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同人 在武林外传里的平凡捕快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雌雄双煞纷乱起

在武林外传里的平凡捕快 霜冷树 1 23 41692022.11.11 16:39

  “老白,这金钟罩练成之后这么厉害,那咋没见几个人练呢?”正是韩泉在向白展堂请教武功问题。一年多来,凭借着熟练度自己是有着无限的动力,五虎刀法和五虎断魂刀同出一门,韩泉练着练着发现这两种武功合二为一了,

  五虎刀法 4000/4000圆满4级五虎断魂刀 5000/5000圆满5级

  →五虎断魂刀(进阶版) 2/6000熟练6级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一门武功分为入门、熟练、精通、大成、圆满几个程度,后面的等级则是没什么特别的,施展1000次就能升一级,新刀法要想练到圆满应该至少得10级往上了。

  内功则是好像看不到头一样,连个等级都没有,要不是每天运转呼吸能增强精神头,韩泉早就放弃了。

  基础内功71/1500

  其实自从领悟新刀法以来,韩宇已经不是自己的对手了,不过为了不打击自己这位叔叔长辈的威信,让他当好这个捕头,在打过一段时间韩泉就会假装力气不足,甘拜下风。

  最让自己头疼的就是这武馆传授的金钟罩了,据老师傅交代,这横练功夫分为练皮、练骨、练筋,内要练五脏六腑。只有练习多年内外交会才算是练成。

  不过即使是老师傅自己也只是到了练脏的境界,毕竟不是谁都能找到内家高手天天陪练的,只能自己慢慢熬练。

  虽然韩泉有熟练度,可金钟罩每次增长的原因不是你重复修炼,而是修炼新的地方。这就导致刚开始的时候进阶很快,越到后面越难,咨询一圈,老师傅说自己已经够快了,剩下的就是水磨工夫,没有其它办法了。问韩宇就更别提了,二叔连接触都没接触过,总不能上少林寺当和尚去学吧,想来想去只好跟同福客栈的白展堂套套近乎了。

  刚开始的时候白展堂警惕性很高,生怕自己会武功的事暴露给韩泉这个捕快,韩泉只好改变策略,没事的时候经常带一小坛酒过来,老白刚开始还很拘谨,次数多了还经常拉着李大嘴和吕秀才一块,大嘴还经常做点下酒菜。

  “老白,你要知道你就说呗,小韩跟咱都是自家弟兄,有啥不好说的”大嘴大大咧咧的给韩泉说话,一个是李大嘴感觉韩泉也是好人,经常跟自己聊天,没有一点看不起自己的意思,另一个原因就是大嘴也想跟着学学武功,哪怕是听听也是很向往的。

  “行,那兄弟我今天就给你们好好说说。”白展堂也喝了不少,也想吹嘘一下自己,“这练功一般都是从小就开始的,除了天赋异禀被高人灌顶,要想成为武林高手,都得是童子功,不瞒弟兄们说,这十三太保金钟罩我也是练过的”

  “那咋没见你使过呢?”吕秀才插了句嘴,自同福客栈成立以来没见老白显示过刀枪不入的本事。

  “我这不是正说着呢吗,别打岔,这金钟罩练得时候刚开始是用藤条摔打身体各个部分,直到血肉模糊,再用专门的草药抹上,待到身体恢复之后,再次打,藤条断而身体无疼痛,便可以用木棍代替,最后是铁棍,大成者就能做到刀枪不入,水火不侵,斧劈剑刺完好无损。

  嘶~,大嘴,你干啥玩意拧我”

  “你不说你练过金钟罩吗?咋地拧你一下都受不了?”李大嘴本来就有些怀疑老白吹牛糊弄自己,老白以前也这么干过,果不其然,一试就露馅了。

  “额咳,你不知道金钟罩练成之后身体粗壮,一点也不好看,我怎么能为了练这个武功失去我这玉树临风的feel”老白略一咳嗽,边转移起了话题说着还摆了个造型。

  “嗯?”吕秀才大嘴和韩泉用质疑的眼神同时看向老白。

  白展堂不好意思的笑道“其实是我怕疼,改练轻功了”

  “那我现在怎么办?拿根藤条吗”韩泉当初学的时候每次交完钱都是打一套拳,然后筋疲力竭之后用药草泡身体,老师傅也没说这么疼的方法。

  听闻韩泉的训练过程,老白思考之后便说“你这是有钱的做法,没钱只能靠笨办法了,你就继续练呗”

