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仙剑奇缘之灵动天下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五章 林夕小师妹

仙剑奇缘之灵动天下 三月灵 4308 2017.01.10 14:07

  雪瑶看一眼林夕,严厉的说道:“不许胡闹”。心想,林夕的那几下花拳绣腿,不是平日师姐,师兄们多有谦让袒护,她的剑法正如花拳绣腿,华而不实,毫无力道,剑术流利动作却不标准,难登大雅之堂,只因林夕是雪瑶的爱女,从小疼爱有加,才养出她这骄纵性子,现在修灵派内除了南宫度,云蝉子,乐妍几人,其他师兄师姐都会在比试中故意输给小师妹林夕,哄她开心,大家都很宠爱这漂亮的小师妹,结果惯出她一身自命不凡,不知天高地厚,还自觉剑术超群。

  “这,这”,花水看一眼雪瑶,不知如何是好,只见林夕转身飞向擂台,不顾娘亲呵斥,花水上仙无奈,他也知这女娃脾性一向娇惯,想做之事,无人劝得住,又想到当年被林夕这小丫头纠缠数月,折磨数日,不觉冒出一身冷汗,胖子是新来弟子,不知林夕小师妹的磨人本事和整人招数,若是出手伤了林夕脸面,恐怕就连自己日后都要受她折磨了。

  花水急忙起身,朝擂台喊去“小胖子,你这师姐剑术厉害的很,你岂是她的对手,还不快下去歇着”。胖子看师尊对自己挤眉弄眼的,感觉里面一定大有文章,便心有不甘,一脸疑惑的望着林夕,心想师姐剑术高,正好可以学习一番,师尊为何让自己下去呀,今日比剑不就是互相切磋学习吗。

  花水喊出吴大佑上擂台比试,只见大佑师兄向花水行过礼后,便飞向擂台,胖子看一眼师尊,飞了下来,站在一边看二人比试。大佑师兄看一眼林夕小师妹,朝花水师尊点点头,示意让师尊放心。花水这才安心坐下,心想这吴大佑虽然笨了点,也知道利害深浅,应该会掌握有度。

  比试开始,只见林夕又使出一套雪舞剑,粉裙飘飘,风随剑舞,龙光舞动,剑气乘粉色之光,射向大佑师兄,只见吴大佑,出剑挡住飞来的粉色之光,然后双腿速速向后退,看一眼身后,临到擂台边,便一屁股蹲坐在地上,以显示小师妹的剑光之猛烈,力量之威猛。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大佑师兄在放水,灵儿都看出来了,心想吴大佑这演技也太差了。花水一脸无奈,都不忍直视这场面,作为大师兄就这样一招败下来,也太假了,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想到一年前,比试,吴大佑与小师妹林夕连过三招,正准备输给小师妹之时,吴大佑使出一剑,刺向林夕,心想只要到小师妹面前,故意脚底一滑摔倒在地,小师妹便赢了,不想他这么来势汹汹的冲向林夕,林夕一紧张往后退去,噗通一声跌下擂台,这下可是出了大丑,从此花水师尊,御林宫便再无宁日,林夕跑去御林宫,在吴大佑的饭菜里放巴豆,害他拉了三日肚子,往花水上仙的浴盆里倒辣椒水,害的花水师尊皮肤过敏,还将马蜂窝扔进御林宫,害大家被蜂子到处追。每每想到这里,花水上仙就冒一身冷汗,谁让自己这么怜香惜玉,从不与女人计较。

  现在吴大佑见到林夕也是老鼠见到猫,恨不得一招就输给她,虽然输的太草率,太假,可是林夕小师妹还是满脸得意的抱拳说道,“师兄承让”,然后飞回娘亲身边,林夕才不计较过程如何,只看结果,输就是输。

  花水上仙擦一把冷汗,露出真挚笑容看向雪瑶,说道“师妹教导有方,林夕这剑术真是越来越高超,剑式也是如此绝美,妙哉,哈哈”,林夕头轻轻一扬,一副傲视天下之态,雪瑶也是拿着女娃没办法了,“哎”叹息道。

  胖子暗暗偷笑,这就是师尊所为的剑术高超呀,原来修灵派还有这么一位姑奶奶,输不得,惹不得,幸好自己从未说过轻薄与她的话,胖子正暗暗庆幸,耳边传来师尊声音,胖子又被花水上仙招了上来,这次与胖子过招的是仙灵宫阿宝。

  阿宝天资聪慧,灵气逼人,极具天赋,胖子对阿宝还算知底,想来不好对付,但是绝不能败给阿宝,那岂不很没面子,必要时刻看来只能放大招了。

  与阿宝激战几轮下来,眼看胖子就要败下阵来,阿宝的唤风铃非常厉害,发出的刺耳声,让胖子头晕眼花,阿宝仙术数月下来也进步飞快,加之唤风铃,招招青光飞出,像无数条丝带般,打向胖子,幸好胖子皮厚脂肪多,倒不觉太疼。

