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经商种田 穿到农门带萌娃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王氏赶来

穿到农门带萌娃 沙中之金 2040 2021.05.04 16:13

  喂了有十几下,她停了下来,细心的给二叔将嘴角擦干,将碗就放在床头。

  这时张庆的大儿媳带着那位小妇人走来进来,她们手里端着一个盆,只见盆里有一小半的水,还有就是一条拧干的白棉布。

  ”影丫头,这个给你弄好,你要怎么弄,需要帮忙吗?”

  张影姊点燃油灯,把身上的匕首拿出来,在火上烤了烤,之后在白棉布上割了几个小口,热后用力撕了几小条布条下来。

  拿着布条和匕首,以及之前弄得温水,走到二叔侧面,示意正在摁压伤口的那人将摁伤口的布条轻轻的拿走。

  布条拿走之后,见伤口已经不怎么出血了,张影姊一下提着的心算是放下一半来,这说明没有弄破血管,这在当下医疗不发达的情况下,是没有血浆可以输血,要是血管破裂,一时间止不住血的话,就只能等死了。

  张影姊拿布条放到温水碗里浸湿,然后小心的擦拭伤口及周围。

  来回擦了几遍,算是将伤口清洁干净了,不过这还不够,要想不被感染就必须的消毒,可是她家里没有酒。

  因此抬起头来看着屋里的几人,问道:

  “您们谁家里有高浓度的白酒啊?”

  几人面面相觑,都不知道什么事高度数的白酒,就有人问道:

  “宝儿娘,什么是高浓度?”

  “额就是烈酒,越烈越好!请问谁家有这样的酒,麻烦您跑一趟回家取过来,我以双倍价钱支付。”

  “嗨!原来是烈酒啊?我还以为是什么特殊的酒呢?烈酒的话,我家里有一小坛,什么钱不钱的,现在救人要紧。丫头,你等着,我这就回家去取!”

  其中一个看起来有四十多岁的男人高兴的回道,还没有说完就提起腿来就跑了。

  “这次还真问对人了,这张梁啊,他要是没有,那这个村里都不好找烈酒了,因为张梁自从她女人走了以后,就天天喝酒,这都十多年了,每天不喝两杯都睡不着觉的。今天也是赶巧了,他还没有吃晚饭呢,所以还能清醒的在这里帮忙。”

  “对对对,平时这个时候他在家里肯定已经喝上了。”

  “你说,这都有十几年了。他怎么还没有走出来呢?”

  “嗨!我觉得不是,我认为他现在就是喜欢上了这口罢了”

  ......

  几人就张梁的事儿小声的聊起来了,还有越讨论越激烈的趋势。

  张影姊没有理会他们,也没有去倾听他们的聊天内容。

  只是默默的看着二叔,并且用一块没有用过的白棉布将伤口盖了起来。

  现在她没有药,也没有酒,只能在这里等着大夫,和张梁回去拿的酒。

  就在吵闹的环境下,过了有一刻钟左右,就听院子里有跑动的声音传来。

  张影姊急忙站起身来,向着屋外迎去。

  还没有等她出去,就传来一声带着急切的喊声;

  “姐!姐!我爹在哪里?”

  话音刚落,一个瘦瘦的小身子就飞跑了进来,小脸上全是担心。

  张影姊一看是张富贵,赶紧把他拉到身边,让他就站在二叔的身边看。

  张富贵看见自己的爹爹就那样趴在床上,好像是睡着了一样,就是后背露出了一条很粗很长的红痕,还有就是后背上盖这一小块白棉布。

  轻声的带着哭音抬头看着张影姊问道:

  “大姐,我爹他怎么啦?他是怎么受伤的?”

  张影姊拍了拍张富贵的脑袋,轻声说道:

  “富贵。你放心吧,二叔他会没事的!现在只是累的睡着了,他是为了救姐姐才受伤的。”

  “小舅舅,小舅舅,二老爷他刚才流了好多好多血,我都害怕的哭了呢!他一定很疼的,你要不要也给二老爷吹吹呢?我有偷偷给二老爷吹吹呢。”

  一边宝儿用手拉着小舅舅的手,一边说道。

  正在这时院子里又传来几人的声音,其中夹杂着里正的气急败坏的声音。

  张影姊和屋里的几人全都走出屋,来到院子里,就看到里正带着几人小跑着过来,其中一个怀里还抱着药箱,还有一人还背着一个上了年纪的老人,有两人一左一右在后面护着。

  大老远的就听有人喊道:“快让开,大夫来了。”

  张影姊等人听到后,都急忙让开了门口,就见背着人的那个小伙子突然加快了脚步,快速的来到了屋门口,将背上的老人放了下来,自己弯着腰双手支撑着膝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被颠了一路的老人此时也扶着自己的胸口,喘着粗气,嘴上说道:“伤者在哪里?快带老夫去看看!”

  张影姊闻言赶紧引着往屋里走去,其余几人也打算进去看看时,被后面过来的里正给喊住了。

  “都进去干什么?一个个的都没事干是吗?有什么好看的,留下几个人等着,其他人都回家去!”

  说完之后用手指了几人,让他们留下,其他人都让回去。

  众人看里正撵人了,况且现在已经天黑了,也得回家吃饭去了。

  屋里老大夫走到张二虎的床边,先是看了一眼张二虎裸露的后背,

  之后又去旁边的盆里洗了一下手,这才又走到张二虎的床边,

  将他后背上的白布揭开看了看,先是从药箱里拿出一瓶白色的瓷瓶,打开盖子,直接在伤口上倒出了一些褐色粉末,之后收起药瓶,又将那块白布盖了上去。

  这才拿起了张二虎的一只手把起了脉。

  张影姊和两个小孩儿一起静静的看着老大夫,希望能听到一个好消息。

  里正撵完人,自己也走了进来。

  看到老大夫正在给张二虎把脉,就没有出声。

  几人正在等着大夫把完脉,检查好后,好问问情况。

  这时外面又传来了一个女人的哭喊声,声音由远及近的传来,越来越大。

  张影姊听着这声音,好像很熟悉,就是一时想不起这是谁的声音了,正要再仔细听一下,突然身旁的张富贵说道:

  “这是我娘!呀!我娘来了!”

  说着就跑出去去接他娘去了。

  宝儿看了看自己的娘亲,又看了看外面,犹豫了一会儿,还是没有跑出去。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