  “这不是没钱了吗?有没有没那么疼的方法”韩泉羞愧的说道,一来是借韩宇的钱还没还上,还差十几两,二来现在花钱用药草已经不涨熟练度了,所以想要换个方法。

  “你让我想想”老白摸着下巴,许久,“有了,当年我听过一苦行僧在黄果树瀑布下修行,十年如一日,最后走出来的时候手劈青石、用身体挡住了十几个贼人的刀剑,还把这些人感动的皈依佛门了”

  “你说我现在上哪整瀑布去?”韩泉不由的翻了个白眼,要出去自然能找到,可是自己现在的武功,出去万一碰上个二流高手都够呛。

  可以游戏人间,但人生可不是一场游戏,和外面相比虽然憋屈点,但人和人之间却友善而信任。

  “往西不就有个西凉河,那啥,浅是浅了点,好歹也是条河,且先游个泳练着呗”老白笑着说出了没办法的办法。

  “那行,我就先试试,来老白我再敬你一杯,”韩泉和老白对饮一杯。

  第二天下午,西凉河边正是天暖和的时候,韩泉活动一番,做好了准备。

  “1、 2、 3、 4,再来一次”只见一个脱掉上衣的胖子也在做着运动,不是别人,正是李大嘴。

  “大嘴啊,你确定要跟着练吗?”韩泉嘴角有些抽搐,虽然知道李大嘴喜欢武功,但没想到能这样。

  “兄弟啊,你不知道,哥心里边想练武都快想疯了,我没钱上武馆,也怕疼,我也想会点武功至少娶老婆的时候能保护她,既然游泳就能把金钟罩练成,我就是不要命了也得练那。兄弟你就帮我这把”

  “好吧,药草我没法帮你,呼吸的口诀我可以告诉你,但绝对不能外传”在得到李大嘴的赌咒发誓之后,韩泉也放下心来,电视剧里其他人最后都成双成对,就大嘴一个人啥也没赶上,说不定这次练成之后能改变大嘴的人生。

  “入静放松,手臂上提,鼻吸口呼,舌顶上腭”

  “我只听过天鹅,白鹅,上鹅是哪个鹅?”大嘴一脸的迷茫。

  “……”

  韩泉和大嘴都到了河里,流水不够急,游泳倒是挺好玩的,不过这只是针对韩泉而言,

  大嘴在脚能着地的位置待了不到一柱香的功夫,就累的不行了,便抱怨着说“小韩呐,我回去还得做饭呢,那啥我明天再来啊”说完上了岸穿上衣服跑回去了。

  叮的一声,韩泉的面板发生了变化,金钟罩的熟练度上涨了一点,看来日后还要再努力了。

  韩泉自己游了好长一会儿,突然听到不远处有人喊救命,二话不说游了过去,只见一艘船已沉入河底,岸上河边都有许多人,都在四散而逃,边逃边说“有劫匪啊”

  只见一中年男子正被两个身穿斗篷的人拳打脚踢,边打边说“叫你再谋害人,我们雌雄双侠绝不容忍”

  “住手,放开那个人,有本事冲我来”韩泉一想这肯定就是郭芙蓉和她的丫鬟小青,自己也练了这么久的武功,正好试试,最多被打一顿。

  郭芙蓉和小青二人见一男子高声呼喊,忙转过身来,映入二人眼帘的就是一个没穿上衣,下身湿答答的半裸少男,只见一人扭过头去“啊,淫贼”

  另一人则是兴高采烈的说道“看来我们雌雄双侠今天又要替天行道了,小青这我先上,你给我掠阵”

  “好的,小~,公子”

  郭芙蓉一拳挥出,直奔韩泉胸口而来,被韩泉右手挡住,

  这拳不算快,二人互相攻防几招,韩泉速度慢点,打不着对方,可郭芙蓉的拳掌打在韩泉身上,不仅没事,力道还会反弹。

  捂了捂发麻的手,郭芙蓉向后退了两步,“你小子还有点本事,能输在我这招之下,你也不算亏了”

  说罢气沉丹田,双手运气成掌,喊出来了四个大字“排~山~倒~海”

  对面的小青点点头,小姐拿出这招肯定能赢,也不知这人练的是什么武功,小姐打了几次都不见成效,如果是自己的剑法倒要他好看。

  听到如雷贯耳的四个字,如果是旁观者自己一定会捧腹大笑,但真的面对这招,却是一点也笑不出来,基本内功和金钟罩的呼吸方法全面运转,肌肉也全都紧绷起来,大喝一声“来吧”