  现在的胖子已无力反击,只能步步示落,只等瞅准时机,反败为胜,阿宝知道胖子不是自己对手,便有轻敌的念头,不像一开始那般集中注意力,阿宝想要速战速决,于是阿宝轻轻舞动手腕,唤风铃发出阵阵刺耳铃声,带着一股气流射向胖子,紧接着这气流变成一道道蓝色绳缎,将胖子缠绕起来,胖子起身一跃,飞向上空,蓝色绳缎将胖子一腿缠住,刚要拽下,摔倒在地。

  胖子扭身,伸手出剑缠住这蓝色气流,用力往后一拉,阿宝毫无防备,一时大意被胖子一把拉了过来,阿宝没有料到胖子竟会借势来势,被一把拽了过去,幸亏阿宝反应敏捷,拔剑刺向胖子,只见胖子,忽一松手,剑落地,起身飞跃到阿宝身后,阿宝猛然转身,只见胖子双手闪电般神速,出掌打向阿宝胸前,“啊”阿宝一声惨叫,剑落地上,阿宝双手挡在胸前,刚刚胖子一掌,不小心摸到自己,被胖子袭胸,阿宝恼怒,脚出,直踢胖子要害。

  胖子一惊,幸好反应快,似乎习惯了这个动作,早就猜到阿宝会来这么一招似的,双腿一夹,阿宝的腿被胖子紧紧控制住,夹在大腿中间,一时抽不出来,胖子用手抓住阿宝大腿,从上往下,给阿宝捏了起来,用力过猛,阿宝被捏的大叫起来,阿宝又怒又痒,伸手打向胖子,胖子一把抓住阿宝手腕,朝阿宝龇牙咧嘴。

  阿宝用尽浑身力气,也挣脱不开,又气又怒,狠狠瞪向胖子,胖子看着心里美滋滋的,阿宝发怒都这么好看。

  乐妍实在看不下去了,与雪瑶师尊对视一眼,似一阵冷风吹过,胖子直觉背后一凉,就被一脚踢飞出去,乐妍一把抓住阿宝,胖子噗通一声,重重摔趴在了地上,花水上仙,一手挡住眼睛,“滋滋”一声,心想,这一脚可不轻,这下胖子算是领教乐妍师姐的厉害了,不过这胖子做的也太过分了,又摸人家胸,又捏人家腿的,真是不地道。不过他的这些招式,反应速度倒是不错,胖子看来还是孺子可教也,非常聪明,知道示弱,惹怒对方,攻其弱点,扰乱对方心智,使之方寸大乱,乘胜追击,反败为胜。胖子将自己数月教的剑招耍的如此纯熟,加之利用自己身体的某些优势,学以致用举一反三,真乃得到为师真谛,想我后继有人深感欣慰。花水看看胖子,只要好生调教,不出几年便是一剑侠。

  胖子起身,打打身上的尘土,一脸不高兴的看着乐妍,心想要不是看你是个女的,恰好有几分姿色,早就吃我胖爷一脚了。净月上仙对花水说道,“师兄,不亏是你的好徒儿,你的那些旁门左道,都被他给学会了”,“哼”净月很看不惯花水上仙的这些做法,感觉有辱修灵派门风,可是毕竟是师兄还是要敬他三分,净月多年来也知花水脾性,想来是不好改了,仙尊偏又如此袒护他,偶尔犯点小错事,睁只眼闭只眼就过去了。

  花水看一眼净月,哈哈笑道,“师弟,过奖了”,“你,你”净月上仙伸手用力挥一挥衣袖,做个摆手之势,无奈无奈,真是被他的天真无邪给打败了,“宫尹剑,你去,教一教他,什么才是修灵派真正的剑法”,净月对新入弟子宫尹剑说道,“是”宫尹剑双手作揖,俯身给师尊鞠一躬,飞上擂台。

  宫尹剑是新入弟子中,最得净月赏识之人,他天资聪颖,一点既通,又很勤奋,还很会讲话,哄师尊开心。

  “师兄,承让了”,宫尹剑拔剑而出,冲向胖子,刷刷刷,几招下来,胖子发现这小子,比原先可厉害多了,不能小觑,宫尹剑非常刻苦,也很聪慧,深的净月上仙喜爱,剑招之式也是净月师尊天天监督,示范,净月上仙对他格外用心教导,倒是疏远了云蝉子。

