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奇缘 远古洪荒 异己之幻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四章傲茕遭郎夜算计

异己之幻墨 枯萎了的落叶 2066 2017.02.12 22:22

  老祖一直自我封闭灵力,也将自己陷入休眠中,只是不知道休眠中的老祖还感不感受到身体腐烂的痛苦。

  郎夜仰着脸站在关着老祖的大笼子的外面向里面看,突然转过来问留痕:“这老东西还是一直这个要死不死的样子吗?”

  “回师父,是的,徒儿甚至没见过她动过。”

  “哼!好好地事情不做,非得和本魔主对着干!睡着也好,今晚,你在将她身上的肉割下来一块给本为师送去。不给本魔主释放灵力,本魔主炼化她这万万年的肉身也是不错的!哈哈哈。。。”

  郎夜张狂的仰头笑着。竹枝听见他说这话心里却更加翻腾不定了。偷偷往老祖身上望去,大腿和手臂处却见多处或化脓或腐烂的伤口,方才实在不忍心看,竟没看到这更令人愤然的事。

  郎夜吩咐完留痕还不罢休,竟对着老祖释起法来,看他的做法,像是想要把将自己休眠的老祖逼醒。由于老祖避灵,所以周身抵抗力也下降的很厉害,果然不过郎夜施法片时,竹枝就看到了老祖紧闭的双眼微微有些颤动,只是依然没有睁眼而已。

  “老东西!可是醒了?这经常被割一块肉坐在湿地上慢慢感受自己肉身腐烂的滋味怎么样?是不是很舒服?哦,别担心,你是灵体,总是能很快长出新肉来,本魔主自是割不完的!你那干女儿也就快来陪你了,本魔主定让你们早早团聚。哈哈哈”郎夜对着老祖说完这番话,就大笑着走了出去。

  竹枝忍住要救老祖的心也跟着出来了,之后便找了个机会将这里的方位传给了木兮。木兮去找傲茕,让她去救老祖,他去调郎夜离山。

  第二日晚上,他们便兵分两路,要去解救老祖。

  木兮带着恭壁一路潜入炼翁的北门角町,欲灭他们满门。而傲茕召来茯苓二人,和白(芷和林智去了无极山),茯带着他们潜入魔岭,之后苓带着他们往竹枝指的方位找到了关押老祖的洞穴。一路斩杀了些人,倒是没有惹什么大动静。

  当傲茕第一眼看到牢中的老祖时眼泪再不受控制的大颗大颗的滚落了下来,随即魔岭便飘起了鹅毛大雪,连着他们所在的山洞。茯苓和白想要欲劝止傲茕,但看到老祖的那副样子张到一半的嘴又都闭了回去。

  傲茕穿过那牢,走进去摸着老祖一处处伤口,哭着叫:“母亲?母亲?”可老祖却始终没有回应。傲茕蹲下身将手放在老祖手腕上为她查脉,过了好一会儿,她才慢慢起身对牢外的三个人说:“老祖陷入自我催眠,又自我封闭灵力,而且被囚此近万年身体虚弱,此时却是不适合移动的。”

  三人具是眉头紧锁,那苓回道:“百年多前,属下见过老祖,暗下检查却没发现老祖受了如此这般苦,如今这怎的?”茯说道这里再也说不下去了,只低下了头紧握着拳头。

  “想那郎夜也不会如此让你轻易的查测出来。就像不会轻易带人来见了老祖一样。”

  “幻主此话怎讲?”白听着傲茕的话不解的问。

  “你们没看到郎夜还将老祖关在这个笼子里吗?”话落,傲茕抬眼看着笼外的三人,见三人都是一副疑惑形态又言:“老祖不会法术,将她困在这山洞里就行了,为何要加个笼子?况且,这笼子能困住哪个有法力的人?如此那郎夜却为什么又多加一道笼子?”

  “这..”三人还是不明白傲茕所言为何,就看看笼子又看看傲茕,一时竟不知如何是好。“想必是那郎夜早有埋伏吧。我们此行如此顺利,怎么看都不是没有陷阱的事。”傲茕瞥了一眼那笼子上细微不可见的微白还有些闪着光的粉末说道。“好了,且不管什么陷阱了,就算是让本尊上刀山下火海,本尊依然回来的。虽然我不能带走老祖,却是可以在此先给她布道结界,本尊带不走老祖,那郎夜也别想在伤着老祖半根汗毛!”话落,傲茕手中就升起一道紫色光团,然后慢慢将老祖包围。傲茕又施一道灵力将老祖抬入半空,让那些灵力修复老祖腐烂的身体,且离开潮湿的地面。

  诸事行罢,傲茕带着三位卧底一咬牙离开了那个洞府。而茯苓和白却并不知道,傲茕方才释放大量灵力修复老祖伤体,并且还中了那笼上白色粉末的毒,如今却是有些步履艰难了。傲茕额上冒出了一排排细汗,心脏似是要被撕裂但依然没有表现出来,一路随着三人出来魔岭打发他们三人去北门角町援助木兮,自己返回了魔岭前的小树屋才原形毕露,赶紧运动护住各路筋脉,用内力探查自己这是中了什么毒,确是怎么都查不出来,无奈只好继续运功恢复灵力试图驱毒。

  谁知正运动恢复,那树上小屋却突然塌陷了,傲茕无奈只能爬出来。出来一看才知道,原来是刚才自己哭的那一场导致下的雪太大,硬生生竟压坏了她之前造的小屋。得知如此,傲茕只好苦笑一番,遂坐在雪地里驱毒复原。

  木兮赶来时,正见坐在雪地疗伤的傲茕,和一旁塌方了的树屋。他一溜烟的过来,上来就要把傲茕的手腕,傲茕及时躲掉,迎着笑脸对着他道:“你回来了,我并无大碍,你那边可还顺利?”

  “顺利,茕儿无大碍吗?怎的脸色这般不好。”木兮紧皱眉头一脸关切,也不管身后的众人,竟去摸傲茕颇有些苍白的脸。

  傲茕方才逼了些许毒,竟也感觉像是比方才好了许多,怕木兮多心,只好任着他在属下面前这般举动:“无碍,只是方才见着母亲,有些难过。”

  木兮抚着傲茕的脸一脸心疼的说:“那就好,茕儿放心,我一定杀了郎夜,那时,我们在妥善的将老祖迎回扶摇山。”

  傲茕点了点头,看了看木兮背后茕幻的自己安插的众人和朱墨宫各路人,但是怎么多了那么多魔岭的人人,与时问道:“怎的这么多魔岭人?莫不是你将魔岭的小妖都策反了不成?”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