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到农门带萌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卖野猪

穿到农门带萌娃 沙中之金 2592 2021.04.16 15:35

  听到张影姊这么说,刘屠户和里正谁都没有笑话她,

  都知道她之前在家时就是只在家里干活儿,没有机会出门买东西,

  出了事儿后搬出来,娘俩饥一顿饱一顿的,更没有余钱去买猪肉来吃。

  所以不知是正常的。

  “是这样的,现在家猪肉价是十五文一斤,

  但是你也知道我收了你的猪杀好后还要拉到镇上卖,

  所以我给你的收价是整只猪十文一斤。”

  “哦,我了解了,也就是说我要是拉到镇上是可以卖到十三文一斤是吗?

  刘叔您看,我呢就按照您给的价格把这两头猪卖给您了,

  不过我有一个小小的要求,不知您能不能接受?”

  张影姊望着刘屠户说到。

  “你说?能办到的我一定满足你。”

  刘屠户在听到可以按照家猪的价格卖给他,

  内心还是很高兴的,虽然现在天热,又是快傍晚了,

  但是他在镇上认识几户大户,

  野味对于那几家大户来说还是很喜欢的,这是不愁出手的。

  “就是我想要您杀好猪后麻烦给我留二十斤肉,再把二十斤肉分成二十份儿。

  这个肉价您还的按照十文一斤算,您看可好?”

  张影姊把她的小要求说了一下,

  她想给上山帮忙的还有里正、二奶奶他们每人一斤肉来答谢人家。

  刘屠户听了之后二话不说就应了,放下刀具就回家去取称去了。

  没一会儿,他就拿来了称,里正帮忙叫了几个人过来一起帮忙过称。

  最后称出一头是三百二十斤,另一头是两百八十九斤,

  加起来一共是六百零九斤,合计得钱是六千零九十文,

  再去掉二十斤肉钱两百文,

  刘屠户要给张影姊五千八百九十文,还有二十斤猪肉。

  算好这些后,刘屠户正要把猪拉回去家去时,

  让里正叫住了,里正让他就在张影姊的院子前面去弄,

  顺便帮忙把村里人要吃的那头也一起帮忙弄一下。

  并且让那几个帮忙称猪的人给他打下手。

  正所谓众人拾柴火焰高,没有用多长时间就把三头野猪给剥皮、分割,弄好了。

  刘屠户把张影姊要的肉给了她,

  转身把属于他的那份儿都装在牛车上,

  叫上他家大儿子就一起赶牛车去了镇上卖野猪肉去了。

  张影姊注意到刘屠户和大家伙只把肉和猪头,猪肚,猪心猪肝猪腰子带走,

  反而猪肺和猪大肠和小肠就直接丢在哪里没有人管,

  最后看到里正让二叔将这些挖坑掩埋了的时候,

  张影姊急忙大声喊停。

  听到她喊停,众人包括二叔里正极其在身边的人都不解的看向她,

  张影姊在众人的注目礼下走到二叔身边问道:

  “二叔您就怎么把它丢了?”

  “嘿!我还以为怎么了呢,你这孩子吓我一跳,

  这东西又不能吃,臭的要命,不赶紧埋了,

  离你院子这么近还不得把你们娘俩给臭死了。”二叔回答道。

  张影姊在听到二叔的话后,又回头看了看里正和其他人,只见他们一脸的认同感。

  心想“我的老天,这么好吃的竟然没有人吃就丢掉,天啊!

  浪费太可耻啊!

  啊啊啊,我的醋熘肥肠啊!”

  随即就有一声吞咽口水的声音传到了众人的耳朵里。

  众人听带了之后都一脸奇怪的看着看,

  只有里正看了一眼张影姊,之后摇了摇头走了,

  “唉!这孩子这是多久没有吃肉了啊!

  怎么看到这也能咽口水,

  唉,可怜的娃!”

  看到里正走了,其他人也纷纷转身离开了。

  二叔在边上都提她脸红,唉声叹气的转身继续做他被打断的事儿。

  张影姊正在回忆溜肥肠的香味时,

  突然感觉身边没有一个人了,赶紧扭头看了看,

  发现人都走了,只有二叔在那边挖坑,赶紧跑到二叔身边,

  “二叔你听我说,这个不要把它埋了,

  我知道一种方法可以把它洗干净并且能把它做好吃了,

  二叔,真的。”

  “真的假的?

