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远古洪荒 异己之幻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茕儿来了

异己之幻墨 枯萎了的落叶 1832 2016.12.29 15:08

  是夜,傲茕正在后殿温泉上空修炼,突然脑中闪现一些破碎的片段。那是她上散灵石的时候,之前她想起了前世的过往,只是总感觉缺少一块。片段中她分明看到了一个满脸忧伤的男子的脸,那个男子就是那日闯来抢走璞离黑叶子的朱墨宫主!“难道前世真的和他有纠葛?可为什么我脑中没有他的记忆呢?”傲茕睁开眼,捂住疼得要炸了的脑袋,心中想着。随后运功缓解头痛,然后一眨眼就消失不见了。

  北方出现清淡紫光,并且伴随一阵清香,一个紫衣仙女停靠在一个山头的树枝上,正向北方张望。原来正是此前消失了的傲茕。看她的样子是要前往朱墨宫,不过好像不知道具体方位,正在查看。

  木兮在傲茕刚进北方境内就感知到了她的气息,并且一路关注,看着镜面中那个四处张望的女子喃喃自语:

  “你来了!是记起我了吗?”

  随后伸手一指,去掉朱墨宫的隐藏罩,升起影像,为傲茕指路。

  傲茕果然看到了朱墨宫的剪影,现在的她不想去细想剪影为什么会出现,只想知道她与木兮到底有什么纠葛!于是一路像剪影飞去,转眼就潜入朱墨宫中。

  恭璧发现隐藏罩消失后马上赶往朱墨殿,刚到门口就发现隐藏罩又复原了,以他对木兮的了解,也大概猜出缘由了。走进殿内,看到镜面中的人他也确定了他的猜想。

  “宫主,您不去见一见傲茕幻主吗?”

  木兮看着盯着镜面的木兮问道。他甚至比木兮自己都能了解他对傲茕的感情,因为爱得深,所以在乎的紧,所以更容易赌气,又更容易原谅,默默关注,默默付出。

  “也许,她不记得我能让她少些苦恼。她已经有那么多的心酸难过了……这一世,我只想与郞夜决一死战,救出老祖,还她心安。不知我命是否休矣,让她记起我,留着日后愧疚吗?”

  “宫主言重了!宫主准备了这么多年,那郞夜也就握着您和傲茕幻主前世命理石才敢如此放肆!如今您已不受命理石太多影响,相信幻主也不会坐以待毙。你们联手,那郞夜何足为惧!”

  “我们准备,郞夜就不会准备吗?老祖的性命能威胁傲茕,但郞夜囚禁老祖可不仅仅是要威胁那么简单。老祖开万物始源,虽无法力,但灵力无限,郞夜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要吸收老祖的灵力,以此快速提高自己的法力!如今已经几千年,想来他的法力不会只提高一点点…”

  恭璧听罢皱眉不语,他以前确实不知道老祖的具体身份,只知道她是傲茕幻主的初源,算是母亲。恭璧想罢看着盯着镜面不再言语的木兮,想劝却又不知该如何劝,只好和他一起站在那里看着镜面中绝美的仙子一点点探索朱墨。

  傲茕进入朱墨宫后,走着旁侧小道左顾右盼,这些花草带给她莫名的熟悉感,像是梦里见过。

  就这样走着,却没遇到一个巡视的人,她也不管继续走,不知不觉来到了一片红梅林。别的地方春意盎然,这里却下着小雪,只剩红梅雪中绽放,孤独却绝美。傲茕一步步的走在红梅林里不厚的积雪上,留下一串串脚印,只是她不知道,在她看不见的时候,她的脚印旁边还有一串,分明和她并肩而行...

  走着走着,傲茕脑中就出现了两个身影,一男一女携手并肩走在这林中,她只能看到他们的背影却怎么也看不到他们的脸。傲茕一路追随,每次都是就到他们背后,伸手去捞,却发现还在前面。傲茕像着了魔一样一直跟着,一直伸手要去抓,这和她脑中的记忆一样,模模糊糊却总也想不起来,她一手按着疼得像是要裂开的头,一手伸着想要抓着眼前人,眼看就要走出红梅林了。木兮实在不忍,转瞬来到傲茕身后,一伸手点在傲茕头上。傲茕因为头疼难耐,哪里还能觉察到身后有人,被木兮这么一点,随即就昏睡过去要倒下,木兮一把接过来,随地坐下。他一手轻搂怀中人儿,一手颤颤巍巍的抚平傲茕因为头痛紧皱的眉毛,捋顺她被风吹乱的鬓角头发,而后轻轻放在她的脸上,抬头看着红梅伴着白雪簌簌飘落,又低头时不时的将落在傲茕脸上的红梅瓣拾落,如此静静的坐着,不舍离去...

  傲茕醒来时,正躺在木兮的床上。她睁开眼睛,知道自己躺在茕幻外却也没有多警惕,只是打眼打量起来了这个木兮的寝宫。这里以黑色为主调,却也搭了很多紫色,包括她躺着的床的被单,往左边的窗外看去,那窗不似凡间之窗,窗对面是遥望的茕幻,而正对着的正是茕幻的紫殿,窗边都是傲茕喜欢的紫色水滴花。傲茕呆呆的看着那窗,眼睛雾色朦胧看不清情绪。半晌,她起身走向窗边摸了摸一朵水滴花,又看到了已经长在花株上的从璞离手里抢走的黑色玉叶,傲茕伸手将玉叶上的水珠抹了下来,放在自己的食指上看着,那水珠里竟然出现了木兮靠在一颗树下把玉叶按在心口落泪的画面,只是画面一晃而过,随后连水珠也从傲茕手上消失了。傲茕看着消失的水珠慢慢的转头,又打量了一遍殿中的景象,随后从窗边离去,消失空中,只留下一抹淡淡的紫光。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