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到农门带萌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三章 张二虎醒了

穿到农门带萌娃 沙中之金 2144 2021.05.06 19:17

  张梁听完里正的话,连忙应道:

  “好的,叔,我这就去。”

  说完就往村里走去,他要穿过村里才能到达去镇上的唯一村口。

  张影姊一直站在一边安静的看着这一切,也庆幸今天有里正在,好多事儿要不是有他帮忙喊人去办,不然就她一个人,根本忙不过来的。

  张影姊看到院子里还有三个小伙子,在院子里等着。

  也没有个板凳什么的让人休息,也没有人招呼人家,有点儿过意不去,连忙向几人说着感谢,

  然后来到厨房,弄了几碗白糖水,招呼几人都过来喝点儿,

  休息一下。

  然后她又转身进了屋里,

  那里还等着她做决定呢,她不能一直在外面耽误时间了。

  来到屋里,看到王氏已经从地上站了起来,现在正在床边给张二虎喂水,张影姊仔细一看,原来是二叔已经醒来了。

  老大夫正在给他往背上的红痕处涂抹着什么,黑乎乎的也不认识。

  “二叔,你醒了,现在感觉怎么样?”

  张影姊赶紧上前小声的问道。

  一边正在喂水的王氏翻着白眼狠狠的瞪了张影姊一眼,又转过头去仔细的喂着张二虎喝水。

  张二虎听到张影姊的问话,沙着嗓子说道:

  “我没有事儿,你们不要担心。你没有事儿就行。”

  ‘啪’

  王氏重重的将手里的碗放到木板床上,洒出了很多水来。

  “就你能耐!

  就你厉害!

  你都快要成残废了,还说自己没事儿?

  你怎么说出的口?”

  王氏对着张二虎劈头盖脸的就是一顿大声指责。

  “二婶!”

  “王氏,住嘴!”

  张影姊和里正的喝止显然是晚了,张二虎明显是全听到了。

  “你说什么?

  残废?

  怎么回事儿?

  影姊你来告诉二叔,这不是真的是不是?

  你到时说话啊?”

  张二虎听王氏说自己就要变成残废了,急的一下子就想爬起来,

  还没有等他抬起头来,就感觉后背专心的疼痛,倒吸了一口气,

  但是他还是倔强的抬着头,盯着在他面前的几人,用尽全身力气问道。

  张影姊使劲的瞪了一眼王氏,心想这就是一个没有脑子的二百五,长了一张漏风的破嘴。

  “那个二叔,您不要担心,大夫说您的脊椎有轻微的骨裂,需要卧床调养,吃上一段时间的药就能痊愈了。

  不要听二婶的,她就是害怕您好不了怎么办,担心您才乱说话的。”

  旁边的里正揪了揪老大夫的袖子,让他说几句。

  老大夫只好开口说道:

  “那个二虎啊!

  老夫给你仔细的看过了,你这就是轻微的骨裂,

  虽然老夫不擅长骨科,但是只要找到一个擅长这方面的大夫,你呀

  最后完全可以恢复如初的,放心吧!”

  王氏从自己男人突然发狂时,她就知道自己说错话了,而且还被里正吼了一句,当时就一句话也不敢再说了,有点儿紧张的看着张二虎。

  “您说的是真的?我以后会好起来的是吗?”

  “是的!你现在放松,不要再这么用力了,这样你会加重你的伤势的。”

  张二虎得到老大夫的肯定答复后,这才算是没有那么揪心了,毕竟能站起来的希望还是蛮大的。不像刚才自家婆娘的说的那么吓人了。

  他慢慢的将头放下,心里祈祷着他能好起来!

  祈祷之后又开始了胡思乱想。

  家里没有他这个劳动力,以后怎么过啊?

  现在地里还要除草,再过两个月还要收,还有家里每天要挑水,砍柴等,没有他,一个孕妇和一个半大孩子如何过?

  自己越想越着急!

  越想越害怕!

  可是再害怕再着急,这时也没有用了。

  想到这些张二虎直接脸朝下,埋在了被褥里,发出了‘呜呜’的哭咽之声。

  站在床边的王氏和张富贵以及宝儿,听到张二虎的哭声之后,

  先是王氏跟着就哭了开来,

  随后张富贵看到爹伤心的哭了,他再也忍不住了,也哇的一声哭了出来。

  宝儿估计是受他小舅舅的哭声影响,也跟着就哭了。

  这可把张影姊、里正、老大夫几人给整蒙了。

  张影姊赶紧抱起宝儿,哄着他不要哭了,之后正要去安慰一下二叔时,被里正给拦住了。

  “先不要去管了,让他们好好发泄一下吧!

  他的倒下,使他们那个家天塌了,

  即使你二叔能治好,伤筋动骨一百天,这一百多天儿,他们一家子怎么过?

  还有就是你二婶她还怀着孕,这些就能让他发愁死。”

  张影姊听了里正的话后,没有说什么,抱着宝儿出去了。

  里正和老大夫也走了出来,屋里就留下了张二虎一家子。

  张影姊来到院子里时,看到几人还在,再看看现在的时间已经很晚了,

  现在也没有什么事儿了,还让几人等在这里,就有些过意不去了。

  看到里正也出来了,几步走上前,说道:

  “里正大爷,现在这边也没有什么事儿,麻烦您先让那几位回家去,

  现在也是要吃完饭的时候了,我这边也没有办法招待他们,

  等事情告一段落之后,我再请今天所有来帮助的人好好吃一顿,用以答谢大家。”

  里正听了,也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之后就叫来几人,吩咐他们先回去,要是晚上有事儿再安排人去叫他们。

  张影姊也表示了谢意,并且表达了后续事儿完结后会设宴答谢大家。

  几人听后,都纷纷表示不客气,都是一个村的人,不要客气。

  然后还都说要是有啥需要帮忙的,随叫随到。

  双方客套了几句,几人就离开了张影姊的院子,回家去了。

  张影姊听到屋里还在哭泣,她也没有办法,想了想先去厨房熬点粥去,一会儿让大家都喝点粥,垫垫肚子。

  和里正和老大夫打了声招呼,就带着宝儿进了厨房。

  刚进厨房,就看到小白竟然就在厨房里趴着。

  也不知它什么时候从屋里出来的,竟然独自来到了厨房里。

  张影姊把宝儿放下,让他和小白在一边玩。

  她开始生火,烧水。

  今天其实本不应该出现这种情况的,

  当时张氏打下来的时候,她已经做出了规避动作,那一下她完全可以安全的躲开,

  可是疼她的二叔不知道,第一时间为了保护她,将她推了开来,

  自己却没有躲开,好巧不巧的就被打成这样。

  这就是亲人,当时的情况完全就没有将自己的安全考虑进去,只想着救自己的亲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