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故纸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成仙当草

故纸堆 闲听落花 3185 2019.03.09 14:19

  林安然转头打量着吴婆子,五十岁左右,中等身材,不胖不瘦,花白的头发绾成只利落的圆髻,一根莹润的白玉簪斜插在上,慈眉善目,神情极是柔和安祥,一身干净非常的靛蓝细绸衣裙,这样雍容慈祥的吴婆子,完全出乎林安然的意料。

  林安然忙掩饰住眼中的惊讶,微微垂下目光,正看到吴婆子腕间的佛珠,包了浆的木质佛珠正中嵌着颗莹润碧透、莲子大小的翡翠珠,林安然看的几乎流出口水,这样大小、这样品相的翡翠珠,得值多少钱?

  “阿弥陀佛,菩萨保佑,姨娘总算好了。”吴婆子仔细打量着林安然,脸上的怜悯中透着丝丝惊讶。

  林安然直起上身,声音软弱的谢道:“多谢嬷嬷,我这回能熬过来,多亏菩萨点化。”

  吴婆子脸上的惊讶更浓,笑着点头道:“好了就好,姨娘安心将养,菩萨会保佑你的,阿弥陀佛。”

  “多谢嬷嬷,嬷嬷辛苦这几天,让小杏侍候您赶紧回去歇下吧,烦劳嬷嬷,替我在菩萨面前上柱香。”林安然有些不支的靠到枕上,有气无力的谢道。

  不等吴婆子答话,抱着包袱,紧跟在吴婆子后面的小杏不停点头答应道:“姨娘放心!”

  吴婆子也不多说,笑着点了下头,算是告了辞,转身就出去了。

  小桃怔怔的眨着眼睛,小杏说的对,七姨娘真是变了。

  小杏满脸笑容,紧跟着吴婆子出了正屋,转过月亮门,吴婆子皱起了眉,低声道:“七姨娘真是……大不一样。”

  “嬷嬷也看出来了吧?以前她凶起来,是拿簪子扎人,现在凶起来吧,是看着你笑,可吓人了!”小杏一脸惊悸。

  吴婆子想笑又抿了回去:“看着你笑怎么吓人了?”

  “嬷嬷,她那笑,不是笑,也不是不是笑,她就那么眯缝着眼睛盯着你笑,笑得你寒毛一根根都竖起来了。还有呢,她好象什么都知道,可吓人了。”小杏说着,竟机灵灵打了个寒噤。

  吴婆子忙伸手拍了拍她,温和的安慰道:“你规规矩矩当差,她也不能怎么着你,咱们府上是有规矩的,再说,这个月的月钱,她不是都给你了?我看她倒比原先沉静懂事了不少,不象是变得更坏了,别害怕。”

  “嗯,她对嬷嬷客气多了。”小杏又露出满脸喜色。

  吴婆子轻轻拍了拍她,暗暗叹了口气,人历了生死,这样的大变也是常事,七姨娘原来虽是个暴躁横楞的,喜怒都在脸上,这样倒还好,若真是变得跟那些姨娘那样……小杏这傻丫头死了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往后,你听她的话……”

  “从前我也听她的话!”小杏忙用力辩解道。

  吴婆子又想笑又笑不出来,拍着小杏的后背,后面的话,就交待不下去了,算了,小杏这样的傻丫头,就算明白讲了,她也听不明白,各人有各人的命吧……

  从大病一场醒过来,七姨娘就安份的出奇,就是听到被禁足半年的信儿,也象是听到什么平常的不能再平常的话儿一样,半丝反应也没有,可这么安静安份的姨娘,却让小桃和小杏心里一天比一天畏惧,特别是小桃,常被林安然一个眼神看的站立不稳。

  七姨娘略好一些,还是那么安静安份着,连正屋门都不出,只是从晕暗的内室挪到朝阳的东厢房南窗下的炕上躺着,每天不是叫小杏过去说话,就是把小桃叫进去,后来干脆把两人一起叫上。

  这说话也不象从前,从前是小桃和小杏听她说,当然说的基本上都是牢骚,现在,她说的极少极少,倒让小桃和小杏两个不停的说,不管是什么样的陈年烂事都要听,就是不让停,只说的小桃和小杏天天嘴皮发麻。

  渐渐的,林安然理出了几分头绪。

  这一家的男主人是皇上的弟弟,封了秦王,这秦王自然有位王妃,除了王妃,他还有足足八个小妾。

  这具身体的本尊是第七个小妾—七姨娘仙草。

  仙草进这王府的时候并不长,确切的说,是林安然来前两个月才被秦王从边关带回来的。

  秦王去边关……应该是出公差,下面的人孝敬了几个歌伎舞女给他临时用用,仙草是其中之一,却被秦王带回了京城府里,做了第七个小妾。

  林安然稍稍恢复点儿元气后,头一回对着铜镜,看着镜子里纤毫毕现的’自己’时,差一点惊叹出声,她头一回见到美到这样、简直能让人窒息的美人儿,那脸、那五官,她根本没法用语言形容。只是痴呆呆的看着镜子移不开目光,一直看的热泪纵横。

  靠!她总算漂亮了!

