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空间 进化变异 陨落,黎明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虚拟真相

陨落,黎明 余懿良君 4498 2021.08.01 23:59

  沉寂......

  ......

  我仿佛置身于深海,没有视觉、听觉...乃至触觉,丧失了所有感官,只有自己的意识尚在活动。

  我试着感觉自己的身体,然而毫无反应,眼前一片漆黑,我感觉到久违的恐惧感,同时也感觉到了一丝打了肾上激素的兴奋,这是我面临未知从未有过的心情,我再次试着睁眼,有什么东西透过缝隙照了进来。

  光?

  我再次努力感应着身体,这一次有了反应,我感觉好像躺在什么东西上,阳光开始刺眼,隔着眼帘也能看到暗红的阴影。又一次,我猛的坐了起来,手掌触及到一抹刺激着掌心的柔软。

  “...草地?”放眼望去,入眼处均是成片的青绿,微风携着发丝略过,带着入鼻的土壤气息。

  我起身环视,不由感慨虚拟技术进步之快。近几年不断有号称全息网游的客户端出现,然而大多纸上谈兵,为名不副实的外包游戏,寥寥几款虽然可以使人体验3D的视角,但是在触感和体验上依旧大有不足。由此推测秦玲背后推动的势力实在不容小觑,能将运用在游戏之上的技术带入学业,无疑需要重大人物的鼎力支持。

  没走几步,我便发现了刚刚起身的商祺,草地约莫小腿高,躺着确实不易察觉。随着草地的稀疏,越来越多起身的人映入眼帘,不约而同的往远处的一处空地汇集。

  “所有班级的学生都在一起哎?”人群中有不少生面孔,也有高二分开的高一旧友,我张望着找吴良,冷不丁被后面拍肩膀的手吓了一跳。

  “嗯?你还在后面?那边的草都快齐腰高了。”我顺着吴良来时的路线望去,远远的看见比这边高出一截的草丛。

  “可能,实力强的人就适合多走点路显示气场吧。”吴良的回答依旧臭屁。

  “走开走开...”我认命的发现果然不能对这货有什么言语上的期待。

  与操场大小相仿的空地上逐渐嘈杂,人群分成无数个小团体商议纷纷,苏难倒是没有来他哥这边,远远的和几个同学说着什么。苏醒单独站在人群边缘默不作声,我知道他独来独往的性格,加上也不知道吴良刚和佑无达成了什么协议,我也识趣的没有上前。

  “同学们。”不多时,秦玲的身影出现在人群中央,“在恭喜你们的同时,我也很遗憾有23名同学没能通过第一层的测试。”果然,方才能否脱离现实进入潜意识也是一个考验。

  “那失败的人,会去哪?回归现实吗?”人群中传来句疑问,我看了看吴良,发现他脸上也挂着少有的严肃,“他们,不会被困在...”

  我话音未落,秦玲已比了个嘘声的手势,“你们很快就会见到的。”

  “嘶...”我听见旁边的商祺倒吸了口冷气,“我有亿点点心慌...”

  “哎,秦玲到底是什么意思...”我压低了声音问。

  “......再生吗...”吴良沉默着没有回应,倒是苏醒率先开口打破了沉静,秦玲循着声音望过来,轻笑着拍了拍手,“不错。”

  “......”

  传来什么东西摩擦的声音,吴良像突然想到了什么,向身后的草丛望去,我跟着回头,草丛好像被什么东西从中间压倒向两边分开,一团蜷曲的身影逐渐显现,我只感觉呼吸一滞。

  “副作用?”佑无开口,下一秒,秦玲子人群中走出。

  “将失败者直接注射辐射血清,使其直接脑内死亡,现实躯体成为植物人,而脑内神经,则会通过虚拟网络与我连接,为我所用。”

  ......

  人群迎来了清醒后的第二次喧哗,面前这位老师的意思是这些人...醒不来了?

  “植物人,副作用...为什么感觉,我们像实验品?秦玲对于失败者的...”

  “对于她来说,我们都只是棋子而已,牺牲不过是对‘它’的献祭。”佑无向后靠近了些,远离了秦玲。

  “‘它’?”苏醒开口发问,佑无的咬字带着明显的针对性,他同样捕捉的很快。

  而现场的人群已经彻底炸开,少数胆大的人试图向草丛靠近,而大部分讨论的声音以带着惊慌,毕竟料谁也不会想到签订的协议会有性命危险。

  秦玲依旧镇定自若,确实于她而言,安翼学院,只是她偌大棋局的第一磕棋子而已,她要做的,便是通过提高觉醒率,来为日后的那场战役,做好最大的准备,至于那些组织的人...“它”自会处理的。

  眼下,草丛里姿势古怪的躯体又重新被草丛掩埋,而协约上明确规定的无反悔协议又让他们无路可退,有人试图离开这片空地,又因为方才的躯体而停住了脚步。一时间,议论声此起彼伏,佑无上前示意我们靠近,苏醒依旧没什么反应的站在边缘,若有所思的看着地面。下一秒,我觉得胸口有些发闷,同时向地面望去,几道裂缝出现在空地上,一股强烈的震感自脚下传来。

  “地震?”

