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细念因缘尽是魔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65.新仇旧恨

细念因缘尽是魔 懒喵大大 2200 2020.10.20 21:55

  阿宝赶到大家约好的会和之地,看到大家正在此地等待他们,南宫度看到阿宝,起身迎上前去,“是,阿宝小师妹!”大家看到一身伤痕赶来的阿宝,立马起身迎了上去询问怎么回事。灵儿看到了娘亲,高兴的跑了过去,紧紧抓住娘亲的手不放。“快去救胖子!”阿宝冲大家喊道,南宫度带着大家跟着阿宝就朝胖子的方向御剑飞去,“灵儿,你留在此地接应大家”云禅子不想让灵儿再次涉险,“不可以,我跟你们一起去”,灵儿放开娘亲的手,转身对大志说到“你留在此处照顾我娘亲,接应我们”。说完看一眼娘亲,夫人冲灵儿点点头,灵儿便与云禅子一同追随阿宝他们而去。

  当大家赶到的时候,只见黑衣人与胖子正在打斗,不见了那团黑烟,而素舞姑姑却倒在了血泊,“姑姑”灵儿大喊一声冲向素舞姑姑尸身,南宫度他们上前便于黑衣人交手,胖子看到大家来帮忙打黑衣人,狡黠的一笑,便退了下来,“胖子,有没有受伤?”阿宝冲上来关切的问道,胖子摇摇头,擦掉嘴角的血丝,“就他,伤不到你胖爷!”黑衣人见来者太多,便转身逃走了,“穷寇莫追”,大家都是经历过数畨拼杀,已经筋疲力尽,便都收了法器,带上素舞姑姑的尸体回到了会和点。

  周大志带大家来到一所废弃的茅屋休息,“今晚就先住在此地吧”,“我已经观察周围了,非常安全,附近没有魔徒巡逻”,大志说完便给大家拿来一些野果,可是大家都没有心思与力气吃,大家都太累了,经历这番厮杀,伤的伤,死的死,太惨了。“是谁伤了素舞姑姑?”灵儿生气的问道,看向胖子,胖子一个走神,慢了半拍,等回过神来,说道,“当然是黑衣人,大家都看到了!”“可是,当我们赶到的时候姑姑已经。。。”灵儿有点泣不成声,黑衣人,大家心里都迷糊了,一路上几次三番遇到黑衣人,似乎都是同一人,是敌是友?黑衣人救过云禅子,可刚刚黑衣人的确和胖子动手了,这一路迷惑太多,一时也想不清楚了。“大家还是提防着黑衣人!”暂时先不要妄动了,看看黑衣人,魔教中人到底有何企图。

  南宫度带着大家将素舞姑姑尸体埋葬,祭奠完之后,便计划轮流守夜,大家都要休息调整好,明日出发赶回修灵派,向仙尊师尊们禀报这一路上得到的消息。

  这一夜过的非常平静,没有九魔宫的魔徒骚扰,没有黑衣人的偷袭,灵儿将随身携带的灵药分给大家,这是用碧海花调制的药丸,可助大家治愈疗伤,恢复功力,第二天,大家便感觉身体轻松多了,准备起身返回修灵派。“胖子,你伤势恢复的可好?”阿宝想起胖子被浑身烧的血肉模糊,便有些担心他了,“没事,你看都好了”胖子将袖子撸起,果然烧痕都在慢慢愈合,胖子自身似乎在自我修复,灵儿看到胖子慢慢愈合的伤口,感到有些奇怪,大志喊道“小师叔的药真灵!长在仙尊宫里的就是不一样,我们宫里就没有这么灵验的仙药”。

  “大家都饿了吧!我出去找点吃的,我昨天看到前面山上有颗野果子树,果子长得可旺了”,说完大志便朝山上走去,宫尹剑喊道“我随你一道去”,二人说说笑笑的消失在大家视线内。灵儿扶娘亲来到有阳光的地方坐下,娘亲看上去气色好多了,手也热乎了,没有之前的寒气逼人,夫人悄悄的在灵儿耳根说了几句,灵儿看了一眼云禅子,云禅子也正在看着灵儿,二人四目相视,突然就都脸红了,娘亲看到此景,笑了笑。阿宝,却不开心了,一旁的小邪也嘟起了嘴,来到主人身边,“主人,你饿不饿,你是不是不喜欢吃果子,我去给你打野味吧!”胖子一听有肉,便附和道“走走,我陪你一起打野味!”

  汐月端来一碗水,递给夫人,“夫人,在下汐月,修灵派龙阳宫弟子”,“你是风影的弟子?你的师尊与我夫君倒有世交之情”,“我哥哥可是蓝姬国未来国君!”阿宝替哥哥抱不平,黑衣人黑衣人,宫尹剑大喊着,连滚带爬的跑了回来,指着远处的山头,大家都朝山头跑了去,发现地上一片血果,周大志躺在血泊中,怀里还抱着采摘的野果,他的脖子被咬断了,浑身精血被抽干了。阿宝大叫一声,吓得躲进了大师兄的怀里,灵儿也怔在哪里,云禅子立马用手挡住了灵儿的眼睛,大家都是直觉心头一酸,眼眶湿润了。阿宝哭了,又怕又心疼,灵儿也哭了,大志死的太惨了,他一路上照顾大家饮食起居,无微不至,心思单纯,善良老实,这么好的一个人说没就没了。

  这时,胖子和小邪也赶了回来,小邪手里还拎着一只斑鸠,埋葬下周大志,大家身心疲惫的坐在一起,看向宫尹剑,可是此时的宫师弟被吓的已经神志不清了,也是问不出什么了,“黑衣人,黑衣人是狼王”宫尹剑不停的说,“师弟,不要害怕”南宫度安抚着宫尹剑,“今晚我陪着师弟,小师叔和小师妹好好休息”,“我们轮流值夜”。

  这一晚风平浪静的过去了,没有黑衣人,宫尹剑服下灵儿的药休息一晚,第二天精神好多了,他把他和周大志发生的一切原原本本,仔仔细细的道来“昨天,我们上山摘野果,突然从树丛冲出一黑衣人,张开血盆大口就向我扑来,是周师兄为了救我,挡在了我前面,把我推开了,他与黑衣人厮杀,还让我逃出来通知你们,呜呜”,说着说着便泣不成声了。“危急关头,他想到的永远是我们,他还在担心我们,让我给大家报信。他把自己当英雄了,也不掂一掂自己几斤几两,他怎么可以这样,呜呜”宫尹剑哭的像个小女孩,“是我害了他,我不应该丢下他的,我怎么就丢下他了!”南宫度上前安慰的“师弟不要自责了,大志也不想看到你这样的”,看着越来越激动的宫师弟,大家都上前安慰。

  看到宫师弟如此情绪激动,灵儿也不好多问什么,可是黑衣人?宫师弟口中的黑衣人一定不是我们之前遇到的黑衣人,黑衣人是狼王?狼王为什么要假扮黑衣人,这又有什么阴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