  混合着微弱的风声郭芙蓉双手排到了韩泉身上,立时,韩泉只感觉一阵大力传来,立刻向后退了五六步,五脏六腑顿时感觉疼痛难忍,看来电视剧里的郭芙蓉大多数情况根本就没使真本事,就这么一招自己就受不了了,还想着天下无敌呢。

  “看来以后能躲则躲,打死也不硬接了”说着吐了口血,反而好多了,望向郭芙蓉,却是笑了出来。

  只见郭芙蓉保持着攻击的姿势,一动不动,几秒钟后嚎啕大叫“你这人的身体怎么这么硬,好疼啊”

  一旁的小青见状拔出剑,走上前来,休伤我家公子,说着拔剑便刺,韩泉一想自己没带刀只好往后退了几步。

  “贼人,哪里走”

  不远处已经有两个捕快从远处飞奔而来。

  “小青,我不想让我爹知道,咱们避开这些捕快,先走吧”郭芙蓉一见到穿官服的就能想起自己老爹,下意识就想避开。

  “好的,小~,公子咱们走”小青和郭芙蓉向无人的地方飞奔而去。

  韩泉见状,放下心来。想起还在一旁哀叫的葛三叔。

  “我叫韩泉,大叔,那俩人跑了,你没事儿吧?”

  “哎呀,我的胳膊腿儿啊,感觉哪儿哪儿都疼啊。我的船也毁了,以后可怎么办呢?”

  “小韩,你怎么在这?”来人正是老马和另一个新捕快小冯。

  于是韩泉就把经过叙述一番

  “岂有此理,这两个强盗还自称雌雄双侠,我看哪,是雌雄双煞!”

  看着葛三叔的伤势,又看见船被凿沉,小冯脱口而出这句话。

  “没错,这二人一男一女,其所做所为称得上是雌雄双煞,小冯你还挺有才的吗”老马笑笑。

  “别说了,赶紧搭把手把葛三叔送医馆吧”韩泉见对方喊的一声比一声大,赶紧开口道。

  “行”三人相互抬着葛三叔走,半道上老马借了一辆马车,这才走得快了些。

  十八里铺,薛神医家门口,围了一堆人在说三道四的,老马将人流分开,“都干什么呢?围到人家医馆干什么?没见到这有病人吗?赶紧闪开”

  其他人见老马一身官衣,都往后退了退,唯有一穿着嫁衣的女子好不让道。“我的夫君,也在这儿受伤了”

  老马乐了一下,“哎呀!今天这受伤还赶一块儿了,你夫君是谁?怎么受的伤?在哪儿受的伤?赶紧如实报来。”

  这时众人又七嘴八舌的说道,

  原来是左家庄的赵姑娘是新娘子,里面躺着的正是她的夫君,二人前两天正在办喜事,赵家姑娘喜极而泣,众人正在开心欢乐的时候,

  蹭的一下,两个蒙面人出现了,把喜宴的桌碗瓢盆一通乱砸,还对着新郎使出了各种残忍手段,据目击者称“蒙面人对新郎使出了分筋错骨手、什么铺天盖地揉心拳等等”真是凶恶无比。

  还把新娘子的轿子的顶子都给掀翻了,把四个轿夫一人一个脑瓜崩儿,最后还留下“替天行道”四个字,然后扬长而去。

  众人连忙将新郎和其他受伤的人送往医馆,其他的人还好说,只是新郎伤的过重。

  左家庄的大夫说他们也没办法,只能请十里八里铺的薛神医诊治,所以我们才连忙带新郎过来。

  韩泉在一旁听着,没想到这郭芙蓉下手如此狠,和小冯连忙将葛三叔送到医馆里。

  薛神医看了看表示没有问题,三五日便可下地,半个月之内恢复如初。

  “那个新郎没事吧”老马也走了进来,开口问道。

  “我也奇怪,听左家庄的大夫的说法,这个少年全身骨头都快散了架,可如今却是只需休息旬日即可,真是百思不得其解啊”

  老马听薛神医说没事便拉着韩泉和小冯要去见娄知县。

  走在路上,韩泉心里却在想着“这郭芙蓉下手这么狠的吗,还有是谁在善后呢?也许是郭芙蓉他爹的人?”

  

举报

扫一扫,手机接着读

扫一扫 · 手机接着看

公交、地铁随心阅读,新用户还可享14天限免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New客户端Windows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点击,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

关闭浮层

起点中文网送APP下载福利,新用户14天限免权益

扫码下载APP领取

新版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