  “她在模拟两年前的地震...不对!比那次更强...”

  “什么意思...”我努力稳住身形,“她想通过增强辐射来强行刺激我们觉醒?这算什么好方案啊喂!”

  吴良提溜着我的衣领无情的嘲笑,“你上课不认真啊,谁告诉你这方案好的。本来谢三让你跟他去练习下基础,我想着你不是吵着说这三年无聊嘛,不带你参加些刺激的怎么行。”

  “...我有权怀疑你这是谋...阿西!”我嘴还没还完,便在又一波强烈的震波下很没面子的摔了个屁股墩,连带着牵着的商祺齐齐跪地。

  在场的其他人也没有好到哪去,东倒西歪的摔了一片,秦玲稳稳的立在一块碎石上,周身开始出现刚才帷幕上的黑雾,而代表虚拟与现实之间的屏障竟然开始消退,一道更大的黑色屏障笼罩在我们头顶,眼前开始出现教室的桌椅,地震的恍惚感开始褪去,不出半天,我们又回到了教室。就是感觉...

  “到底哪里不一样?不可能这就,结束了?”我摁了摁昏沉的太阳穴,感觉除了窗外的隔绝了阳光的黑色帷幕,还有更多让人奇怪的地方。

  “不对劲。”佑无也敛了以往散漫的笑容,看了看四周迷茫的人群,又回过头凝神看着艰难起身的我和商祺,“你们体内的辐射量,几乎接近饱和,如果再没有觉醒的预兆...变异的辐射伤害可能比直接注射还要大。”

  吴良拉过椅子坐下揉了揉头发造了个迷你鸡窝,“等于说秦玲拿虚拟空间做了个幌子,就是为了强行让她们觉醒,而觉醒不了的,则会因辐射脑死亡而被秦玲操纵,通过复制他们的异能来增强自己的实力。我在地下那边也看过别人训练失败品,实力差不多等于肉体的强化了的能力者吧。不过这个...”他朝窗外抬了抬头,“你解释一下?”

  我跟着他看着佑无,后者有回复了平常懒散的样子,“‘它’啊,算是...旧友的敌人。这道屏障能够隔绝与外界的联系,削弱内部能力者的力量,如果能力是通过帷幕外获取,通过帷幕时的削弱更大。”

  “呃.......”我的脑中浮现了吴良笔下jio踩乌云的某人,雷电的自然之力,无疑会被削弱很多。窗外的屏障墨色虽如同乌云,但在对教室内的压抑感上强了数倍,而远处的高一高三部同样笼罩在内,内部的紧张情绪比这边更甚。

  “同学们。”连续的变故使教室的人群的情绪快几近崩溃,心态不好的一位已经仰面晕倒在地,毕竟让只看过些传闻想来涨涨见识的人亲眼看见失败的可怕,任谁也不能这么快接受。与之对比鲜明的,某过于波澜不惊地坐在讲台上的秦玲了。她的声音通过扩音器传出,遍及了校园的每个教室,“你们的训练,开始了。准备好,迎接夜晚的恐惧......”她的声音随着升起的雾气散播,平添着人群的恐惧。

  “你到底想干嘛!想让我们觉醒失败,然后成为你的控制品吗?”不知是谁吼了一句,随后便是又一波的抗议。

  “就是!我要去举报你非法囚禁!”

  “取消协议!还我们自由!”

  “对!取消协议!”

  ......

  “......”秦玲似乎对此早有准备,毫不在意的背过身打开投影仪。

  而此时已有人沉不住,几人对视一眼,猛的冲向讲台,试图通过控制秦玲逼迫她就范,我听着吴良不出所料的一声叹气,也故作老成的跟着摇了摇头,“还是太年轻啊......”

