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到农门带萌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四章 郑老到来

穿到农门带萌娃 沙中之金 2110 2021.05.07 15:40

  当时如果换成了宝儿,或者是二叔他们处于危险的境地时,

  她估计也会做出这种不顾自身的安危的事情来。

  现在就像里正所说的那样,二叔家现在确实出现了危机,

  二叔的伤就不用说了,要是郑老也没有办法的话,

  她就带着二叔去城里,去京城,肯定能找到一个擅长骨科的大夫。

  不过在她的角度看来,二叔家的事儿,都不算事儿,

  因为都可以花钱请人去做,这样只要是钱能解决的事儿,就不是事儿。

  现在她觉得很烦的,其实只有一个,那就是二婶王氏。

  本来王氏就和她一直不对付,现在又出现这种情况,

  她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和她去相处,现在不和以前一样,她可以不去见她,

  现在不行,因为她要时长去看望二叔,那就避不可免的会见到王氏。

  。。。。。。

  张影姊想了好几种如何和王氏相处的方式方法,后来都被她一一否定了,

  最后还是决定走一步看一步吧。

  水开后,张影姊用热水烫了很多面,打算一会儿多烙几张饼,再熬一些粥,这样晚上人们都能吃饱一点儿,

  还有就是今天晚上估计她是不能睡了,

  一是没有地方睡,

  二是害怕二叔发高烧。

  由于是直接用的刚烧开的水烫的面,所以现在还没有办法去揉面,

  趁现在还有点儿空,给小白弄了一些肉末,还有水。

  唉!

  明天还得给这小家伙儿弄吃的,

  要是实在没有时间上山的话,就只能去多买点儿猪肉了。

  这小家伙儿还挺会吃的,这要是让村里的人们知道了,

  还不得给羡慕死,人活着还不如一条狗(狼)呢,

  竟然每一顿都是肉啊!

  他们也只有逢年过节才舍得吃一点点。

  张影姊一共烙了二十几张白面饼,每一张都有八寸大,将饼做好后,

  她给了宝儿一张,让他先吃着。

  她又洗好锅,弄了满满一锅水,

  烧开后,倒进去大半碗的白米下去,

  这样就能煮满满一锅粥了。

  在煮粥的时候,她又抽空走到茅草屋的窗台下面,

  听到只有王氏还在哭,富贵和二叔在说着什么?

  由于声音太低,她没有听清楚。

  她看见里正和老大夫还在院子里,没有进去,

  因此她也就没有进去,又回到了厨房继续盯着灶火去了。

  “驾!驾!“

  寂静的村庄,突然响起赶车人的高声吆喝声,

  以及马蹄嘚嘚敲击着地面的声音。

  这突然的响声,顿时引起了村里的几条土狗的疯狂叫唤,

  同时连带着几家屋门打开,从里面走出几个人来,

  好奇的看着飞快的驶进村庄的马车。

  只见马车的前方挂了俩盏油灯,微弱的光亮远远的照射过来,

  不过现在天还没有测底黑掉,估计赶车人怕走着走着就天黑了,所以提前点上了灯。

  借着晚霞的光辉,人们还是可以看到很远的。

  只见一头黑色大马,拉着一辆带车棚的马车。

  车源上坐着两个人,

  其中赶车的那个是一个年轻的小伙子,估计岁数只有十六七左右,

  只见那人俊美绝伦,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

  这个人他们以前都没有见过,不认识此人。

  再看另一边坐着的那个面容黝黑,浓眉大眼的男子,

  仔细一看,

  不是村里的张家兴还能是谁。

  众人心想,下午张家兴和他个被里正安排去镇上请大夫,现在估计就是带着大夫会来了。

  马车飞快的从村里穿过,在张家兴的指挥下,

  赶车的小郎君将马车慢慢的停在了张影姊的茅草屋前。

  “驭~”

  大黑马马蹄急踏,鼻中打出一个响啼,喷出一口白气,发出老长的嘶鸣。

  这一声叫唤,将正在厨房忙活的张影姊给叫了出来。

  看到门口的马车,就知道一定是郑老爷子来了,赶紧小跑着上前迎接。

  此时里正和老大夫也一起往马车那里走去。

  马车停好后,从马车里跳下两个二十多岁的皮肤黝黑的男人,

  他两跳下之后,齐齐向马车里伸出一只手,

  只见从马车上伸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人,

  在他俩的搀扶下,下了马车,张影姊一看这正是郑老爷子。

  在看从马车的另一头走出一个面带笑容的小伙子,不是富锦还是谁?

  “郑爷爷,这么晚了,劳烦您幸苦来一趟了。

  您快里边请!

  富锦兄弟你也来了?”

  “丫头啊!你家也太远了吧,还不好走,差点儿搞的老头子骨头架散了。”

  郑老对着张影姊小小的抱怨了一句,

  不过也是面带笑容的,

  显然是在和张影姊开玩笑的。

  “瞧您说的,就您这老当益壮的身体,怎么可能因为这点儿路就搞垮呢?

  就是再跑个几天几夜都没有问题滴!”

  张影姊看到郑老还和她开起了玩笑,顿时也就放松了下来。

  “郑爷爷,这是我们村的里正,也是我本家的大爷爷。

  里正大爷,这位就是仁和堂的郑老大夫。”

  张影姊给里正和郑老做了一个相互介绍。

  里正连忙对着郑老说着幸苦了。

  郑老对着里正点了点头,并表示不幸苦,还说这是他们做为一名大夫应该做的。

  两人寒暄之后,张影姊又将老大夫介绍给郑老。

  郑老一听老大夫已经给张二虎做过一些检查了,而且有了初步的诊断,

  就立马拉着老大夫往前走去,边走还边让老大夫给他说一下他的诊断。

  张影姊见此,只能微笑着引着富锦和里正一起,跟着前面两个人一起走向里屋。

  张家兴抱着郑老的药箱跟在众人身后,

  张家荣以及另一个人,一起去照顾大黑马去了,

  趁着天还没有黑,拉着马去吃草去了,顺便再多拔一些草回来,储存上。

  张影姊走着走着,感觉左侧有一道火辣辣的目光,一直注视着她,看的她好不自在。

  此时她都不用转头都知道是谁在看她,只有富锦,没有别人,因为只有他是走在她的左侧的。

  张影姊隐晦的瞪了他一眼,

  心想要不是有这么多长辈在,

  还有就是担心二叔的伤势,

  今天肯定让你这个小屁孩儿知道,

  你姐的厉害!

  哼!

  富锦他自己也不知道他怎么了,今天一天没有看到张影姊去他们药房,就有些魂不守舍的,不管做什么都做不好,就连平时最简单的事情,今天他都能做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