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仙剑奇缘之灵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五章 神女娘娘

仙剑奇缘之灵动天下 三月灵 2997 2017.03.13 12:21

  找到客栈住下,天色已晚,大家劳累一天简单吃过晚膳便各自回房休息了,灵儿躺在床上,望着桌子上的红烛,想着如何拿出那30两黄金,3日后那神女娘娘又要如何让自己怀孕,辗转反侧,久久才入睡。

  次日清晨,大家早膳之际正商讨3日后如何应对这神女娘娘,门外突然来了俩个侍卫,像是蓝姬国王宫护卫,“属下拜见王子殿下,公主殿下”,侍卫们说道,大家很是惊奇,王宫的侍卫怎么来了,阿宝还在担心“是不是王宫出事了,我母后唤你们来的吗?”汐玥却是一副早已猜到的样子,对他们平静的说道“起来吧”,这时只见这侍卫起身上前递上一看着似乎有些重的箱子,汐玥示意放到一边的桌子上,挥手让二人退下,侍卫拜别汐玥与阿宝,“属下告退”给大家施一礼,便走了。

  “这”,灵儿指一指那箱子问道,灵儿似乎猜到了那箱子里的东西,“小师叔昨日不是说那道姑要30两黄金吗,我便连夜飞信于将军府,让父亲差人送了来,眼下不知小师叔可想好了应对策略?”。

  灵儿看一眼云哥哥,点点头,将大家聚在一起,说出自己计划。

  3日后大家便带着黄金再次来到送子庙,只见上次的美人也从轿撵里走了出来,大家同一时刻一前一后来了这送子庙,从正殿走出几个道姑,来到大家面前问道“银两可备齐了”,灵儿与这美人点点头,示意后面的人将黄金拿来,“请姑姑们数点”,这些道姑们仔仔细细数了好几遍,看到数额准确,个个乐的是合不拢嘴,对待美人和灵儿他们态度一下变的更好,笑说道,“俩位贵人这边请”,然后对后面的人说道“闲杂人等在殿前等候”说着便把灵儿与美人往后院领去,云蝉子与美人的俩个丫鬟跟了过去。

  大家来到后院,看到一排整齐的厢房,这些厢房看起来倒是富丽,反倒没有了寺庙简陋厢房的韵味,灵儿被带到一个会客厅,进门走来一小道姑说道“我家神女娘娘请姑娘先在这喝杯茶,待刚刚那位沈家小姐诊完便再来替姑娘会诊”,说完便自行离开,留灵儿与云蝉子在会客厅等待。

  一盏茶的时间,那美人便从西厢房走了出来,门口等着的小丫鬟立刻迎了上去,灵儿也大步走了出来,问道美人“姑娘,刚刚在里面神女娘娘是如何为你诊治的?”灵儿上下仔细打探一番这美人,并无什么异样,继续说道“姑娘,可否将手腕借我摸一下?”,“啊”美人有些疑惑,便缓缓伸出手,灵儿替美人诊过脉,大吃一惊,这美人竟真的怀孕了。

  云蝉子看灵儿脸色有变,也猜出了一二,这美人看灵儿如此慌张,吃惊,以为自己生病了,便问道,“姑娘刚刚可是为我诊脉,小女子可是生了什么大病?”云蝉子见灵儿迟迟不语,便说道“恭喜姑娘如愿以偿,喜得贵子”。这小姐与丫鬟们一听,喜上眉梢,谢过灵儿与云蝉子便匆匆离开了。

  “灵儿,不然就不要进去了?”云蝉子微微试探道,“不行,云哥哥,不进去,就不能验证我的想法了”,灵儿大概猜到了土灵珠应该在这神女娘娘手中。云蝉子轻轻拍一拍灵儿芊手,让其宽心,这时一道姑过来对灵儿说道“请姑娘进屋,躺下”,作一手势示意灵儿进屋,灵儿点点头,云蝉子便目送灵儿进了这厢房,自己却被这道姑拦在了门口,“请公子在外面候着”,云蝉子自知进不去,心里更是忐忑,在门口徘徊着。

  灵儿一进这屋,便闻到一股迷香的气息,不好有迷香,灵儿闭气运功,眼见屋里并无其他人,刚刚也未见的有其他人随那美人出来。灵儿环视四周,这屋分俩间,进门正对一座塌,小叶紫檀木上面是软丝锦缎座塌,红酸木小方桌放中间,左手边是睡卧,有一红木圆桌位中,北边放一床,床头朝西,西面墙是一黄梨木书柜,上面摆满玉器,还有颗镶金夜明珠,甚是大,角落放着那翡翠酒壶让灵儿不觉多看俩眼,这可真不像是整日吃斋修道之人的居所,灵儿走到床前躺下,闭上双眼,假装被迷香熏睡着,仔细听着这屋里动静,只听那书柜边传来一声机关响,紧接着,灵儿感到一股微风吹来,神女娘娘的香水味飘了过来,待神女娘娘站到自己床边,轻声唤了3遍自己名字,见灵儿无应答,神女娘娘便准备施法,刚从袖口取出土灵珠,灵儿便感觉到了灵珠的灵气。