  几人里秦玲不过数十米的距离,呼吸间已触及讲台,秦玲停下动作猛的回头,伸手摁住了最前方男生的肩膀,下一秒,骨碎的声音清晰的响在所有人耳中,惨叫声紧随而至,秦玲毫不犹豫的分身至另一人面前,这次响起的声音带着液体的溅出,连惨叫声都未发出,而仅剩的一人已瘫倒在地,颤抖着向后爬去,而后者显然不会给他反悔的机会,细长的鞋跟一丝不差的踩在脊椎上,令人头皮发麻的卡擦声再度响起,终于有人坚持不住向门口冲去,后门早已锁死,秦玲靠在前门不紧不慢的擦手,投影仪的光罩在面目全非的尸体上,倒地呻吟和疼呼着爬行的景象简直人间地狱。商祺捂着嗓子忍住呕吐的欲望,有些人则被面前的一幕刺激的吐了一地,鲜血混着呕吐物的味道挑战着所有人的神经底线,而隔壁的班级也陆续传来尖叫和呼喊声,不用想也知道和我们的遭遇大同小异。

  我正以看恐怖片标准方式闭眼摁耳,企图来个在线入定,吴良坚持不懈的戳了我半天,我龇牙咧嘴的问他到底干嘛,孩子还不想在未成年的心灵里留下一辈子的阴影。

  “啧,看屏幕,游戏规则。”

  “游你个大头!”我拿胳膊肘怼了回去,眼睛还是眯着看向PPT,是几行红色的字体,加上视味觉的渲染,氛围感简直了。

  “...一小时后,极夜降临,‘百鬼’夜行”,‘掩面’逃生...掩面?”我忍住胃里的翻江倒海放下手回头提问,吴良擦着眼镜摇了摇头,朝佑无努努嘴示意。

  在场的人已经推搡着拥挤在离秦玲最远的教室边缘,回过神来的人开始发现字幕,有人颤抖着读着,却也不明白其中含义。秦玲耐心的等待安静降临,刚才挣扎的二人也没了气息,在黑雾的包围中消失不见,连血痕也都开始消散。

  “所谓’百鬼‘...”等到所有人又重新看向讲台,秦玲开口,“就是你们所见的,连初试都未通过的失败品,我称他们为,‘异鬼’,能力嘛,和你们人类中的大力士差不多吧。”她的声音沉沉地有些沙哑,吴良貌似向佑无看了看,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至于’掩面’...”一张黑漆漆的面具呈现在我们面前,面具看起来质地很软,皮面很薄,眼球处有两个空洞,眼白很大,眼眶呈上挑状,嘴角翘起一个大到诡异的弧度。整张面具没有鼻孔和空隙,也就是说每隔一段时间就需要摘下面具呼吸,这也就是说摘下面具,就要面临“异鬼”的袭击,危险性不言而喻。而且,能不能安全找到面具,同样是一个问题。

  看着我们的神情,秦玲满意的笑了起来,“准备好了吗?再过半小时,黑夜就会降临,他们,就会出现。限时五小时,天亮之前活下来,我会给你们一针没有副作用的觉醒剂,助你们,实力大增,也好为日后的挑战,夯实基础啊呵呵呵~”此时的笑容在我们听来,无疑是惊上加恐。

  “不过~要是没有找到面具,或者被我的异鬼抓到了...可就会慢慢被他们同化哦呵呵呵呵呵....”

  “噫...”我打了个冷颤向商祺贴了贴,感觉此时的空调风寒意逼人,“哎,我们等下得满学校的找面具,还得防着不被那些变异的东西抓到变成同类...这是变着花样给她送人力资源啊~”

  我白了吴良一眼,“就你会说风凉话,等下我要变异了第一时间啃你一口。”

  “别啃嘴啊,爷初吻还在呢。”

  “滚蛋你。”我险些没气死,这情况也就他能笑的出来,哦,现在还有个无先生。。。我看着和这货同款笑容的佑无哽咽。

  说话间,苏醒面无表情的从秦玲身边走过出了教室门,他的经历不比吴良少,我倒也不奇怪。吴良打了个响指示意我们跟上。

  “这么快就走吗?”有人低声问。

  “你要是想等到半个小时后天黑冒着鬼找地方当着人面藏,我没有意见。”

  吴良留下话也跟着出去,我和商祺紧随其后,临走前我发现佑无貌似乎没有一起的意思,想着人多眼杂也就没说什么。不多时,剩下的人平复了下心情,也陆续出门找地方隐藏,等待天黑后面具的出现,佑无随着较大的一批人流出门,,秦玲的目光追随到他背影消失,佑无是除了“它”之外,唯二能看到辐射的人,这个人,值得重点关注。

  半小时后,高二所有教室门口开始出现黑色的屏障无法进入,而有那么零星几个企图藏在教室内的锁门的人,也在秦玲杀鸡儆猴的举措下争先恐后的逃了出去,不过这些游戏开始才迟迟出门的人,显然已经被它们,盯上了......计划的第一环,开始了。

  

举报

作者感言

余懿良君

余懿良君

不定时红包发放哦✧٩(ˊωˋ*)و✧

2021-08-01 23:59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