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到农门带萌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十四章 郑老的疑惑

穿到农门带萌娃 沙中之金 2212 2021.05.12 10:36

  “就是以后能麻烦你们每天帮我家,以及我二叔家,还有我二奶奶家里挑水,砍好一天的柴。

  还有就是我二叔上茅房的事儿,一起按照现在做短工的工钱给你们,每人每天三十文,不过中午不管饭的。

  每天你们做完这些就可以回去做自己家的事儿。不知道你们觉得可以吗?”

  张影姊把自己的想法说了一下,说完后看着那兄弟二人,等着他们的回复。

  张家荣和张家兴对视了一眼,然后相互点了点头。

  就见张家荣对着张影姊说道:

  “我们兄弟两个没有问题的,就是还有一点,我想问一下,就是二虎叔好了以后,我们是不是就不能继续做了?”

  听到竟然这么问,张影姊想了想。

  以后其实还是可以这么继续下去的,这样每天都有人去挑水了砍柴,她就有更多的时间做点儿别的了,

  不过那时候估计她家的大院就要建好了,她还想着到山上找一找,看是不是能找到一口干净香甜的泉眼,用竹子弄个自来水呢。

  要是弄好了,肯定是不能再用他们挑水了,所以还是先暂时定下做到二叔好了为止吧。

  “那个我现在还不确定,先做到我二叔彻底好了那天为止吧,再以后的我们到时候看情况再说。”

  “好的!那就这么说定了,你把桶放下吧,我俩先去扶着二虎叔去方便了,一会儿就去挑水去。”

  张家荣对着张影姊说道,说完后就带着张家兴走进了她家院子,然后走到了屋里。

  不一会儿就从屋里传出他俩和二叔的说话声。

  张影姊将水桶就放在院子里,没有去管他们说什么,转身进了厨房。

  走进了厨房之后,看了看自己的库存,白面已经剩下不多了,估计也就只有不到一斤左右的了。

  大米到是还有很多,肉的话就剩下那块咸肉了,到今天已经四天了,也不知道还能不能吃。

  除了这些就啥也没有了,这今天吃个啥啊?

  小白怎么办?

  它没有吃的了,现在也不方便进山,估计早上这小家伙要饿肚子了。

  正在发愁今早怎么弄的时候,就听到院子里传来马车的声音。

  出去一看原来是富锦赶着马车过来了。

  马车停好后,就见里正和郑老一起从车上下来了、。

  “您们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

  张影姊上前问道。

  “老夫过来给你二叔再看看,之后老夫就要回去了,仁和堂那边还等着老夫呢!”

  郑老对着张影姊说道。

  “那您怎么也这么早过来了呢?”

  张影姊又对着里正问道。

  “我啊!这不是想着今天先去镇里给你将契约办了,你好动工。还有就是可以顺道搭着郑老的马车去吗。哈哈”里正回答道。

  “行了,我们进去吧!你二叔醒了没有?”郑老就往里走就说道。

  张影姊和里正赶紧跟上去,张影姊说道:

  “已经醒了,就是我早饭还没有做,所以就没有喝药。”

  “没事儿,一会儿就把锅里剩下的药水加热一下,倒出来一半喝了,另一半儿中午喝了,晚上的药你是跟着老夫去拿,还是让里正帮你带回来?”

  “嗯,我还是一会儿和您一起去吧,正好我到镇里采买一些吃食,家里没有吃的了。”

  “那行,那你将老夫刚说的那些一会儿告诉你那个弟弟,老夫听富锦说了,他很聪明,你和你二叔想办法让他去多读点儿书,这样以后不会荒废了他这一份聪明才智。”

  “嗯,我记下了,郑爷爷。我会和二叔说的。”张影姊一边点头,一边说道。

  几人说话的间隙就已经来到了屋里,屋里现在只有二叔和宝儿在,那俩个兄弟已经扶着二叔方便过了,已经去挑水去了,所以现在不在这里。

  郑老直接上前就给张二虎做起了检查。

  这时宝儿也醒了,张影姊就给他将衣服穿好,然后将小床上的被褥叠整齐了。

  这时郑老已经收起了手,对着张二虎说道:

  “放心吧,好好吃药,半个月内尽量不要乱动,你的伤会很快就好的!”

  张二虎听到之后非常高兴,对着郑老连连说感谢。最后又问了他什么时候可以回家去养伤,郑老告诉他随时可以回去,让人抬回去就可以了。

  这是站在边上的张影姊突然插话道:

  “二叔你再在我这里留一天吧,我怕您晚上再发烧,二婶她一个孕妇照顾不了您,过了今晚我让人给您送回去。”

  “说的也是,你就再在这边留一天吧。”里正也说道。

  郑老没有说什么,倒是一直看着宝儿,心里好奇着:

  ‘昨天天太黑,没有看清这小家伙的面容,现在才看清,长的真好看,

  不过怎么越看越熟悉呢?

  他长的那么像那个人呢?

  简直就是那个人的小翻版啊!难道是......?

  不可能吧!

  这俩人里的那么远,地位悬殊那么大,怎么可能有交集呢?

  奇怪!

  太奇怪了!’

  “娘亲!那个老爷爷好可怕啊!”

  宝儿被郑老看的一时有些害怕,将小身子躲进了自己娘亲的怀抱里,然后小声的和张影姊说道。

  张影姊顺着儿子说的方向看去,原来是郑老一直盯着宝儿在看,张影姊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了好奇与疑惑。

  不由的疑惑道‘难道这老头以前见过宝儿?

  不应该啊?

  原主的记忆里就没有这回事儿啊?

  那是因为什么?

  能让这老头看着我儿子还能一脸的好奇和疑惑呢?’

  张影姊不由的仔细看了看宝儿,突然脑中灵光一闪,看着宝儿的小脸,心里出现了一个想法,‘难道是有关......'

  “郑爷爷!”张影姊看着郑老叫道。

  “嗯?丫头你叫老夫?什么事儿?”

  郑老站在猜测着能想到的可能时,突然听到张影姊叫他,赶紧问道。

  “郑爷爷,就是我上次和您说的事儿,能麻烦您给宝儿把下脉吗?”

  张影姊没有问出她想到的问题,而是想让他给宝儿把一下脉。

  “原来是这事儿啊?这个老夫本来就打算今早就帮你把这事儿办了的。来!你把孩子带过来吧!我看看。”

  郑老已经恢复了正常,也将今早的打算说了一下。

  “宝儿,走。我们让老爷爷给你把把脉,看看你的小身体是不是健康啊?”

  张影姊对着宝儿说道。

  宝儿听到娘亲说要让那个老爷爷给他把脉,他小心的再次看向郑老,发现现在的老爷爷没有刚才那么吓人了,而是一脸慈祥的看着他。

  看到这样的老爷爷,他一点儿也不害怕了,就跟着娘亲走到老爷爷的面前,按照老爷爷的说的,将小手手伸给了老爷爷。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