  灵儿突然睁开眼睛起身坐起,一把抓住神女娘娘的手,这手里果然握着的是土灵珠。

  神女娘娘见灵儿装睡,便觉此事不妙,来者不善,出掌就要打向灵儿,灵儿与她対掌,一掌便将这神女娘娘打了出去,这神女娘娘趴在地上,灵儿心想这道姑竟会法术,不过刚刚这対掌看来此人功力一般,只听这神女娘娘大叫道“来人”,于是从外面冲进一波道姑,见神女娘娘倒在地上,便朝灵儿扑了过来,外面云蝉子也与这些道姑起了冲突,打斗起来,不想这送子庙的道姑们竟有一些功夫在身上。

  这神女娘娘趁乱捡起土灵珠从密道逃跑了,前殿等候的南宫度他们,听到后院打斗声便冲了过来,大家都是修道之人,不可伤及无辜,点到即可,很快大家便将这群野蛮的假道姑们都给打趴在地上,云蝉子冲进屋里,灵儿也将屋里的道姑们给制服了,正在审问这道姑“你们家娘娘是什么人,从哪里偷来的土灵珠!”

  南宫度他们,也走了进来,审讯一轮下来,这些假道姑们你一句她一句的便全都招了。

  话说那“神女娘娘”原是蓝姬国神女手下一贱婢,名唤韩乐天,原是从蓝姬国临海一小国里卖身出来做粗活的贱婢,有幸进了王宫,被带进了夜香坊,做了洗粪桶的奴婢,此女狡猾奸诈,好攀炎附势,并且是个极其贪婪,喜财之人,虽是进了王宫却还不知足,整日谋划着找个更好的差事。

  于是她想尽办法,天天在夜香坊的姑姑眼前晃,拍马屁,帮姑姑洗脚捏脚的,讨得姑姑欢心之后,于是她便又做出一副可怜相来博得姑姑同情,哭诉自己家乡如何贫穷,百姓如何食不果腹,多亏蓝姬国年年施舍,国中百姓才不至于都饿死,如今她一人出来打拼,家中还有孩子,老母等自己寄回银两生活,姑姑看她着实可怜便问道“你家相公呢?”韩乐天便泣不成声了,“我那时年幼不经事,便被那男人给骗了,生下这俩娃,竟是没爹的娃”。“太可怜了”姑姑叹息道,“曾经你们家乡也是不错的,那时还是蓝姬国附属国,年年进奉,可自从你们那被荒蛮之人控制,你们的王便成了这荒蛮国的傀儡,如今这民风,这国力也大不如前了,百姓也是食不果腹,生活贫贱呀”。说罢,姑姑便将韩乐天调出夜香坊,送进了浣衣坊,“我帮你打点一番,你便去浣衣坊做活吧,那边的月银会多点,好生照顾你那子女,老母”。“多谢姑姑,多谢姑姑”,韩乐天磕了3个响头便辞别姑姑,跑到浣衣坊去报到。

  自此摇身从一个刷粪桶的贱婢变为浣衣坊下干将苑的浣衣女,专为蓝姬国的一干将士洗衣。她却仍是不甘心,借着送衣服的机会伺机勾搭一些军营士兵,想要一步登天,由于染指太多士兵这事便传到浣衣坊姑姑耳朵,被姑姑当众斥责,败坏浣衣坊的名声,赶出了浣衣坊,走投无路的韩乐天欲不知如何挽回局面,正巧碰上蓝姬国神女,神女向来善良,她便去假装投湖自尽,博得神女同情,被神女救下留在了府中,做些粗使活。

  后来神女离世,韩乐天便阴差阳错派去给神女打扫墓园。一日土灵珠破棺而出,被韩乐天发现,既然是上古神珠,土灵珠,韩乐天自知的了宝贝,想那蓝姬国神女自是千百年来的神仙,不孕不育,被土灵珠附了体,居然诞下如今的王子,我若是将此珠据为己有,日后便是荣华富贵享之不尽了。于是她便连夜带着土灵珠,逃到了赤谷松子山,数10年下来用这神珠赚钱,这土灵珠日日被韩乐天戴在身上,倒保了她永久的青春。

  知道了这道姑的身世,大家便问道“你家那娘娘逃哪里去了”,“我们真的不知呀?”灵儿指一指那机关,说道“那道姑从这密道逃走了”。胖子便随手抓来一看似年长的道姑,怒道“你这假老道,去,给我们领路”,说着一脚踹向那道姑,那道姑跌跌撞撞领大家进入密道。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