花水上仙看一眼胖子,一脸无辜,表情真挚不像说谎,然后看向灵儿,“小师妹,你看那满面泪光,一脸无辜,是不是搞错了”,灵儿接着说道,“贼人,就是他”。

  只见灵儿手指轻轻一变方向,这会灵儿指向的是蹲在地上摸屁股的金猥兽,金猥兽看灵儿指向自己,一把钻进胖子怀里,露出一个小脑袋瓜,神像可怜巴巴,俩眼似带泪光闪烁,嘴角轻轻一暼,俩只小爪子挠着鼻子,一脸委屈可怜的样子望向花水上仙和灵儿,发出抽噎的声音,似在抗议灵儿的指正。

  胖子看金猥兽这一脸可怜相,瞬间心软,抱紧金猥兽,心想这小小灵兽岂会有如此大的本领,一定是小师叔看我们不顺眼,故意刁难,于是便冲灵儿喊道“小师叔,小猥不过是一只小灵兽,尚还年幼,怎会有如此大的本事,一日偷盗俩个宫殿,还不被师兄,师尊抓到,小师叔不可平白无故,毫无证据的冤枉我们呀”,说完,二人抱头哭起来,场面凄凄惨惨,灵儿摇摇头,长叹一声“哎”,说着看一眼小邪,小邪点点头,朝他们二人扔向一黑衣长袍,南宫度,汐玥,云蝉子一看,这就是那日黑衣人所穿的衣服,“禀告师尊,这件黑衣就是那日贼人所穿”,几名仙灵宫的女弟子也出来指证,“就是这件衣服,那日那采花贼也是穿着一件这样的黑衣”。

  胖子看一眼那黑衣“一件衣服不能说明什么,况且这只是一件普通的夜行衣袍,人人都有,岂非人人都有嫌疑”,灵儿说道,“这衣服是你们御林宫之物,看这大小,应该是御林宫身材魁梧的弟子所穿衣码”,“应该就是你的”,胖子一把抓起这衣服,小声嘟囔道:“我的”,然后仔细查看一番,的确像是自己的夜行服,“那这贼人,更不可能是小猥猥了”,说着一把提溜起金猥兽,“大家看,小猥猥身材娇小,怎么能穿的起这大衣”,说完,胖子满脸微笑暗暗为自己这一聪明的发现感到骄傲高兴,金猥兽也连连点头。二人真是肝胆相照,手足情深呀。

  “如果我没有猜错,金猥兽现在这幅模样,应该是伪装,并非真面目,看他虽体格较小,肚腩却是圆滑上下鼓动,应该是会攒气功的”,说完示意小邪一眼,小邪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一把捉过金猥兽,只见小邪屏气运功,将体内一股真气由腹中运出,金猥兽紧紧闭起嘴巴,小邪拍拍俩大耳光扇向金猥兽,金猥兽眼冒金光,口吐舌头,小邪将体内那股气流射入金猥兽口中,把金猥兽往地上一扔,只见那股气流,在金猥兽体内上下攒动一番,汇入腹中,接着金猥兽变成一个圆嘟嘟的小肥球,四肢伸了出来,原本体态似刺猬的金猥兽被这股真气一穿,四肢伸出变长,接着原来的小胖球上下窜动,像一根拉条似的被拉的细细长长,圆圆的肚子里,一股真气上下流窜,随着灵气窜动,金猥兽越来越长,长到半个人头高,小邪再次发功,一掌打向金猥兽腹部,那股灵气从金猥兽口中吐出,金猥兽像泄了气的气球,嗖的一声,又变成一小胖球,摔落在地上。

  胖子看的目瞪口呆,心想这是什么情况,小邪耍的是什么妖法。

  花水上仙,与风影对视一眼,他们知道金猥兽有这神力,只是数年过去,大家都忘了,没想到灵儿小师妹居然知道灵兽的这个隐秘神功,花水师尊一阵谬赞“小师妹,厉害,真是无所不知呀”,灵儿心想多亏平日仙尊让自己多看的那几摞厚书,记载天上人间各类仙草,灵兽,才让她偶然发现金猥兽的这一秘密。

  花水上前蹭一下灵儿“小师妹,佩服”,花水双手抱拳继续问道灵儿,“可是小师妹,御林宫到龙阳宫非御剑,飞术不能过也,这金猥兽是地上灵兽,可不会空中飞行之术呀,他是如何在短短时间内通往龙阳宫呢?”,胖子一听,眼睛提溜一转,“就是,就是,我家小猥猥可没长翅膀的”,说着一把抱过金猥兽,举给大家看,金猥兽似乎又看到希望,再次装出一副无辜相望向众人。

  灵儿答道“金猥兽的确没有翅膀,可是他可以借翅膀”,说着指向周大志身后的鸨鸨兽,鸨鸨兽正趴在地上,眯着眼睛打盹,一听有人指证他,大家都目光严厉的看向他,鸨鸨兽一阵胆小,吓得一动不动,浑身打颤,这小模样也很是可怜,周大志看一眼鸨鸨兽,望向灵儿小师叔,只听灵儿接着说道“鸨鸨兽非常好收买,只要金猥兽给他的食物足够鲜美,他一定会为金猥兽效劳”,然后对周大志说道,“你曾告诉我,鸨鸨兽最近绝食,其实他并非绝食而是吃到更美味的食物”,“想必小黑林中的血迹,骨头就是金猥兽狩猎所造”。

  胖子一听,这可冤枉我家小猥猥了,其实那些野鸡,野兔都是他捕猎的,可又不能说,心想,兄弟你替我背这黑锅,我日后一定好好补偿你。转念一想,难不成我最近烤的美味,都是被你偷走了,想着,看向金猥兽,二人眼神交流一番,胖子突感一阵冷风,心里一凉,完了,这盗窃之事与金猥兽还真是扯上大关系了,一时变得哑口无言,不敢再多加辩解,只是更加紧紧抱住金猥兽,希望一切都没有发生过。

  灵儿继续说道“从御林宫到龙阳宫最快需要一刻钟,当我们赶到龙阳宫,藏宝阁已空空如也,金银珠宝凭空而飞,非人力所为,当然金猥兽也不可能有这么大能耐,短短时间将毛毛引开,又偷盗财物并将其运走”。大家一阵吃惊,胖子感觉情况又有所变,似乎柳暗花明,眼前又突现希望,他满怀激动,一副希翼的小眼神望向灵儿。灵儿看一眼胖子说道,“所以大家的直觉都是错误的”。

  众人听得一脸懵懂,却都被灵儿整蒙了圈,眼下到底贼人是谁,也傻傻分不清楚了。一个脑瓜直接不够用了,云蝉子,花水上仙却似乎略有所懂,“哦”二人一拍手掌,大叫道,“原来如此”。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