  影丫头你不骗你二叔吧?

  你怎么知道的?

  这个东西就没有人做好过,

  听说就连县城里的大厨都不会弄这玩意儿的,

  你确定你有办法?”

  二叔一脸不相信的表情看着张影姊。

  “二叔您就相信我吧!

  您要是不信您就帮我一起弄,我做好后给您吃,

  您不就知道好不好吃了吗?”

  张影姊很急切的回答到。

  “好!二叔就信你一次,你说这要怎么做,二叔帮你。”

  “哈哈,谢谢您二叔,您真好!

  那就麻烦二叔先把这些肠子里的东西给弄出去,

  等一会儿我再教你怎么洗干净它,

  它好不好吃全在于能不能洗干净,

  洗干净了随便做做都好吃的。”

  张影姊一脸诚恳的说到。

  “好的,那我先去处理这个去,等一下你到河边来找我。”

  二叔说完就回他家去取大木盆子了。

  不一会儿拿着木盆把肠子都装着端着去了河边。

  张影姊看了人都走了,这里又空空荡荡的就剩下她们母子俩了,

  她走过去抱着儿子打开屋门走了进去,看了看屋里这也没有个地方是安全的啊!

  她进来之前是想着把今天得来的钱找地方藏起来,

  可是她看了看,还是算了,放在这里还不如直接给人家呢。

  就在她要出去时,看到儿子抬着小脑袋看着屋顶发呆,

  她顿了顿,之后很开心的对宝儿说道:

  “儿子,你真聪明,哈哈哈哈,放到哪里一定没有人能想到的,嘿嘿”

  说完她放开儿子,踩在床上,之后一个起跳就单手抱住了头顶的一根房梁,

  把另一只手把钱袋子放到了屋梁子上面,

  感觉放稳后就跳了下来,站在地上抬头看去,

  没有看到梁上有东西,又从其它各个位置看了看,

  都没有能看到钱袋,这下就放心了。

  拍了拍手之后转身要出去,看到儿子还是那么看着,就说

  “宝儿,你是怎么了?怎么还看呢?”

  “娘亲,宝儿是因为小鼻子在流鼻血,

  我才这样的,这个不是之前娘亲告诉我的吗?”

  宝儿保持着那样的姿势回答到。

  “啊!宝儿,你是怎么弄的?怎么刚才没有和娘亲说呢?”

  张影姊一听原来是会错意了,既尴尬又着急的问到。

  说着就弯腰看着孩子的鼻子,看了看确实是有在流鼻血。

  “哦,就是刚刚不小心碰到鼻子了”。

  宝儿回答道,

  “没事的,娘亲,我一会儿就没有事了”。

  “宝儿,真厉害,你这都没有哭!棒棒哒!”

  张影姊夸奖着自己的宝贝儿子。

  等了一会儿,见儿子低下头发现也没有再流鼻血,就带着儿子去洗了把脸。

  找了个大筐子装了不少的草木灰,带着孩子关好门就去河边找二叔。

  等到她们娘俩找到二叔后,发现二叔已经把那些肠子都清理干净了,还用水冲了冲,看起来干净多了,

  只不过肠衣没有翻过来,里面这么用水冲是冲不干净的。

  张影姊先是叮嘱儿子自己要离河边远一点儿玩,

  之后自己把袖子弄了一下,就自己动起了手来,

  她先是找了一根长一点儿的木棍,然后把一头在石头上先打磨圆了,

  没有突刺后,用这个木棍的圆头顶着一点儿一点儿把把肠衣给翻过来了,

  二叔在一边看了一会儿就看明白怎么弄,

  也找了根木棍照着她的方法开始弄起来,

  没有用多长时间两个人就把所有的都给翻过来了了。

  二叔把这些又在河里仔细的洗了洗,把上面残留的脏东西都洗掉后,

  张影姊就把带来的草木灰倒到盆里,

  就让二叔直接用手搓,搓了好一会儿后。

  张影姊让二叔用水洗干净,控了控水后,

  又往盆里放入了一些草木灰,继续上次的动作,

  如此重复了几次后,又把肠子翻过来,

  又用草木灰清洗了几遍,这才算是洗干净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