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同人衍生 故纸堆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八章 当差

故纸堆 闲听落花 3026 2019.04.06 09:00

  林仙草浑浑噩噩的日子总算有了短期奋斗目标。

  打发走云秀,林仙草晃着脚、眯着眼睛细细思量起来。

  所谓知已知彼,百战不殆,得先想法子好好了解了解这个黄大人,越细越好,可从哪儿了解呢?找秦王问?

  不行,那可是个精明的主儿,再说,这事还得靠他,回头让他猜出端睨,这事就算废了,可不找他打听还能有什么法子?唉,还真没什么好办法了。

  林仙草苦思冥想了一天,想的头痛,不管好法子坏法子,一个法子也没想出来,这里跟她从前所处的环境差得太远。

  要是搁从前,想知道这样高等的一方大员做官行事风格,多的是新闻专访特写等等,不过花点功夫,有个三五天,不说底透,那也得摸个差不多,可现在,竟是狗咬刺猬无处下口。

  傍晚,林仙草侍候着秦王吃了饭,端上茶,秦王舒服的靠在榻上,上上下下打量着林仙草问道:“怎么了?看着不怎么高兴,有心事了?你也会有心事?”

  “没啊,我好好的。”林仙草下意识的摸了摸自己的脸,没敢露出来啊,他看出什么了?

  秦王放下杯子,伸手抬起林仙草的下巴,转着头仔细看了看道:“是有一丝郁气,头一回看到你有心事,遇到什么烦心事啦?说,有爷呢,能让你烦心?”

  秦王眉梢飞动,对于林仙草有烦恼心事这事,看起来很兴奋。

  林仙草叹了口闷气道:“没事,就是有点气闷,在府里的时候,早晚请请安,和小赵姨娘她们说说话,听吴嬷嬷说说古话儿,日子过的特别快,这船上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也没什么事做,有点闷气,一会儿就好,没事。”

  秦王看着林仙草,表情古怪里带着丝闷气,半晌才问道:“这会儿爷天天陪着你,你倒闷气了?在府里有什么好?那么多人,又不是你一个,你一个月能见爷两回就不错了,那会儿不闷气,现在你倒闷气了,你晕头了吧?”

  “是我天天侍候您,不是您陪我。”林仙草咬的重重的纠正道:“谁主谁仆得分清楚,回头这话传到王妃耳朵里,我还活不活啦?”

  秦王被她噎的生咽了口气,点着她恼怒道:“传到王妃耳朵里,谁敢?当爷是什么?爷的事谁敢传?好,就算是你天天侍候爷,天天侍候爷还不够你忙的?还有闲功夫生闷气?”

  “嗯,有一点点,你白天又不在船上,也不用我侍候,我不是闲着?”林仙草摊手道。

  秦王挑着眉梢,盯着林仙草看了好一会儿,伸手拉过林仙草,捏着她的鼻尖大笑起来:“绕了这半天,你是抱怨爷不陪你了?那行,爷明儿不上岸了,就歇一天,在船上好好陪陪你,咱们两个自自在在逍遥一天。”

  林仙草这回更闷气了,抬手拍开秦王的手,这话赶话怎么赶到这份上了?

  跟这么个自我感觉好到不可思议的人说话,真让人抓狂,这是什么逻辑?怎么推出来的?

  “不是,唉,不用,跟你说不清楚,你明天继续……去干你的活汉,那是皇差,耽误了都是大事,要是为了陪我……那我不成那个什么妖女了?”林仙草忙摆着手推辞道。

  秦王笑倒在榻上:“干活?爷干活?哈哈哈哈,说得好,爷可不是天天辛辛苦苦的干活,回头得跟太子说一声,爷这趟出来那可是天天干活,这个苦哇。你放心,你不是妖女,就你这样的,要你当妖女也太难为你了,哈哈哈哈,你还想当妖女?”

  秦王自说自笑,直笑的前仰后合。

  林仙草斜着他,看着他笑够了,干脆直截了当的说道:“我不用你陪我,你给我讲讲这治河的故事吧,解解闷气。”

  “治河有什么故事?”

  “治河怎么没有故事?那审案子、打仗、还有什么赈灾,都有故事,话本上多的很,治河这么大事,怎么会没有故事?肯定有很多有意思的故事,你说几个给我听听。”林仙草反驳道。

  秦王错着牙道:“你还敢看话本?”

  “没,从前看的,早就没了,真没了。”林仙草急忙摇头摆手断然否认。

  秦王瞄着她,伸手揪住她耳朵,慢慢错着牙道:“你等着,爷哪天闲了,非把你那院子翻个底朝天不可。看看你到底藏了多少乱七八糟的东西。”

  林仙草顺着秦王的手扭着头叫道:“你不讲就不讲,别挑……好了好了,天也不早了,您早点歇下吧,今天辛苦了一天,明天还要辛苦。”

  秦王松开林仙草,拍拍手,端起杯子,慢慢抿了口茶,看着林仙草突然问道:“你会骑马?”

