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到农门带萌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老大夫的失落

穿到农门带萌娃 沙中之金 2047 2021.05.06 16:34

  再看张海时,经过大夫一番检查之后,说他根本就没有事儿,昏迷是装的。

  当时就把我气的,上去就踢了他一脚,张海竟然在我快踢到的时候,一翻身就躲了过去。

  后来气的我让人把他抓起来,经过逼问,才知道他是因为自己一个道上混的,竟然被你这么一个小女人给整了个五体投地,而且还弄了一脸狗屎,他觉得太丢人了,所以才装晕。”

  里正说到这里停了下来,看着张影姊。

  张影姊看到里正停下了,还看着她,她想了想开口说道:

  “张氏,我是不会因为她断几根肋骨就算完事儿的,事儿是她引起的,

  也是她把我二叔弄成这样的,她不给我一个说法,我有的是办法让她知道这样做的后果。

  至于那个张海,要不是他在哪里装晕,让张氏以为我把他给弄死了,

  因此才做出那种要杀了我的举动,

  所以二叔的伤也有他的责任,他也一样,不给我们家一个说法,这事儿没完。”

  里正听到张影姊这样说,也是明白她这样打算是在常理之中,

  不过他作为里正,就的想办法把这件事儿尽快调解好,让事态尽快结束。

  所以他正要再问问张影姊说的后果,她是想要怎么做的时候,

  就听到院子里传来几个人的交谈声,有些突然嘈杂起来。

  连忙向屋外走去,张影姊也听到了,也跟着里正的脚步往外走去。

  两人到了门口时,就看到一个中年男人怀里抱着一个不是很大的酒坛子,

  满身是汗的正一边和那些留下来的几个人交谈着,一边脚步不停的往屋里这边走来。

  张影姊一看,这人正是回家拿烈酒的张梁。

  看到他这跑的气喘吁吁,还满身是汗的样子,心里有一点儿小触动。

  “梁子?你怎么过来了?”

  里正看到是村里的酒鬼,平时这个点儿,他已经在家喝成哥烂泥了,今天怎么抱着酒坛来这里呢?

  “唔,叔您也在啊?

  那个~

  那个~

  我是来送酒的。”

  张梁一看到里正就有一点儿怵,

  这几年里正经常带人去他家抢他酒,让他没有酒喝,

  每次还让人把他绑了扔在床上,一直到第二天早上才让人去给他解开。

  每次他都被酒瘾折磨的心理抓心挠肺的,难受死了。

  “送酒?送什么酒?你不知道这里现在成啥样了吗?你还要送酒?你这是来庆祝的吗?嗯?”

  里正越说越激动,最后还重重的哼了一声

  张影姊看到张梁被里正吼的一愣一愣的,嘴巴动了好几次,

  想是想要给自己辩解一下,但是一直没有找到说话的机会,

  在哪里一个劲的给张她打着眼色。

  看到这里,张影姊差点笑出声来,不过想到是自己求着人家给拿酒的,就不能再在这里看人家一个男人的笑话了。

  赶紧出声道:

  “里正大爷,是我想要烈酒的,梁伯伯是听到我要用,这不二话不说回去拿去了吗。您就不要说梁伯伯了。”

  “噢?你要这酒是要做什么?”

  里正听到张影姊的话后,好奇的问道。

  “那个我是想用来给二叔伤口上消毒的,还有就是担心晚上二叔要是发起烧来,可以用来退烧。”

  张影姊从张梁手里抱过酒坛子,并向其表示了谢意,之后回答着里正的问话。

  “你怎么知道这酒可以说这些个的?

  还有什么是消毒?”

  身后突然传来老大夫的问话,

  原来他是看到里正在门口教训张梁,都是一个村的,他也知道张梁的事儿,

  还知道里正怕他自己一个人喝酒喝死了,经常带人去教训他。

  反正现在他能做的也做了,剩下的就是等张影姊和王氏拿主意了,因此他也就走出来看热闹了。

  这不突然听到张影姊说酒可以消什么毒的,还能退热什么的。

  他怎么不知道这些,所以就问了出来。

  张影姊和里正听到声音,回过头来看到老大夫就站在门口,正一脸好奇的看着张影姊。

  “那个消毒就是用高度酒杀死一些我们肉眼看不到的细小生物,就是有害菌,它们的存在会使伤口容易溃烂,不容易好转。”

  “等等等等丫头,

  你说的什么有害菌?

  什么高度酒都是什么?”

  张影姊正要继续给老大夫说一下为什么可以退热的时候,被老大夫给打断了。

  听到这又问了两个问题,张影姊不由的伸手给了直接一个嘴巴,

  让你嘴贱,

  让你多嘴。

  “那个......

  哎呀!

  你就不要问为什么了,其实我也不懂的,就是告诉我的那个老爷爷这么说的。”

  张影姊一看这要是一直解释下去,她不得累瘫了,

  干脆装起傻来,随便说了个老爷爷想要打发了眼前这个好奇的小老头。

  “老爷爷?

  他在哪里?

  你能带我去见他吗?”

  老大夫一看张影姊也不知道,就想去拜访一下她口里的老爷爷,

  也许这人就是一个杏林高手呢,到时说不定自己还能学到些什么呢。

  “我也不知道他在哪里,我就去年见过他一次。”

  张影姊回答道,她只能继续胡扯下去了,因为这个老爷爷还是她刚才随口说出去的,她怎么可能知道他在哪里。

  “那你是怎么见到他的?

  在哪里见到的?

  他都和你说过什么?”

  老大夫有一点儿小失望,不过还是不想放弃,继续追问道。

  “就是去年他直接出现在我家门口的,他和我要水喝。

  那天正好宝儿发烧了,他就把他腰间带的酒壶给了我,让我给孩子擦身,说是可以降温的。

  还告诉我如果有伤口可以先用烈酒擦洗一下,会好的快,不过有一点儿,就是会很痛。”

  张影姊继续说道。

  “唉!”

  老大夫没有得到他想要的答案,有些失望的摇了摇头,叹了口气,转身去了张二虎身边。

  里正看到老大夫进去了,转身看着张梁说道:

  “梁子,既然你来了,你也没什么事儿,你去村口看看有没有马车什么的回来。

  我让家荣和家兴两兄弟带了三个人赶牛车去了镇里,去请大夫去了,这会儿应该快回来了,这天马山黑了,叔有些不放心。”

举报

作者感言

沙中之金

沙中之金

抱歉,今天回来有点儿晚了,先上传一章,另一章稍晚一些上传。谢谢大家的支持。

2021-05-06 16:3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