  宫尹剑很会说话,自入水月宫,天天伺候师尊端茶倒水,深套师尊欢心。

  难不成要败给这毛头小儿,胖子心想,不行,输给他,胖爷我日后哪有脸面见阿宝师妹,于是刷出花水上仙新发明的剑术招式,花水称之为醉剑,只见胖子挥舞着剑,身体摇摇晃晃,像是喝醉了般,一步三摇,缓缓向宫尹剑走去,胖子挥舞着剑,不刺向宫尹剑,剑招如雀飞舞上空,时而如蛇游刃地下。

  胖子招招别出心裁,让人看的眼花缭乱,摸不透剑势,宫尹剑一脸惊慌,迷茫只见胖子缓缓已走向自己,一腿搭在另一条腿上,盘绕翘起,身体一歪,胳膊搭在宫尹剑肩膀,宫尹剑被他这大块头重重一压,差点跌倒,剑落地支撑身体,才被反弹回去,一扭身撞开胖子,不料却被胖子拦脖抱住,又是往前一压,剑转从地上用力一滑,划出一道刀光剑花,得亏是修灵派宝剑才撑住这二人分量。

  胖子,脚尖一点,一手轻轻推开宫尹剑,向后一迈,剑出,打向宫尹剑的青玉剑,青玉剑被打落在地,宫尹剑也被这出其不意,本来没站稳的身体,因剑滑落,自己也跟着扑倒在地上,“哦,哦”不觉轻声惨叫俩声。宫尹剑揉着胳膊肘,摸摸屁股,一瘸一拐的下去了,大家看他这样,都忍不住窃窃私笑,擂台下一片乱哄哄偷笑声,花水上仙终于忍不住笑出声来,气的净月上仙,吹胡子瞪眼,宫尹剑满脸憋的通红,这下算是与胖子结下仇了,“师尊”宫尹剑,惭愧的给师尊作揖,鞠躬,净月挥手示意退下。这次比武切磋,胖子是一战成名,大放光彩。

  几位师尊正愁无人能挫其锐气,灭灭花水上仙的威风,这不摆明要教坏修灵派弟子,日后江湖上修灵派弟子要使出这些不成体统的招式,岂不伤风败俗,惹人笑话,毁了修灵派百年来的名声。

  灵儿也在一旁偷偷笑了起来,花水看一眼灵儿,说道“小师妹,也是新入弟子之一,又承蒙仙尊教导,如果也能赏脸为大家舞一段剑法,给新入弟子欣赏一下仙尊高招”,“定能为这次仙术切磋锦上添花,哈哈”,花水一直很好奇灵儿这数月来所学之术。心想仙尊早就闭关不收弟子,今日却收了这黄毛丫头,看来这小丫头,定有过人之处,不知功力如何。

  “啊”灵儿被花水师兄一惊,吱吱呜呜,不知如何是好,几位仙尊,众弟子也满眼好奇,充满期待的望向她。灵儿看一眼金蟾兽,心想这下如何是好,难不成要在众人面前出丑,要不飞身骑上金蟾兽一逃了之,不行如果就这么逃了,怕是日后都要被花水师兄嘲笑,逃也不是战也不是,如何是好,灵儿内心小宇宙激烈的战斗着,挣扎着,纠结着。

  只见金蟾兽朝灵儿点点头,起身飞了出去,灵儿一看,心想:完了,这会是逃不掉了,金蟾兽都弃我而去,这次要在众人面前出大丑了。

  花水不眨眼的望向灵儿,对这小师妹是一肚子好奇,这时金蟾兽嘴里叼着一把大剪刀飞了回来,把剪刀往灵儿眼前一放,灵儿一看双目对视,心有灵犀一点通,灵儿明白金蟾兽的用意了,便朝金蟾兽点点头,在心里给自己鼓鼓气,加加油,深吸一口气,拿起大剪刀,走向擂台。

  擂台有2米多高,灵儿站在底下,把剪刀往上一扔,轻轻一跳,双手趴在擂台上,上身用力,脚一迈,爬了上去,众人皆是目瞪口呆,真是大跌眼镜,花水张开大嘴“啊”,云蝉子看到灵儿这一举动,一手拍一把额头,挡住眼睛,俩指分开露出一眼,另一只手一掌护在目不转睛,瞪大眼睛望向灵儿的花花师弟眉眼间,“不许偷看”。

  灵儿的攀爬之举,露出了裙子里面的小青缎子裤,灵儿爬上擂台,拍打一下裙子,将衣服整理整齐,花水上仙咽一咽口水,摇摇头,心想这下坏了,闯祸了,她若一点仙法没学会,败下阵来,岂不丢了仙尊的脸,仙尊岂能轻饶我,要是怪罪下来,我的仙草可就没地找了,可是箭已出弓,收不回来了,只能默默为自己祈祷。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