  “嗯?不会,我骑过马?记不清了,你知道,我大病过一场,忘了好些事。”林仙草被秦王一句话问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喉咙口,好好的,问这个做什么?

  “嗯,要是会骑马就好了,扮成小厮,跟着爷巡查沿河政务,这样,你不就不闷气了。”秦王慢吞吞的说道。

  林仙草呆怔的眨了下眼睛,脸上瞬间笑的看不见眼睛,扑过去拉着秦王道:“骑马还不容易,我这就去学,一会儿就能学会,你说真的?不是开玩笑吧?”

  “一会儿就能学会?你当骑马那么容易?一个不当心,脖子就摔断了,还是算了。”

  林仙草忙殷勤的将杯子从秦王手里拿走放到几上,凑过去讨好道:“我这么聪明,肯定一学就会,说不定我从前也会骑呢,就是忘了也不能全忘,一骑就想起来了,会不会骑马这不是大事,明儿一早我早起一会儿,练一练指定行,您都说了,再收回去多不好。”

  “有什么不好的?这得看爷高兴不高兴,爷要是不高兴,收就收了,再说,爷也没说要带你去。”秦王被林仙草推着摇来晃去,双手托着后脑说道。

  林仙草忙陪笑道:“怎么没说?好好好,算您没说,那您高兴了,是不是明天就能带我去了?”

  “嗯~~”秦王夸张的伸了伸懒腰,“爷累了,明儿的事明儿再说吧,这会儿,爷不高兴。”

  林仙草忙万分殷勤、无比体贴的侍候着秦王歇下,自己站在衣柜前想了想,挑了身颜色极其粉嫩的双层绡纱亵衣穿了,低头看了看,隐隐约约、似有似无,嗯,正好。

  月光透过纱帘朦朦胧胧照进来,船舱里朦胧一片,能看见却看不仔细。

  秦王头枕在手上,饶有兴致的看着掂着脚尖跳过来的林仙草。

  他最享受这根草讨好自己,虽说有点笨手笨脚,却热情似火,天真烂漫,说来也怪,就她能挑得他心跳战栗,无法自控,她这身子真好,在这身子里的那份乐,所谓欲仙欲死不过如此……

  林仙草站到床前,探身去看秦王,秦王眼睛盯着林仙草一**出来,一半隐在朦胧中的上身,只觉得喉咙发干,林仙草上了床,挪了挪贴近秦王,伸手搂在秦王腰间,身子贴过去,慢慢贴到秦王唇上,舌尖试探着一点点探进去,两只手慢慢往下滑去。

  不等林仙草解开秦王的衣服,秦王已经按耐不住,三下两下就脱了林仙草那身绡纱,翻身压在林仙草身上,对这根草,他的耐力越来越差,两个人如蛇般缠绵在一处,搅得船舱里充满了浓浓的情迷之气。

  第二天一早,秦王真让人送了两套小厮的衣服过来,林仙草大喜过望,叫了云秀等三人进来问道:“你们三个,谁会骑马?”

  三人莫名其妙的相互看了看,小桃和小杏一起摇头,云秀点头,“我会骑,不过有两年没骑过了。”

  “那就好,快换上衣服。”林仙草大喜过望。

  这云秀,出力的活还真是件件会,幸亏她会,要是一个会骑马能跟着的丫头也没有,说不定秦王又改了主意,不让她跟去了。

  小桃上前抖开那套小厮衣服,举着愕然道:“姨娘这是要干嘛?”

  “你说干嘛?跟爷当差。云秀看看大小,大的你穿,小的给我。”林仙草白了小桃一眼,接着吩咐道。

  小桃小杏两人忙着给林仙草换好那身小厮衣服,云秀也换上了另一套。

  小杏来回打量着林仙草和云秀笑道:“还是姨娘好看,姨娘穿这衣服,真是好看,云秀姐也好看,一点也认不出来是女子了。”

  “一点也不认出来是女子就是好看?”小桃呛了小杏一句。

  小杏瞪着小桃反驳道:“云秀姐姐穿这衣服就是比她穿裙子好看,云秀姐姐这么壮,本来就象个小厮,就是穿小厮衣服好看。”

  云秀斜着两人。

  林仙草眨了眨眼睛,强忍着笑,推着云秀道:“别理她,小杏一向是这么夸人的,咱们赶紧出去,我还得去练练骑马,快走。”

  “姨娘要不要戴个帷帽?就这么出去?”云秀忙拉住林仙草问道。

  林仙草摆着手道:“不用不用,你见过小厮戴帷帽的?那不是不伦不类了?更不成样子,快走快走!”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