  仙草是舞伎出身,虽然这屋子里没有能照全身的镜子,但林安然对着小桃拎着的衣裙,已经很能想见这身材的高佻玲珑,也是,原本是一次性使用的……马桶一般的东西,又蠢成那样,居然能转为长期用品,自然这皮囊质量要出奇优良才行。

  这仙草姨娘的脾气性子,唉,林安然听到最后总结下来,除了一个’笨’字,还有个’蠢’字。

  进了这府里,居然争强好胜想着争宠,一个自小被人拐卖,不知家乡,不知来历,连自己确切年纪都不知道的三不知人员,居然敢张牙舞爪,在这深不见底的王府里争强争宠争出头,真是嫌死的不够快!

  唉,她那么努力,死的还真算快,留下的,除了她当性命一样收着的几两银子和几件金簪、金镯,其它的,就全是破烂事了。

  当然,如果仙草姨娘在天有灵,必定咒着盼着林安然的麻烦越多越好,因为林安然听到现在,就没听到这仙草姨娘做过哪怕半件与人为善、讨人欢喜的事。

  林安然长长的叹了口气,若是再死一回,也不知道能不能换个场景……算了,死这事太痛苦,再说,难得漂亮一回,万一越换越糟岂不是更不划算。

  林安然,好吧,就林仙草吧,林仙草劈着一字马坐在炕上,上身摇来晃去、叹着气想着心事,这身体条件真是太好了,柔软得吓人,她也有劈一字马坐着的一天。

  小桃提着食盒进来,见怪不怪的曲了曲膝笑道:“姨娘用饭了。”

  林仙草收了双腿,站在炕上纵身跳下,用脚尖挑过鞋子拖着,转进净房洗手洗脸。

  如今仙草姨娘的规矩改了许多,比如这净脸洗手,从前仙草姨娘要坐在炕上让小杏将脸盆举到面前侍候,如今林仙草要到净房用水冲洗,如今的林仙草也不再喝那些香味浓郁的花茶,不再穿那些大红大绿、鲜艳到出奇的衣裙,不再用那些恶俗的胭脂香粉。

  关于这一件,林仙草最是无语不过,生成这样,还胭脂香粉花钿一样不落的往脸上又抹又粘,不知道脂粉污颜色这句话么。

  就连这屋子里的装饰布置,林仙草也让小桃、小杏从里到外重新收拾了一遍,将那些鲜艳到刺目的东西统统收的收,藏的藏,这么一收,屋子里一下子显得空洞洞的,林仙草却满意非常,若没有让她看得入眼的摆设,她宁可就这样清清爽爽、干干净净,也比看那些不入眼的东西爽快的多。

  林仙草重又坐回炕上,探头看着几上摆着的两碟素菜,一碗素汤,接过筷子端起碗,又烦恼的放了回去,这到底要素到什么时候?

  小桃瞄着林仙草陪笑道:“姨娘就忍一忍,大姚嬷嬷前儿真替姨娘问过了,说姨娘若总这么净吃素,怕是连练舞的力气也没有了,孙姨娘也跟王妃禀了这话,可王妃没吐口,姨娘就忍一忍,好在也不过四五个月功夫,姨娘就当积福了。”

  四五个月!

  林仙草心里哀叹的灰成一片,也只好重又端起碗,从前她再苦也没断过肉啊,再熬五个月,她眼睛都得绿了,绿油油真成仙当草了。

  “白瞎了一两银子,连个响也没听到。”小杏不满的瞟着小桃嘀咕道。

  “怎么叫白瞎了?你这话……”小桃急赤白脸的叫道。

  “闭嘴!”林仙草打断小桃的话,“小杏挑事抱怨,扣两个大钱,小桃接嘴吵架,扣三个大钱,拿笔墨来,我现在就写上。”

  小杏、小桃哭丧着脸面面相觑,小桃万般无奈的蹭过去取了炕头的毛边帐本过来,小杏研了墨,林仙草愉快的在帐本上又添了一笔。

  对于这样的两个丫头,不可多想,一板一眼的行为规范是最好的管理。

  林仙草吃好饭漱了口,看着提着食盒准备送回去的小桃吩咐道:“也不能白瞎了那一两银子,你去跟大姚嬷嬷要只熬汤的沙铫子,再要只粗陶炖锅,一只最小的铁锅回来。”

  小桃怔怔的看着林仙草,咽了口口水刚答应了,林仙草思量着又接着说道:“什么锅铲、马勺、水瓢、筷子、铁签,只要能要的,各要一样过来。”

  小桃飞快的连眨了四五下眼睛,再咽了口口水,低声答应了出去了。

  林仙草呼了口气,无比烦恼的趴在了炕上。

  从前仙草姨娘还得宠的那十天八天里,没少摔大厨房送过来的饭菜,听说还往大姚嬷嬷脸上招呼过耳光,果然,这大姚嬷嬷等来机会就要狠踩回来。

  ’连练舞的力气也没了’,这话哪是帮她,还是害她呢。人家要的就是你跳不动。这么坑了她,还敢明说给她听,唉,从前这根仙草姨娘,得好孬不分到什么份上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